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话元稹多情寡义和薛涛终身未嫁

2018-03-13 13:27 作者:陈宣章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闲话元稹多情寡义和薛涛终身未嫁

陈宣章

元稹(779-831年)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并称“元白”,诗作号“元和体”。元稹15岁以明两经擢第,21岁初仕河中府,25岁与白居易同科及第,并结为终生诗友。28岁列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第一名,821年迁中书舍人,长怯邺年(822年)和裴度一同拜相,829年为尚书左丞,831年逝于武昌军节度使任上。

元稹诗作辞浅意哀,仿佛孤凤悲吟,极为扣人心扉,动人肺腑。名作有传奇《莺莺传》(为后来《西厢记》故事所由)、《菊花》、《离思五首》、《遣悲怀三首》等。存诗830余首,收录诗赋、诏册、铭谏、论议等共100卷。元诗中最具特色的是艳诗和悼亡诗,擅写男女情,描述细致生动。

史人评说元稹“为人刚直不阿,情感真挚”,除了流芳千年的“元白之谊”,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也为人津津乐道。贞元十八年(802年),太子少保、新任京兆尹韦卿的20岁小女儿韦丛下嫁24岁秘书省校书郎(功名未建,刚入仕途的小吏)元稹。韦丛出身高门,不嫌弃元稹,勤俭持家,任劳任怨,生活不宽裕但温馨甜蜜。元和四年(809年),元稹升任监察御史,而韦丛因病去世。元稹无比悲痛,写下一系列悼亡诗,最著名是《离思五首》其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和两年后作的《遣悲怀三首》其二:“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但是,真正的元稹并不像王维“终不再娶”、“用情专一”,而是风流纵情一生。有史可循,他在情感婚姻上梅花六弄,山盟虽在,情爱仅是空的谶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初恋情人双文。元稹遇见人面桃花、貌若天仙的双文,坠入情海,无法自拔。表白后,被双文拒绝,,他便为此绝食,差点丧命。双文被感动,元稹如愿以偿,作《赠双文》:“艳极翻含怨,怜多转自娇。有时还暂笑,闲坐爱无憀。晓月行看堕,酥见欲消。何因肯垂手,不敢望回腰。”不到一年,为了功名,元稹赴长安城参加进士考试,离双文而去。次年,元稹取得功名,很快被高官纳婿。双文伤心绝望,只能嫁作他人妇。后来,元稹到双文夫家以表兄名义求见,被坚拒,双文只以诗作答:“弃置何足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可见,双文有情有义,敢爱敢恨,坚决斩断情丝,决不纠缠,却又宽容大度,正言劝勉。而元稹多情寡义,始乱终弃,还文过饰非。元稹名作《莺莺传》(元代王实甫改编为《西厢记》),男女主角张生和莺莺即元稹和双文。元稹借张生之口抹黑双文,把她比作天生妖物,生来就是祸害男子的,甚至自鸣得意地说,幸亏我先在别人之前占有过双文,否则怎么保证她不先被别人占有呢?这不光是绝情,甚至有失君子风度,十分龌龊了。

关于张生和莺莺即元稹和双文,有人提出异议。但早在宋代,王性之、赵德麟即提出此说法。近人鲁迅、陈寅恪、孙望、卞萱等也力主此说。

元稹玩弄双文,丝毫不感到愧疚,甚至还津津乐道,在《会真诗》里卖弄“身体写作”。从《莺莺传》之后,中国文学中出现专以描写色情为题材的小说、戏剧和诗歌。始作俑者不能不推元稹。

2.结发之妻韦丛。资料记载,韦丛虽为贵族千金,却性格温婉,不慕虚荣,相当贤惠。出嫁时,元稹官位低,生活很清贫。她一直守苦安贫,无怨无悔,尽最大努力去关心丈夫。元稹来朋友了,她拔掉自己头上唯一的一支金簪,去当铺换钱给他们买酒喝。因家境贫困,经常采野菜做饭吃;粗糙的豆叶,她嚼在嘴里说很甘甜;所有的钱,她都花在元稹身上,而很少为自己添置新衣。天,她总是仰望院子里的那棵古槐,盼望它能多掉下一些叶子,好增添柴火,把火生得更旺些,不让元稹感到寒冷。韦丛共生五个子女,仅一个女儿存活,自己27岁(809年)就去世了。韦丛病重时和在咸阳下葬时,元稹作为监察御史正在四川办案。元稹竟没有亲自送葬。虽然元稹对韦丛的感情是真挚的,写出中国诗歌史上最著名的悼亡组诗《遗悲怀三首》和《离思五首》,留下千古绝句,但发生了两件事情:就在809年,元稹与首屈一指的交际花、歌妓、女诗人薛涛的姐弟恋;811年,元稹在江陵府纳妾。

3.姐弟恋加婚外恋诗人薛涛。809年,元稹以监察御史到四川办案,便托人与薛涛相识,被女诗人的成熟风韵、优雅姿影、卓异才情彻底征服,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共同赋诗吟词,好不浪漫惬意。徐娘半老的薛涛41岁,同时融化在温柔乡里,热恋缠绵,恣意浪漫,同居三个月。薛涛《池上双》:“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而此时,知书识礼、温婉多情的韦丛拖着病弱身子正在家为他孤独守望。元稹在薛涛绣床上烈火干柴,陷入温柔乡时,是否记得贤慧美丽的妻子正重病卧床?七月,韦丛亡故,元稹临走时情深意浓地许诺有机会来娶薛涛。虽然保持文墨往来,但元稹只是绝情、敷衍,薛涛日思念,苦恋等待,终成陌路,知道自己已被彻底抛弃。

4.纳妾安仙嫔。810年,元稹被贬江陵。次年,宰相裴度去世,元稹在政治上转而依附藩镇严绶和监军宦官崔潭峻。同年春末夏初,元稹纳老朋友李景俭之表妹安仙嫔作侧室,再次为仕途而攀龙附凤,此时距韦丛去世还不到两年。从此,元稹悼亡韦丛的诗基本停写,将他“全部爱情”转注于安仙嫔身上。三年后,安仙嫔在江陵府留下一个孩子后去世。

5.续妻裴淑。815年,元稹任通州司马(今四川达州)。上司山南西道节度使权德舆做媒,元稹续娶山南西道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刺史裴郧的女儿裴淑为妻。元稹以养病为名,在兴元府“乐不思蜀”,直到他同裴淑的孩子元樊满三个月后才动身返通州。此时已是817年8月。后来元稹任虢州长史,823年改越州(今绍兴)刺史兼御史大夫、浙东观察使。

但元稹的风流本性不改。在越州期间,他不但与薛涛忽发旧情,而且再度移情别恋浙东名歌妓刘采春。此时,继妻裴淑为他照顾三个孩子,他却在外和刘采春以情人同居,这让裴淑情何以堪?裴淑约于元稹去世后两年也离开人世。

6.浙东女艺人刘采春。823年元稹赴越州时,著名女诗人兼歌手刘采春以靡靡之音红遍江南。吴越一带,只要刘采春的《曲》响起,“闺妇、行人莫不涟泣”,可见其流行程度。当时,刘采春25岁,年轻美艳,妩媚娇柔,歌声彻云。据说她嗓子如夜莺,歌声绕梁三日而不绝。尽管元稹离家与薛涛重续旧情,却对刘采春痴迷,为其表演写了篇声情并茂的评论文章,极尽吹捧之能事。刘采春的丈夫是小有名气的戏曲演员,和刘采春同在一个戏班。刘采春对大才子元稹仰慕已久,非常崇拜,一头扎进其怀抱。据传,元稹给周季崇一笔钱,买断刘采春,纳其为妾,共同生活了七年。

此前,元稹已给薛涛写信要接她过来。那边薛涛翘首等待,满心期望,而元稹却热恋刘采春,把薛涛抛到九霄云外。元稹《七律•赠刘采春》:“新妆巧样画双蛾,谩里常州透额罗。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于是,薛涛彻底死心,脱下红裙,换上灰色道袍,隐居于成都西郊浣花溪旁。

尽管刘采春年轻美貌、风情万种、气质超群,七年后,元稹升官,又把刘采春扔下不管,另有新欢纳了妾。刘采春知道后心灰意冷,离开了越州。数年后,刘采春遇见元稹,最后竟然投河自尽,让后人不解其中缘由。

7.元稹与白居易既为诗朋,也是嫖友。元稹《与晦侄等书》中谈自己过去:“吾生长京城,朋从不少,然而未尝识倡优之门,不曾于喧哗处纵观。”与白居易一样,元稹曾经仕途大起大落,就意志消沉,做人行事一改从前,竟至“放志娱游,稍不修边幅,以渎货闻于世”。(《旧唐书•元稹传》)可谓色、贪具备,晚节不终。看来官场失意,可致君子判若两人。元稹与白居易既为诗朋,也是嫖友,但凡艳遇中意之妓女,便要交流使用。“玲珑,余杭歌者。乐天作郡日,赋诗与之。时元稹在越州,闻之,重金邀去,月馀始还,赠之诗,兼寄乐天云:‘休遣玲珑唱我词,我词都是寄君诗。明朝又向江头别,月落潮生是甚时。’”(《尧山堂外纪》)就元稹而言,自以为十分浪漫惬意,但远在蜀中的薛涛,当作何感想?元稹完全是置于脑后了。

元稹的梅花六弄是六个女人的悲惨爱情故事。从历史唯物主义看,不应该用现代的观点看待唐朝的元稹。但是,仅根据《遗悲怀三首》和《离思五首》评说元稹是“刚直不阿,情感真挚”,未免偏颇,有失公允。因为他的用情不专,拈花惹草,风流成性是历史事实。所谓“诗品即人品”,多半是骗人的鬼话。

元稹对不起发妻韦丛,怎么能用《遗悲怀三首》和《离思五首》掩盖?

薛涛也很冤。从历史上看,文人雅士心中影响最大的两位妓女,一位是南北朝的苏小小,一位是唐代薛涛。与年仅十九岁就咯血而死的钱塘名妓苏小小相比,薛涛无疑有更多的故事。当时与她交游、唱和的诗人有元稹、白居易、刘禹锡、王建、杜牧、张祜等。白居易《与薛涛》:“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西。”委婉中流露一种仰慕之情。杜牧寄薛涛诗《白苹洲》:“山鸟飞红带,亭薇折紫花。溪光初透彻,秋色正清华。无多圭阻累,终不负烟霞。”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下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王建此诗在众多献殷勤的赞美诗中,算是最出色的一首。

薛涛本是官宦之女,八九岁能诗,因其父亲薛郧亏空钱粮,她受牵连被没入乐籍,成为官妓。唐代诗歌盛行,故而诗妓之多也是一大特色,其中尤以薛涛最为著名,可谓才情丰沛,艳丽动人。一般官妓并不卖身,因朝廷有律例规定。但官妓和官员之间有灰色地带,条例就没有作用了。妓馆的管理者也睁眼闭眼,不会多说。这就和各个节度使的作风有关了。薛涛曾居浣花溪,创制深红小笺写诗,人称薛涛笺。她才貌双全,名扬蜀中。后蜀何光远《鉴诫录》说薛涛“容姿既丽,才调尤佳”。《全唐诗》首,收录薛涛诗81首,为唐代女诗人之冠。薛涛曾出过诗集《锦江集》,共五卷五百余首,可惜到元代就失传了。

列任蜀中节度使都对薛涛既爱慕又尊敬,她先后侍奉过12位节度使。薛涛第一个情人是剑南节度使韦皋。韦皋发现了薛涛的赋诗才能,特别将她召到府中侍宴,又任命她为“女校书”。15岁的薛涛委身于40多岁的韦皋,他给她更多的是父爱般关怀。

韦皋离开成都后,继任剑南节度使李德裕也非常欣赏薛涛的才貌。成都“筹边楼”落成,李德裕在楼上大宴宾客,薛涛侍宴并作《筹边楼》:“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 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诗意豪迈,风格雄浑,见地深远,后人评价薛涛诗“工绝句,无雌声”。

薛涛脱乐籍后终身未嫁,就因真心投入与元稹的姐弟恋加婚外恋,而元稹仅逢场作戏。

据记载,薛涛死后,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亲笔为她题写墓志铭。蜀中望江楼上有副对联:“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要平分工部草堂。”竟认为薛涛完全有资格和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平分秋色。

薛涛死后几百年,清代文学家李调元在60多岁时,一口气为薛涛咏诗十首。名士潘东庵在薛涛墓前跪拜不起,嚎啕大哭。足见薛涛之名,长留青史。

从长庆元年的书信后,薛涛和元稹再无联系。薛涛早已默认这段感情已至尾声。恰在元稹和刘采春的绯闻闹得甚嚣尘上时,远在成都的薛涛收到白居易《与薛涛》:“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意思是劝薛涛死了这条心,无论如何,她和元稹都是没指望的。

此事有两面性:对于薛涛来说,白居易是元稹的好友,郑重劝她放弃(好像她还没放弃,还在痴望中,还等着别人施舍爱情),其间的微妙和隐隐的攻击性,既让人羞耻又让人愤怒。

对于老白来说,这是一段冒天下人大不讳的风流韵事:偷偷给元稹的二奶写诗求爱。“峨眉山势”借用元稹“峨眉秀”喻薛涛句,又拟天台仙境;“欲逐刘郎”反用典故,借刘晨、阮肇入天台遇仙故事,不说刘郎追仙女,却说仙女追刘郎,暗讽薛涛倒追元稹。“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意思是“你以为去浙东很容易啊,中间隔着湖南武陵溪”。当时元稹任浙东观察使,在浙东又爽上刘采春了,你想追也追不成了,不如回头跟我共赴天台仙境,岂不美哉?好在薛涛根本不睬他。白居易自编《白氏长庆集》时,不敢收录此诗,而收入《外集》。因为《白氏长庆集》要约元稹作序,怎好意思把自己勾引薛涛的诗让元稹看呢?

薛涛唯一能做的是,与其纠结,不如断舍;与其卑微,不如寂寞,坚决、永远保持沉默。此时薛涛44岁,与元稹十多年感情纠葛,终于彻底画上句号。薛涛绝望之余,悒郁寡欢,终身未嫁。薛涛阅尽人间沧桑,晚年身穿女道士服装隐居。《蜀笺谱》谓其卒时年73岁。

平心而论,薛涛一生还算不错:少有才名,老得安乐;生前高寿,名留青史。薛涛身为官妓,混迹欢乐场,和高官交往,能不瘟不火,有理有节,可见她才智高超绝非局限于诗文。薛涛的广泛社交令韦皋吃醋,他将薛涛逐出成都贬到偏远的松州。在赶往松州途中,聪明的薛涛写下著名的《十离诗》向韦皋请罪。韦皋不觉转怒为喜,很快将她召回成都,对她宠爱如初。薛涛《酬人雨后玩竹》:“南天春雨时,那鉴霜姿。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此诗表达薛涛聪颖过人的处世态度。

公元831年,元稹52岁时在武昌节度使任所猝然离世。白居易作《祭微之文》,哭得惊天动地。薛涛缄默不语。2018.3.12.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768/

闲话元稹多情寡义和薛涛终身未嫁的评论 (共 8 条)

  • 大三毕业
  • 心爱
  • 雪儿
  • 江南风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老党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笔触熟稔,史话情事娓娓道来,学习了!个人觉得本文体裁发在“杂文”或其他栏目妥当点。点赞!问好!推荐阅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