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8年的春节

2018-03-13 16:01 作者:强词夺理的偏执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写游记吧。至于为什么想写,就是以前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如果入了心就不会忘记,现在发现很多事在时间的消磨下逐渐不被记起,甚至想说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今年,也就是2018年的节,大年初二,外婆家邀请了亲戚去家里吃饭,这算是每年的例事吧,时间也都是初一或是初二。今年算是比肩惨淡的一年了,往年都是三桌人,今年上午就一桌人,晚上松散做了两桌,我大姨去参加村上、乡上的老年舞蹈表演了,我小表姐上班,还有个舅舅一家四口去丈母娘家了,还有几家没有回来过年的,我开车陪朋友一家去看朋友儿子未来亲家了...总之,感觉没有往年热闹。然后我比较意外也不意外的事就是大表姐约我去西双版纳玩,我犹豫是因为我收假在即,而西双版纳驾车估计一个单程就要花掉一天的时间,所以我没有答应,可是第二天她在约我的时候,我就答应了,因为我感觉到在家里呆着真的很无聊,走亲戚不是不需要,而是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品头论足,尤其是亲人对你的不屑的隐忍的冷笑。可是第二天我我爸妈说的时候,我妈说怕是我表姐的男朋友约她一起去,让我别去凑热闹了,然后我说应该不是,要不然我表姐怎么会问我敢不敢开车,跟她换着开,然后我爸问我有没有钱,然后我说我没有现金,他说要多少他给我,我说估计你也就两三百吧,然后他全部掏出来,有四张一百的和一些零钱,很是自豪,我拿了三百。然后出了门,然后表姐加了油之后问我如果去西双版纳的话我们两个去,如果去河口的话就打电话给她男朋友,然后我很是犹豫,河口比较近,但是她要是跟男朋友一起去的话,我去还是会感觉很尴尬,然后她说又不是他们两个人去,还有其他人,就是这句话打消了我的顾虑,她说问我问问我爸妈去不去,我说如果去西双版纳的话,应该是不去吧,要不然我跟他们说的时候他们就会说去了呀,至于河口,去年我爸想去,然后约我舅舅,我舅舅要去大理,然后我们两家一起去了大理。然后我打电话给我爸,问他去不去河口,他很爽快就答应了。因为只有四个人,于是决定只开一张车去,所以我跟表姐有返回村子里接他们。在去的路上,表姐打电话给她男朋友问去哪里汇合,然后他男朋友好像是问了我们几个人什么的,之后说朝文山方向走,让我们先走,之后河口汇合,没几分钟她男朋友打电话说他们意见不统一,不去了。然后我们接上我父母,就开始了我们四个人的旅程。

我还记得,我妈说要带毛毯什么的,要是想去年去大理一样找不到住处可以在车上将就,我们都笑她想多了。我提醒了两遍说一定要带身份证,因为是边境城市。

之后开车直达河口,大约花了五个小时,我们到的时候是下午六点左右,没有想象中的热,走在河边,风吹着,有点微凉,主要是因为我之穿了条蕾丝长裙,他们三个都带了外套。途中就是在服务区停过,在上卫生间的时候我追上我妈小声叮嘱她不要总问我表姐为什么她朋友临时改变主意不去了,她不想说,并告诉了她我所知道的。这件事成为了我马回来教育我的资本——之前就跟你说,人家如果只是小两口去,就不要去掺合,之前就听说她男朋友头脑很灵活,可能就是听说带着我们去,对方一算开销,然后就不去了。毕竟为了人情,即使我开钱,他也要抢着给的,,你表姐玩,就是想热闹,人家可不是这么想的。我应该也是默认的。

之后就是沿着河边走了一遍,河的这边(中国)沿河还有街市,河的那边(越南)能看到建筑物的街道远小于这边,我们想过去越南一日游,发现跟团一个人600多也就算了,还团报满了,我们本来也就对价格心存芥蒂,然后给了自己一个顺心的理由——越南因为战争,如今还经常有人踩到当年埋下的地雷,炸伤甚至炸死的。之后便决定住一晚第二天就前往别处,然后表姐问蒙自有什么,我说蒙自的米线。建水的烧烤,然后她很鄙视地说这还用你说,然后说最近《芳华》上映,取景地就是蒙自碧色寨的一个曾经的滇越火车站,然后决定去看一下。第二天吃过早点,我们在准备走的时候,我还是很不甘心,我说我记得有篇游记散文中说在河口就能感受到中越风情,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除了中越界碑和界碑旁边被封起来的桥(桥的这头是一个呈五边形尖耸起来像是门的建筑,上书“中国河口”几个大字,这门的后边就是连接河口和越南边境的大桥了晚上在大束大束的烟花和各色灯光的辉映下,很漂亮,对比围绕在烟花之下的人群,看不到人影的大桥很是凄清)。表姐也说之前进城的时候,我们是右转,左边好像还有点什么,然后开车往左边去了,还是沿河的街市,我们几经打听找到了美食节的场所,不过没什么想吃的,我爸说买一头烤乳猪回去,然后跟所有人吹嘘自己买了一头当地的特产猪,不知道的人会问这么远的路,很重吧。事实上烤乳猪的大小就跟我们普通的猪的猪仔差不多大。然后是找到了“中国.越南城”的建筑,事实上就是一座越南人卖越南商品的商贸大楼,我们顺着逛了一圈,买了点甜心果和鸡蛋果之类我们平时没有见过的水果,我妈买了一把雕这凤凰的木梳,然后吃了中午饭(表姐买了我妈头天晚上想吃然后吃上了的越南小卷粉,我门三个吃的是凉卷粉(那个应该只能说是凉拌的粉,因为样子和口感都跟昆明的卷粉不一样,我又额外买了一份菠萝饭,本是买给我爸妈尝尝的,不过他们不爱吃,基本上是我吃的),就离开了河口。终究,我妈念了好多遍的河口菠萝也没有买。

然后是蒙自的碧色寨,我们可以说是去那个景区的1.9公里都是堵车,而且这段路是在一个比较陡的坡上,车开得很是费劲,再加上下午的蒙自很热,让人很烦躁。是多分钟的路程我们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上去才知道为什么堵车(那个寨子很古老,大多数有着我们村二十年前的那种石头和土建起的墙,低矮毫无修饰,然后那里突然成为一个景点,却没有停车的地方,所以开车去观光的人们在缓慢寻找停车位,像是村民的一些人穿着制服指挥停车)。火车还有一两栋建筑物是重新上过漆的,看着比较新,其他的都很老旧,就像那个据说是百年的洋房,我以为是想电视剧里上海法租界里豪华的小洋楼,结果上去一看是一栋跟下边寨子里区别不大的低矮的简陋房子,旁边的义务讲解员说这这瓦都是当年法国人从法国运来的...要是没有笨拙的红色手写字体标注,我走过去也不见得会觉得这栋房子有什么不一样的,路边的吃的也很简陋,就是烤豆腐炸洋芋两种,还有个靠着显眼的标示指向才找到的“超市”,里面的东西也很少,我在朋友圈发了图片,配了一句话“曾经繁华,几时《芳华》,如今芳华”,然后有人评论还没去,不知道怎么样,我回了一句“人很多,东西很久,地方很简陋”。在我们去卫生间的路上,有一栋正在维修的老建筑(低矮的上下两层,推测是下边商铺,上边住人的“楼房”,然后我们一边走,一边评论这些正在维修的将来都是仿古商业区,估计最大的这一栋就是新做好的路标上的“闵家大宅”,在之后是一个百年马帮的一个较大的院落里各种马鞍和关于马的看上去很老的物件的展示,门口还坐着些用水烟筒抽烟聊天的男人和绣鞋垫的女人交谈着什么(看上去像是村民),之后是参观了一处据说是存放过援华物资的当年边境贸易的一家合资企业“大通公司”的院落,门是修补过的大木门,左边的大门扇上还有个小门扇,看上去很有年代了。之后是一处看上去像是新刷过的一处火车检修的一个地方,里面有铁轨,靠里面的墙角还有一箱坏了的沾满了灰的)老式的电话。然后我们离开蒙自,前往建水古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原本打算先在古城玩一晚,然后去吃建水的本土烧烤,结果在前往建水的路上,我妈突然说想上卫生间,奈何她说完一直没有服务区,然后我们考虑到住处,舍弃了近了二十公里的建水燕子洞,前往建水古城,由于找卫生间的缘故,我们在古城里大概转了一圈。上了卫生间之后,她说好像是更不舒服了,说是等我们去玩,然后回去,我们也没玩,就是吃了自助火锅,然后是晚上十点多,我妈坚持要回去,我们达成意见说燕子要三月份之后才回来,我们下次来,好好玩,顺便看燕子出洞的奇观,然后参观朱家花园。

之后驱车回家,回到家已是凌晨一点多,洗漱一下就上床睡觉了。这次旅游也就算是结束了,历时两天,我们是旅游了一路,我爸是怀念了一路“二十多年前,这些地方哪一寸土地没有我的脚印,现在有人的地方都变得不认识了,山倒还是那个样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787/

2018年的春节的评论 (共 8 条)

  • 大三毕业
  • 浪子狐
  • 木谓之华
  • 雪儿
  • 江南风
  • 淡了红颜
  • 老党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