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路(随笔)

2018-03-13 22:14 作者:闫立明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世界上最温馨的路唯有小路,即使你没有走过小路,小路的概念也会让你在听觉品味中诠释出温馨。小路的内涵没有文字解释的意义,但外延是多么的诗意悠长、遥远深邃。

柔和绵软的夕阳的光洒在小路上,母亲扶着一棵槐树,向远方张望,眼神和小路一样,伸向远方。渐行渐远的消失了的那个模糊是她的骨肉。她泪水里复杂着心跳——激动中忧伤牵挂盼望

村口的小路,是缠着母亲的一根无限延伸的缆绳,抽不尽她守望的思绪。村口的小路是母亲自作的一个陷阱,跌进了她企盼孤独。母亲离小路的端头很近,母亲离小路的尽头很远,她整日的攥紧着这根绳子,怕拴不住尽头的她的儿子。母亲,就这样,在路口的徘徊中老去。

小路是情的延伸,无比爱恋。每当唱起前苏联那首《小路》就想起了它优美伤感爱恋的歌词:“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我在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送别我的爱人上战场——”。小路啊,爱恋断肠的起点,又多是生死离别的终点。历史以来多少英雄、豪杰、精英为了祖国、事业、真理、和平离开爱人,沿着小路奔向远方,义无反顾。模糊中我看到一个瘦弱的女人抱着孩子站在小路的起点,肝肠寸断的送别,我潸然泪下,如沾衣细

小路是游子的乡愁,它的孕育了乡愁,我没有美丽的词语了,只好想起古人绝伦的文字以表达心绪。乡愁是故乡那台嘶哑而可怜的纺车——母亲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乡愁是妻子床前的那盏孤独的火苗——遥想千里外,各守一灯红。乡愁是写实在儿女脸上无邪的疑惑——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乡愁是老屋檐上的那个绝育了的巢——花落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乡愁是一个让惊散归鸟传丢了的口信——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乡愁是山村长发垂下的黄昏——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乡愁是我还不完的人情债啊——刚下眉梢,又计心头。这些,都与小路有关。

……小路一个澎湃着情感的时代,乡愁是一部没有注释的唐诗,在爷爷的口袋里,在父亲的枕头旁,在我的书橱里,我担心我们的下一代代,他们在优生中,乡愁不再是一种遗传性疾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路最使我想表达的是一个字:“盼”,盼,是一堵墙,挡住了我与母亲的目光,我把理想反射给太阳,母亲用企盼寻找着月亮,十五的晚上,我们用心对望。我与乡愁,一个在小路的这头,一个在小路的那端。

最后修改于 2016-01-21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822/

小路(随笔)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