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心情散文)新春伊始话“红包”

2018-03-07 15:44 作者:心程之旅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下,微信红包成了人们联络感情、表示友最流行的方式。随着微信的兴盛和普及;红包成了逢年过节或日常用生活中,人们必不可少的潇洒娱乐。

生活中,玩微信红包的每一个人,虽然从朋友圈抢到的红包数额从几角、几元或十几元、几十元不等;但是,人们抢红包时的那种难以抑制地激动和喜悦,时至今日,有增无减。发红包、抢红包、送红包,成了各类微信群友或各个家庭成员之间的热门首选。红包载着深情、藏着厚谊,滋润着我们乐此不疲的精神家园。

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红包跟古代的“四大发明”一样,它最初的故乡也在中国。传说,现在兴盛的红包大约起源于北宋,一天北宋官员王安石接到一位远在他乡的亲戚要办喜事的消息,因为当时王安石正忙于“革新变法”条文的起草,抽不出身为亲戚道贺。而且,王安石那会不在家中,身边没有银钱。于是,就写了封贺信请人捎去。

王在信的末尾说,因没有时间前来,故在下月派儿子送十两纹银登门致贺给予补上,并将此信置于一个朱皮信柬之中,让驿使捎去。这就是传说中最初的红包。明清时代,我国开始出现了部分地区通兑的银票,于是,有人便模仿王安石的做法,将银票置于信柬作为贺礼派人送去。久而久之,便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红包。

儿时的节,记忆中每个人都很向往大年三十晚上的守岁,大人给孩子发压岁钱。那时,即使有红包存在,我也没有听说过“红包”一词。因为,当时家家户户经济并不宽裕,孩子们所得的压岁钱,不可能与现在的压岁钱金额相提并论。后来,年景好一些的70年代,我也会得到5分、一角、五角等数额不一的崭新的压岁钱。让它们的墨香散发在我的衣角;美美地享受那种少有的精神满足和愉悦。

记得八十年代有一年春节,我们班上一位同学,第一次获得了一张面额贰圆的压岁钱,这在当时可以买到40个包子或鸡蛋;这确实是一个不菲的收入。因为朋友的阿姐与镇上一个干部恋爱,那位年轻干部第一次到他家,这位同学才因此享受了在当时看来,很富有的整整贰圆压岁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参加工作以后,同事家里的红白喜事,送个伍圆、拾圆;主人家都会用大红礼薄请专人记账,用以今后还情。现在,各家各户娶亲完配,有人用微信红包给予代替。有的地方过(喜)事,由主办方主人预先提供一定数量的空纸红包,让赴宴者自己将礼金装入,红包封面写上赠送者姓名、礼金数额,交给对方知客或喜事总管。

如今,红包成了人与人之间传情达意、寄予某种心灵愿望的方式和手段。比如,一个人去医院看医生,尤其是需要动手术的那种大病,病人家属,常常会主动地给主刀医生送个红包。一些人上法院打官司,即使理由充分,证据确凿。有的人依然有给相关人员递送红包的习惯。至于逢年过节,单位领导给员工发放红包进行慰问,那是另一种特殊形式的人文关怀了。

这些年,我发过100元、200元这样的大红包,也抢过不少朋友的红包。现在,我对红包的热情在逐渐淡化。很多时候,我都心甘情愿地将抢红包的机会,让给了年轻的同事和朋友。

红包,是将有限资源经智能手机通过网络发散,从而促进人与人交往的一种有效方式和手段。微信红包支付、抢红包、发红包,作为一种潇洒地娱乐无可厚非。如果我们过份地痴迷和钟情红包,有可能让别有用心的小人或犯罪团伙予以利用,并最终造成个人一定层面的经济和精神损失。为了你的身心健康、为了免招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劝君小心使用红包、不依赖红包并科学理性地使用红包。让红包成为生活的精彩点缀,让生活因为红包变得丰富和美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126/

(心情散文)新春伊始话“红包”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