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歌声相伴

2018-03-09 09:17 作者:小小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歌声相伴

我从小有一个想,想做一位歌手或舞者,由于自身条件不够,没机会往这方面发展,但对音乐的好一直没有改变。

读小学时,一次我从学校带回一页歌词,要哥哥教我唱歌。哥哥白天没有时间,参加生产队劳动,要等到晚上才有空。

傍晚,吃好晚饭,洗好澡,我就来到哥哥的房间。哥哥坐在床上,我站在哥的旁边。哥看着曲谱先哼了几遍,就拿起二胡拉了起来,先慢后快,逐渐顺畅。我与哥哥相差二十多岁,哥那时三十出头,英俊帅气,昏黄灯光下,悠扬琴声中,他的头颅随着音乐俯仰,双臂随着琴声摆动。听着如泣如诉的琴声,我情不自禁地跟唱起来,“向阳的花,天的苗,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好啊……”歌声像插上了无形的翅膀,在家乡空中飞翔。我当时年纪小,嗓子好,高音一拉就上去了。我唱得轻松,哥拉得投入,我们完全沉浸在美妙的音乐当中,没听到窗外的人声,等到有人敲窗,才知道在叫我们。

我们推开雕花门窗一看,只见窗外站着十来个人,有少男少女也有姑娘小伙,他们在窗外听着我们拉唱。一个人说不知是谁唱得这么好,另一人说已经听了有些时间了。另一位年纪稍大点的,还是大队的文宣队队长,也说我很会唱歌,还把这事放在了心上。

在那个缺少文化娱乐的年代,突然在农家小院传出乐曲歌声,这样的场景颇为新鲜,以致吸引了路人们驻足倾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后来,那位宣传队长叫我去参加宣传队演出,一出戏真好缺一位小演员。经过几次排练,我学会了舞台上的站姿,和演出时要做的手势。一开始我非常害羞,手势很是僵硬,经过大人们劝导,我才慢慢放开手脚。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来到演出的操场,喇叭播放着音乐,人们从四处赶来。戏台有一人多高,台上灯火通明,乐队演奏着各种乐器。我来到化妆间,演员们开始化妆,有的在记台词,大家有说有笑,轻松愉快。在我上台之前,大人们劝我不要害怕,他们会提醒我怎么做、什么时候出场等。我躲在幕布后面,看到台下人头攒动,黑压压很大一片,他们都一律站着,有的交头接耳,有的窃窃私语,评论着每个出场的演员。轮到我上场了,我没害怕怯场,“一边站着的是爸,另一边站着的是妈妈,我唱着好爸爸来好妈妈。”很完整地把自己的台词唱完。

读初中时,也有次上台独唱,唱的是《洪湖赤卫队》的插曲:“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记得演出前,我在不长的头发上扎了个红绸片,想以此来打扮一下自己。那次我是站在学校天井中间演唱,三方围着教室,教室前面就是走廊,走廊上站满了师生。指导我的是位女音乐老师,大大的眼睛如秋波流转,她在我面前弹起风琴。当时有点紧张,开始发音太低,一直提不上去,没发挥出我高亢清脆的特长。唱好后感到有些遗憾,没把最美的歌声向大家奉献。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来到一个偏远山区,成为粮管所一名职工。但仍爱唱歌,喜欢音乐,那时已经流行录音磁带,我跟着学会了很多歌曲,如李谷一的《长相忆》《知音》《我和我的祖国》《乡恋》;毛阿敏的《投入地爱一次》《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董文华的《今天是你的生日》《望星空》《十五的月亮》,童丽的《月满西楼》《梅花泪》《我心永恒》《女儿情》,吕方的《朋友别哭》,还有邓丽君的许多歌曲。我喜欢听,也喜欢唱,沉浸在音乐世界里,很快乐

孤独时唱《橄榄树》,忧伤时唱《朋友别哭》,快乐时唱《今天是你的生日》,想哥哥时唱《妹妹找哥泪花流》,想母亲时唱《烛光里的妈妈》,想家乡时唱《十五的月亮》,憧憬爱情时唱《女儿情》,向往幸福时唱《难忘今宵》……

歌声像一缕阳光,驱散了心中的阴霾,赶走了内心的孤独。每当节假日来临,同事的父母亲来了,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场面,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思念。但我不像李清照那样,躲在帘儿底下听人笑语,而是听听音乐哼哼歌曲,来充实内心的空虚,抒发思念的情感。如果工作差错生活受挫,或者心灵创伤情绪低落,我都会用音乐和歌声来治疗受伤的内心,拯救痛苦灵魂。只要歌声缭绕,音乐相伴,我就不再寂寞,因为音乐里有自己的故事,歌声里有甜蜜的回忆

每到节假日,离家近的同事们都回家了,偌大个粮管所阒无一人。我离家远回不了家,住在单位大院里面。单位是全封闭的,大门一关就与世隔绝。整个单位地方很大,环境幽静场院整洁,一排粮库后面有片竹林,几只儿在竹丛中啁啾。我一边哼着歌声,一边学着骑车。因为坐凳太高下不了车,一圈圈转得全身是汗,想在一块大石头旁停靠,没靠住连人带车翻倒在地,左边小腿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淌出来。我一瘸一拐走到办公室,看着黑黑的电话机,多想告诉亲爱的妈妈,你的女儿腿受伤了,你是否可来到身边?可家里没装电话。我止不住地流下眼泪,这不光是腿脚受伤的眼泪,更是内心孤独的泪水。这时我的脑海就会响起那首《谁的眼泪在飞》:“悲伤的眼泪是流星,快乐的眼泪是恒星,满天都是谁的眼泪在飞,那一颗是我流过的泪,不要叫我相信,流星会带来好运,那颗悲伤的逃兵,怎么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变成了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音乐和歌声,在我孤独时给予陪伴,在我悲伤时给予慰藉。它抚慰着我的灵魂,亮丽着我的精神,璀璨着我的生活,美好着我的岁月。音乐和歌声,是我生活中的一盏灯,心海上的一页帆。在那个偏僻的山区,音乐和我常相伴。

后来嫁为人妻,后来初为人母,后来相夫教子。一日三餐,柴米油盐,世事纷繁,家长里短。音乐似乎远离,歌声几近渺茫。

2017年的春天,一次来到杭州古运河畔,一首悠扬的乐曲飘了过来。我朝音乐那边望去,几个姐妹跳着古典舞“月绵绵”:“我望月儿一分钟/月儿望我整整一生/我望雨儿一秒钟/雨儿淋湿了我一双眼睛/月光是谁的拐杖/拄着我安宁的梦境/雨儿是谁的手指/敲打着我的神经/你是谁的使者/梳理我绵绵的心情/你是谁的爱人/怎么记着我多年前的誓语……”我被这美秒的音乐打动,被凄美的歌词感动,蛰伏在内心深处的音乐种子,一经音乐滋润就苏醒过来。

我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跟着姐妹们跳了起来,纤细的罗衣似风飘舞,缭绕的长袖左右挥洒。从此我每天都来跳舞,实现了从小的梦想。我一遍一遍地练,练得全身冒汗。回到家里,我还看着视频跳。我会投入到歌舞里面,去体味每首乐曲的旋律,咀嚼每句歌词的内涵。音乐使我开心快乐,舞蹈使我痴迷陶醉。伴着动感的节拍,跳着轻快的舞步,挥洒舒展的手臂,扭动柔软的腰枝,展示运动的美丽,体会舞蹈的乐趣。从容而舞,形舒意广,我的心灵畅游在无垠的长空,我的思想展翼在浩瀚的广宇。我化成了一朵悠悠的白云,一只翩翩的蝴蝶,在音乐的天空里飞呀飞!

跟着姐妹们,我学会了一支支新舞。我特别喜欢《一枝梅》:“路边一枝梅,含笑吐芳菲。不惧寒风起,任凭冰摧……”这时正是三九严寒,冰天雪地,身边红梅绽放,暗香浮动。我们在梅花丛中翩然起舞,在暗香生处尽情挥洒。这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化身一支梅花,而那树梅花也开放在我的心灵里面……

我的身体和音乐一旦结合,我就如花绽放;我的心声与歌声一旦沟通,我就如逢知音。音乐带给我无穷的活力,无限的乐趣;舞蹈健美了我的身材,我的体魄。音乐、舞蹈、歌声,激励我做一个自信女人,一个快乐的女人,一个高雅的女人,一个坚强的女人。

(李小英执笔 梁孟伟修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305/

歌声相伴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