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年记忆中的老绩溪城

2018-04-02 16:04 作者:江南烟雨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早,看到朋友圈里的一张黑白的老照片,照片拍是的绩溪县城北大街原电影院对面的高家祠堂,看着这张老照片,童年记忆一下子翻滚了起来。

小时候,无论上学还是玩耍,都逃离不了古城中到处的长长巷道,无论是麻石板还是青石板,都深深地留下了童年的跫音。

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木牌楼、东街口、南门头、影剧院。毕竟那是绩溪县城中七八十年代最繁华的商业地段。老百货公司大楼、布店、馄饨店、绩溪饭店、木牌楼饭店、新华书店、绩溪饭店、南门旅社等知名店一一的浮现在我的眼前,不曾远离。

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都会在经过南大街的饮食服务公司旗下的小吃店买菜包、馒头或油条,边吃边走,尽吃得那么的香。尤其奶奶难得给我买一个豆黄挞粿,总让我吃了还想吃。念念不忘的是那原汁原味的豆黄香,以及那个年代炭火烘焙火候的掌握与纯手工技艺。

每次走过北大街,我总不忘去老照相馆逗留,看看那些经典的照片,清一色的黑白照,即使偶有彩色,亦是用了涂料轻轻的上了一层颜色,比如嘴唇、脸颊,红晕晕的煞是好看。如今细细想来,那样的土彩色照片,在七十年代居然是那样的吃香,不禁莞尔一笑。放学的路上,经常会走进百货公司大楼和书店绕一圈,看看有没有新鲜好玩的货品和图书上架。若有,总免不了回家缠着父母去逛街,心思却是在图书或玩具上。

记得上幼儿园时,爸带我逛街,看着柜台里那件灯芯绒的粉红外套,瞅着不走了,售货员阿姨看到了我的心思,立即拿出来给爸爸,说是最新款,小姑娘穿着好看。爸爸给我试穿了一下,售货员阿姨一个劲的赞美着,让我恨不得马上就拿走。爸爸了解了一下价格,觉得贵了,让我脱下来还给了柜台里的售货员阿姨,正拉着我的小手往外走。我突然一下子情绪急转直下,居然闷声不吭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肯走了。惹得店堂的阿姨们哈哈大笑,直喊小姑娘真是可。爸爸扭不过我噘得老高的嘴,看着我眨巴着可怜的大眼睛,只好跟售货员阿姨说买下吧,只见售货员阿姨开了张票子抬手夹在头顶上的铁丝上,用劲向铁丝的另一端甩去。只见铁夹子“倏”的一声就到了收银柜的那头,爸爸跑去收银柜付了钱,收银柜的工作人员又将盖了收款章的票子用甩去的夹子夹起再甩向衣服柜的阿姨。看这来回的铁夹子在蜘蛛网似的铁丝上来回滑飞,我心里崩提有多高兴了。似乎听到了小欢快的叫声,祝贺我有新衣服穿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童年的回忆就是这样的神奇,那些快乐的时光居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影剧院和电影院门口那些摆图书的小摊,一样让童年的我着迷。那个没有电话没有电视没有手机的年代,图书是人们最好的朋友。童年最爱看图画书,尽管黑白图画,配上两三行文字,却是看得津津有味。小朋友之间还时不时抢来抢去,为了一本图画书,吵架有之,打架有之,如今回忆起来那样的画面却是无比的温馨。

放学之余时间,同学大多两两三三的结伴到郊外,就那样趴在大石头上写作业,有在古树林边,有在杨柳桥下,有在果林地里,有在山丘上……作业写完了,还可以跑到河边去玩玩河水,或爬上桃树李树吃个桃子吃些李子,那高兴劲儿崩提了。那个年代的扬之河,沙滩石子随处可见。光着小脚丫,踩着细软的沙子,别提有多开心了。

小时候的老县城,就北大街到南大街一条街,从北走到南,也就现在的绩溪宾馆到老长途汽车站这么一点路。巷子倒是挺多,与同学之间走门串巷是童年频率最高的活动,几乎天天都有。瞧,有舒家巷、章家巷、西山巷、项家桥巷、水圳磅巷、油榨坦巷、五龙岭巷、大东门小东门之间都是巷子深深,纵横交错。孩童的我们最喜欢在巷子里捉迷藏或打仗了,玩着玩着,不知不觉就幕来临了,也崩管捉迷藏找到还是找不到,打仗有没有彻底消灭,只要听到家长们一声声在呼叫着各家孩子的名字时,赶紧打道回家,生怕惹爸爸妈妈不高兴,挨骂欠揍。

童年少年时代的县城尽管范围小,大多人家都住在徽式老房子里,别说兄弟姐妹,甚至堂兄弟姐妹或同一个曾爷爷下来的大家族都住一起,楼上楼下,东厢房西厢房,住得满满的,每家甚至就隔一层板壁,却是其乐融融。老少四代同堂的家庭比比皆是,大家庭的快乐似乎也只有那个年代才有之。对比当下的环境,如今细细回忆起来,却是感慨良多。

童年少年一去不复返,老古城也一去不复返。如今的绩溪县城在改革开放40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县城扩大了三倍都不止,经济不断繁荣,家家户户都住上了高楼或洋房,纯朴古老的徽式老房子,成了古城保护的对象,木板隔壁的爽朗笑声是再也听不到了。留下的是一幢幢钢筋水泥堆砌的冰冷与陌生。

在那个自行车都属计划中的年代,童年少年时代的脚步,奔跑丈量着古城的大街小巷,上学放学,从不用父母接送。而今,汽车满街跑,上街找个停车位来回转上几圈也未必可以找到,孩子上学放学都得父母接送才安全。改革开放经济繁荣了,安全系数却成了反比,交通事故是七八时年代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除了感慨还是感慨。

感慨时代变迁之快,感慨古老文明的存在,感慨新世纪下家乡美名四海扬,感慨文旅强县的定位与发展,感慨家乡一草一木见证了我的童年、少年与青年,甚至未来的老年。

又是一年暖花开,青草碧碧,芳香肆溢。踏寻跫音,情满绩溪。旧时照片,翻阅记忆。无论老去的古城绩溪,还是新城再现,我都将一如既往与您同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4934/

童年记忆中的老绩溪城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