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半路小说(1))

2018-03-13 13:05 作者:万象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将军蹲点动真情 田双极弄虚被警告

李师长打电话给齐宝驹,说他带着司令部几个参谋马上来团里布置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要求团首长都在会议室等候。

齐宝驹电话中问:“是不是新时期带兵试点验收马上就要开始了?”

李师长说:“事关重大,电话中不方便说。你们等着,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放下电话,齐宝驹心里嘀嘀咕咕:“什么事情,值得师长亲自下来布置?莫非是有紧急军事任务?”

和政委晋立书商量,晋立书说:“根据我在军区机关工作的经验,我估计,可能是大首长要来部队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齐宝驹恍然大悟说:“有道理,极有可能。要是一般军事任务,司令部会提前通知的。”

晋立书说:“不管啥事情,不管谁来,我看八九不离十和带兵试点有关。这样吧,常委们在会议室等待,你我在会议室门口迎接。”

齐宝驹说:“可以,就这样安排。让参谋长在司令部值班室值班,也好管理部队。”

一辆蓝色“桑塔纳”轿车从营区中间马路疾驶而来,在齐宝驹和晋立书面前停下来。

齐宝驹上前打开车门,身材高大的李师长弯着腰从车里钻出来说:“我说,这‘鳖盖车’就是不如‘212’,上下车都得低头哈腰。”

晋立书心里笑着想:“完全是作战部队的招式,没有受过正规的礼仪训练。上下车,不允许脑袋先行的。”

到了会议室,李师长没有啰嗦,直接了当宣布:“接上级指示,军区陈司令员要来部队蹲点。本来,师里的意见是安排到特警团,没想到首长点着名要来你们团。没啥说的,我们服从命令,执行指示。我今天来,就是为首长蹲点打个前站。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接待方案,报上级同意以后抓紧落实。”

听说陈司令员来,齐宝驹心里一阵温暖。他好像猜到了陈司令为啥点名要来摩步团。

晋立书心里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虽然自己在军区政治部工作的时候,和司令员有过接触。但是,毕竟只是一般上下级关系,也就是跟着政治部首长请示汇报开会而已,首长对自己的印象还很不深刻。这次司令员来团里蹲点,正好可以给首长汇报自己从机关下来的体会,免不了听司令员耳提面命,机会非常难得。

晋立书对自己任职以来的工作非常自信相信首长一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但是,晋立书知道,陈司令是个战将,也是典型的职业军人,他所关注的,除了训练就是打仗。自己对军事工作不太在行,会不会在首长面前露怯?

对对对!如果首长要下连队,最好推荐到一连去。田双极是自己抓出来的典型,军事技术过硬,一定能得到首长的肯定。首长心里一高兴,一切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脑子走神,冷不丁地听李师长高声问道:“司令员来了,免不了过过下连队当兵的瘾。你们推荐哪个连队呀?”

齐宝驹说:“特务连吧。一般军事首长对应急分队战备和训练都很重视。”

齐宝驹心里的真实想法是特务连有个樊丁,让首长看看当代士兵的军事素养。当然,特务连是团直属队,没有营这一级,团首长到特务连来来去去的,简单直接效率高。

晋立书赶紧说:“特务连完全具备接待首长的条件。不过,我们是个步兵团,还是步兵连队有代表性。我建议,首长如果愿意的话,就去一连。”

李师长说:“好的。首选一连,特务连备选。”

过了两天,一辆绿色“213”吉普车,在一辆“三菱”越野车的引领下开进了摩步团营院。两辆车在干部招待所门前停下来,提前接到通知的团长齐宝驹和政委晋立书赶忙迎上去开车门。

两辆车上下来了三位军官。其中一位扛着中将肩章,中等身材,双目炯炯有神。

另一位上校军官走上来介绍说:“这是军区陈司令员。我是军区司令部办公室主任马少贤。我把陈司令员带到营区,交给你们,我的任务就完成了。陈司令在你们团蹲点期间,由翟秘书陪同。具体任务,陈司令给你们明确。”

说完,马主任向陈司令敬了个军礼,又和齐宝驹、晋立书握了握手,上车走了。

招待所小会议室,团长齐宝驹问陈司令蹲点期间的安排,翟秘书插话说:“首长这次下部队,确实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按照首长的一贯要求,轻车简从,删繁就简,尽可能地多掌握一些基层部队尤其是连队的真实情况。具体安排是这样的:首长一共在你们团住五天时间。其中在团招待所住一天,主要是听取团首长和机关人员的工作汇报。在连队住四个晚上,其中包括步兵、炮兵、坦克兵和特种兵连队各一个晚上。你们提前报上来的两个连队,也就是步兵一连和特务连,首长都同意了。再选一个步兵连和一个炮兵连就可以了。我这里有一份具体的日程安排,你们拿去落实。注意,严格保密,绝对不许把首长的行动计划外泄。对了,无论首长住在招待所还是连队,安全都由你们负责。安全措施既要严密可行,又不能太过张扬。”

陈司令和团首长们一起吃晚饭,政委晋立书提前问副团长谭军功:“首长中午就吃了一碗面条和几个小凉菜,晚饭是不是讲究一点,弄几个好菜,喝杯酒,也算是为司令员接风了?”

谭军功吐着舌头说:“您也是军区机关下来的,难道没听说过陈司令的脾气?他讨厌一切形式,反对一切逢迎。除了军事工作以外,一切删繁就简。依我说,晚饭就四菜一汤,完全意义上的四菜一汤,九宫格就免了吧。还有酒,可以提前备好,但是绝对不能提前上桌。他要酒的时候拿出来就可以了。对了,我听我们家老爷子说,司令员如果中途要酒,就意味着很满意。嘿嘿,盼着吧,司令员要酒喝,就有好事了。”

团长齐宝驹说:“谭副团长在这方面经验老道,我们听他的没错。再说了,首长下基层的意义,绝不是体现在吃吃喝喝上。我们各自做好汇报准备就可以了。还是老规矩,你代表团党委做部队全面建设的汇报,我重点汇报军事工作。”

果然,饭菜摆上来,陈司令看了看四菜一汤后问:“还有别的好菜吗?是不是就是这点儿了?”

晋立书笑着说:“我们严格执行规定,不能违反纪律。尤其是在您一再强调的情况下,我们更不能顶风违纪。嘿嘿,菜就这几个了,如果不够,就再加几份。不过,还是这几道,重复上就是了。”

陈司令点着头说:“这就对了。你们部队住在大城市,离总部近一些,交通也方便,平时接待首长和机关干部也不少,吃吃喝喝的机会总是比野战部队多一些。只有到了边防部队,我才和基层干部吃得好一些,喝几杯酒。到了边防,喝酒吃肉,对戍边军人也是一种慰问。来,吃饭。”

陈司令对饭菜很满意,尤其是米饭,吃了两碗说:“听说你们农场种稻子,这大米也是你们自己种的吧?米粒瘦小,颜色发黄,其貌不扬,香味浓郁。好东西。”

后勤处长王递秋高兴地说:“首长说的很对,这米就是我们种的,我们还把农场树为无私奉献的先进典型。”

陈司令说:“农场能把地种得这样好,你们带兵的,也应该把部队带好。农场产大米,部队产战斗力。有没有酒?我提议,为农场这个军区的先进典型祝贺。”

晋立书听出来了,军区已经把农场树为先进典型,这让他心花怒放。站起身来要敬酒,陈司令却说:“我们一起喝三杯,然后开会。”

在会议室,政委晋立书先汇报了部队建设情况,核心当然是新时期带兵试点。陈司令听得很认真,但面无表情。团长齐宝驹汇报完了军事工作以后,陈司令员才说:

“新时期带兵试点工作,是军委、总部部署的全局性工作,当然也是党委、司令部的核心工作。但是,带兵试点,核心在研究探讨怎样把部队带好。部队带得好不好,标准是什么?战斗力,能打仗,打胜仗。你们带兵试点的方案,经过层层审批,我看就不要大动了。可是,在落实过程中,绝对不许用花花点子代替扎实工作,绝对不许用面子工程代替真抓实干,绝对不许用尖子表演代替真实水平。团长齐宝驹提出要把带兵试点和部队军事训练捆在一起抓,互相促进,互相提高,这个提法和想法都很好。可是,做起来就难了。一天就二十四小时,你也争,我也抢,各路诸侯令出多门,各路神仙下凡作乱,搞得部队官兵疲惫不堪、一团忙乱,这绝不是带兵试点,而是机会主义和短期行为。别的意见我就不多说了,这里强调三点。第一,立即停止全团性的、大范围的、经常性的加班加点,恢复一日生活制度。第二,立即停止描墙缝,把官兵解脱出来干应该干的事情,把经费节约下来用在该做的工作上。第三,除非面临紧急重大军事工作,除非担任重要任务而不可替代的官兵。其他官兵,一律恢复正常探亲休假。”

陈司令的三条要求,让晋立书目瞪口呆,却让齐宝驹一脸风。

陈司令住到了一连,先到俱乐部和连队干部座谈。田双极讨好地说:“首长,您下基层,对我们来说就是久旱逢甘霖。我代表全连官兵热烈欢迎,衷心感谢首长对我们的关怀和厚。”

陈司令皱了皱眉头说:“连长同志,我提醒你,军队内部,都是同志,一律平等。以后,我们只说实话,不要虚头巴脑。对了,你们是红军连队,能不能做个样板,就是拿出一些硬性规定来,禁止互相逢迎和吹捧?”

田双极闹了个大脸红,不过,他很快恢复常态说:“对对对,首长指示非常及时。发扬老红军光荣传统,应该从我们连队做起。首长,您下连队,一定想和最基层战士住在一起。我们把您安排在步兵一班。这个班,历史上曾获得过‘卫国英雄’光荣称号。您看行吗?”

陈司令说:“住到战士宿舍,对我个人来说求之不得。可是,这样一来,战士们能睡好觉吗?他们白天训练,晚上站岗,需要保证睡眠。这样吧,我住到连部,你安排吧。”

在座谈中,田双极眉飞色舞汇报了“背向呼点,对号知心”等拿手好戏,就等着陈司令员表扬。没想到,陈司令员说:“这样吧,今晚,我们共同来一场文艺晚会。这叫做官兵同乐。”

所谓文艺晚会,其实也就是“卡啦OK”。政治处主任贺麦浪高兴地对宣传股长袁国拽说:“首先来讲的话,我猜对了。大首长下部队,一定能要官兵同乐。其次的话工作主动了,提前把最好的设备调到了一连。最后的话要做好准备,首长到哪里,就把这套设备调到哪里。”

陈司令兴冲冲给官兵们演唱了一首《再见吧妈妈》,让战士们吃惊的是,将军年过半百,唱起歌来底气十足,声音高亢洪亮,穿透力极强。尤其是颤音的运用,功底深厚,像专业演员。

田双极带头热烈鼓掌。

将军接下来问大家:“我刚才唱得好不好?”

大家齐声回答:“好好好。”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没想到,将军伸手把背后的布帘子拉开,大家一看,不由得乐了。

背后站着翟秘书。他正有模有样地捧着话筒,一副卖力演唱的样子。

陈司令说:“刚才,我就是对着话筒装样子。真正唱歌的,是幕后站着的这位。来来来,翟秘书,你走到台前,把刚才唱的歌子再唱几句。”

翟秘书又把那首歌唱了几句,官兵们听出来了,和刚才唱得一模一样。

田双极反应迅速,大声喊道:“我们欢迎将军同志亲自给我们演唱。大家欢迎!”

陈司令员笑笑说:“水平有限,可能唱不好。可是,态度真诚,真情实感。”

接下来,将军唱了一首《战士的第二故乡》。说实话,声音不如刚才翟秘书洪亮,技巧也不如翟秘书纯熟,几乎没有任何艺术处理和修饰。可是,略有点沙哑的嗓音就像拉家常一样亲切流畅,又像杨树叶子在风中摇曳一样自然深情,在场的官兵屏息静气,听得如醉如痴。

唱完了歌,将军问:“你们是愿意听我唱,还是愿意听翟秘书唱?换一句话说,你们认为谁唱得更好一些?”

官兵们七嘴八舌,但意见是一致的,都说还是将军唱得好。

陈司令语重心长地说:“你们为国当兵,无私奉献,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应该受到全国人民的尊敬。军队文艺团体,也应该把最好的艺术奉献给你们。我是个老兵,没有多少艺术细胞。可是,我有一腔战友情。我不能把最好的歌儿唱给你们,却能把最深厚的战友感情融合在歌子里。你们觉得还是我唱得更好一些,其实就是认为我是真实演唱,没有半点矫情做作。这就对了,唱歌动真情,工作用真心,训练下真功。我们都应该这样做。”

里,陈司令和田双极、李中喜谈话。陈司令随口问了几句战士们的工作、生活和思想情况,田双极麻溜地回答上来。

他满以为陈司令会表扬他,没想到陈司令说:“看来,你在了解你的兵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可是,我还是觉得,你像是在背题,像是在舞台上演节目。今晚唱歌,我用了替身,也用了真功,就是想让你们知道,再好的东西,只要是虚的假的,一文不值。你们当连队干部的知兵爱兵,一定要用真心动真情,不能时时处处想着给别人看,想着得到上级的表扬。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知道啥叫做真正的知兵爱兵。有个小战士,参加国防工事施工。吃晚饭的时候,他的连长突然集合全连,跑到山洞里指着一堆碎石命令大家挖,结果,还真的把这名小战士给挖了出来。原来,连长知道,这名小战士有个习惯,每天收工的时候,把全班的手套收起来挂到饭堂前面的铁丝上晾干。这天饭前,看不见一溜挂着的手套,也看不见这名战士,就知道出事了。为啥连长知道战士一定是被冒顶的碎石捂在里面了?因为他知道这名战士每次收工都是最后出来。为了防止工具伤害到小战士,连长带头,用双手挖石头,两只手十个指甲,被磨掉了五个。”

李中喜眼里已经噙着泪水说:“首长,那个连长,一定是您。”

田双极说:“首长,您当年当连长,一定是响当当的先进人物。您带的连队,也一定是远近有名。因为强将手下无弱兵。”

陈司令员说:“错了。那个小战士,是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765/

半路小说(1))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