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辛育京,柔弱而坚强的母亲

2018-04-02 22:32 作者:龘フ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辛育京,柔弱而坚强母亲

——为纪念母亲逝世十周年作

我的母亲是典型贤妻良母型中国传统女性,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而我却由衷敬佩,是那种掺杂着伤痛和悲怜的敬佩!

1925年11月26日(农历十月十一)母亲生于北京,故名辛育京。但她却是地道的皖籍太湖县花凉亭水库辛家人。辛家善经营,木材起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名声越来越响,土匪便时常光顾,家人只得购枪请家丁养猛犬保护家业,这便成了解放时的镇压对象,尸首还是那些佃户和下人冒着被牵连的风险自发深相约偷偷前去收殓的。

外婆不同,外公去的早,外婆坚持要母亲读书,分得的家财所剩不多,只划了个地主而已。和父亲相识也是那年乘四叔家做生意的筏去安庆读女子中学,路遇土匪被抢了所有行李和钱,女人们藏水下才逃过一劫,大冷天身上湿透了没得换,是父亲那帮太湖老乡前往探望捐助才得以解困,也可以说是天赐良缘吧。

婚后母亲一直追随父亲,在桐城时一次下河洗衣被关卡要求认字,母亲没有不认识的,把设卡那些人乐坏了,但母亲怕大孩子难管,便答应当了小学教员,之后在一些教师培训班上,母亲都是教员,还常被表彰。外婆怕连累孩子,坚持一人在家。母亲只能假期去探望。可文革时外婆实在受不了每天的游街批斗下跪,为不拖累孩子,不在被人欺负,外婆跳河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母亲总是说:“外婆是有见识的人!是北京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出身不好的母亲工作上格外卖力,说话做事也特别小心。以致于后来我们有不良言语,母亲必吓得立制止并提醒今后定不能乱说。是的,母亲真的很可怜,自小丧父,长大又被地主身份压得喘不过气,在贵池那年还差点死去,医生都撤离宣布已亡了,是父亲不肯承认一直坚守才发现亡者手指动了下,便大叫医生终把母亲从死神手里拉回来,这才知是血吸虫病使得结婚七年不育。后又因肾盂肾炎用庆大霉素使神经紊乱,不能正常走路,还常天旋地转,直到去世都没痊愈。

我很小时父母要上班,只得花钱托人照看我,一次母亲发现我头上青紫鹅蛋大的包,保姆说是自己跌的,母亲说你也不照看着点?保姆抱怨这孩子太野我难照看,吓得母亲在不敢语,便买点饼干给我,我特高兴,可母亲刚走饼干就被拿去给保姆家的孩子了,母亲来时我便告状,母亲佯装不知反又买了饼干送那孩子。

“你母亲真是好人,对我们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母亲教过的学生,知我是她儿子的都记忆犹新地这么说。其实母亲对学生比对自己孩子好。我小学在母亲班上,最破的桌子最坏的凳子那一定是我的。刚上学时班上有个癞痢,满头厚厚的人都不敢直视,母亲硬是让我和他一桌。我气得跑出教室,因为我看了就恶心,但最后还是硬不过母亲。

在外是这样,在家又是另样。

母亲后来身体一直不好,为让父亲能正常工作,母亲把我们每个孩子停学一年照顾她。然而我们病了、饿了、鞋湿了、没衣了这些仍然全是母亲的事…… 。记得我读书时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友们都有球衣而我没有,回家要了几次都无果,是母亲那次一发工资就狠心花了六块五为我买了件红色球衣,那衣后来破了穿不上了我都没舍得丢。还有就是她那温馨的口袋和温暖的手,严的寒风中母亲常抓住我冰凉的小手放进她温暖的口袋里,现在我都还能感受到那口袋有多温暖温馨。

母亲和蔼可亲易于妥协,我们都不怕她,所以儿时我有事也对她说,可她又老去告诉父亲,害的我常挨打,一次我一再叮嘱不许告诉父亲,母亲答应了,可她还是告诉了父亲,那次我气得离家出走,跳水怕呛,掐住自己的咽喉又发现特难受,直到晚上饿的受不了才无奈回家。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啥都看得开从不伤心,也从不骂人,啥事都是好好劝说,直到那年父亲醉酒醉得人事不知,全家人不知所措,母亲哭了,姐姐哭了,我也跟着哭,但发现哥哥们没哭,我怎能和女人一样呢!我不在哭,就那次我后来听到母亲对父亲说:“你是一家之主,孩子们还小,我们跟你过日子你不能让我们担惊受怕啊”。不知怎么,当时我心里一阵酸楚,从此我的天空不再是母亲。

是啊,母亲是柔弱的,但又是坚强的,那是一种滴水穿石般柔弱的东方女性克刚之美。

退休时母亲身上大小姐的蛛丝马迹早已无存,不论头天咋样天翻地覆次日一样该干啥干啥,病魔在她柔弱滴坚强下开始退缩,久病成良医,后来她哪里不好或者我们有哪里不适都是她给医治,而且一天一天,门前那块荒地也硬是被母亲开垦出来,啥季节种啥菜留啥种子……我真是佩服母亲,如果说原先是上得了课堂下得了厨房拿得起针线抗得了病变,那么现在就是开得了荒地种得了四季能对付病灾可谈天论地。

父亲去世周年那天,母亲一再叮嘱别忘了去祭拜。且把自己先前放大了的年轻时的照片用相框装好。就在那天晚上,她突然一病不起,一查是尿毒症,且几次昏迷。“这一定是父亲要他去了啊,要不咋周年这天突然病倒且就不行了呢”我从不信这些,但此时却在心里默默对父亲说“父亲啊,就让母亲陪我们过个年吧”。

记得那年元月那场真大啊,一脚踩下去就不见了脚,交通停滞天空如洗,以至于之后每当看到满天大雪就想起母亲,想到母亲放大了的年轻时的照片,那剪到齐肩充满了朝气的秀发,想到母亲平凡而又独特的一生。这时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古时裹了小脚的女人在艰难而有力滴迈着“三寸金莲”干活的样子(她们要忍受多大的痛使骨骼变形来裹小自己的脚啊),会呈现她们“恰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之美……这就是东方女性之美?母亲无疑是承上启下的一代。其实这南方山城已多年没下这大的雪了,2008年母亲走时苍天似乎特意安排了这场大雪,仿佛有意让母亲在见到父亲时能说:谁让你早走呢,没见到人间那场大雪吧,好大好大的雪哦,你一定明白的……

一弓2018.4.1于尧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4962/

辛育京,柔弱而坚强的母亲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