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荠荠菜

2018-03-13 11:32 作者:江平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早起,烧水灌壶,取刀插于腰间,背背包,穿冲锋衣、登山鞋,装备整齐,出左岸一路向西。

掉头上坡,过清姜,至益门,车辆渐少,人员见稀,秦岭脚下,凉意袭来,凛冽舒爽。

一羊肠小道,弯弯曲曲,渐上渐高,农舍、田园梯级而上,落叶飘零,花儿迎,不由间内心汹涌,自然舒坦,头上冒汗,气喘吁吁。

抬头望,山峦叠嶂,连绵起伏,乌云密布,如罩般扣在头顶。

天气不好,须速战速决。

九折七拐到一撂荒田地,卸下背包,喝口水,取出口袋,拔出腰刀,开始收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芨芨菜这东西,和人一样,喜欢扎堆,有了成群结队,没了一颗半颗全无,偶有漏网之鱼,茕茕独立,望一眼,懒得挪步,不想招识,仍旧围着这一片,打歼灭战。

忽而,哦、哦、哦,抬眼一望,不远的塄坎上晃晃悠悠地来了三只大鹅,原来上面还有住家。

鹅气势汹汹直奔我们,对我们私闯领地表示愤慨,我们顾不得它们,只管手下不停,鹅急得围着转圈,跃跃欲试,看我们毫无顾忌,甚至毫无愧意,气得脖子拧了几圈,升得能钩着天,膀子不停忽闪,就像两个汉子开战前秀肌肉一般。

冲锋的是两个公鹅,身材苗条的母鹅,气闲神定地卧在一边,若无其事地偷瞄这两个,好像权衡哪个更加睿智,更加勇敢。

鹅忙活了一阵,看这些人脸皮够厚,实在没法,也就抱着佛性鹅生,不生闲气,三鹅在一边戏耍,一边看我们捥芨芨菜。

露水打湿了地面,鞋被稀泥包裹,越来越重,踢不远,甩不开。

腿开始酸痛,腰开始僵硬,但看着遍地清翠欲滴的芨芨菜,迟迟不愿离去。

塄坎上一声断喝,一村妇开口:我才准备捥了卖钱呀,你都给我捥光了咋办,你的把钱掏了算了。

抬头看,不像说自己,回头望,七八个人又进了地头,忙收拾行李,原计划穿过山头从旁边沟里出来,怎奈腰酸背疼遂告放弃,原路返回。

回家摘净淘洗,烧水过水,略带苦涩的清香弥漫了整个屋子,碧翠透亮的芨芨菜,是春的气息,春的果实,真正的原生态,纯天然,半日忙活,足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754/

荠荠菜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