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院

2018-03-07 15:41 作者:独行者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是一座破落的小院。小院的地势其实并不低,只是因为四周邻居咄咄逼人的高楼,才硬是让小院感觉到自己正陷于山谷里。

小院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东屋。堂屋早在多年前,一场暴的疯狂肆虐后不得不拆掉了。现在那寂寞冷清的地基上堆满了柴禾和杂物。一株从地基的边缘窜出来的灌木似乎并不嫌弃小院的卑微,蓬蓬勃勃地生长着,这才让小院有了一点点儿生机。东屋也是很多年前用土呸砌起来的那种,低矮窄小,虽也算不上牢固但相对还算安稳,总算能让这位风蚀残年的老人有个安身的窝。

老人年轻时也曾结过一次婚,还有过一个孩子。后来妻子莫名离家出走,不久,孩子又不幸夭折,从此老人便开始了漫长而孤寂的独居生活。老人原本身体硬朗,一直跟着一家建筑队干活,起早贪黑的,慢慢地也小有积蓄。堂屋的重建也在他的计划之中。然而生命中的悲怆从未结束。在一次清晨的上班途中,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改变了老人的后半生。从医院里出来的老人已经变得一无所有包括他的健康。一根从柴禾堆上捡出来的木棍成了他的拐杖。有时天气好点儿的时候,他就凭借这根免费的手杖来到街口晒晒太阳。常常就会有经过的村里人边走边狐疑地久久打量着这个形容枯槁的老头,末了,他们总是大吃一惊地猛然驻足:喂,这不是刘来福吗?!怎么成这幅吊样子了?老人总是抬起.一只勉强还能睁开的眼睛无奈地笑笑。

老人的身体一天不比一天。生活也一天天拮居起来。他要计算每天的午饭是买新鲜面条呢还是要步履蹒跚地到远一点的小卖铺里买挂面划算。他要计算一天必须烧几块煤球才能让余下的熬过整个寒冷的季。毕竟他现在的生活只能指靠每月的几十块养老金了,能省几个钢镚就省几个钢镚。老人也许是这十里八乡唯一不用洗衣机的人。以前手脚灵活的时候真不觉得没多大不方便,但现在仅洗衣服这件事就已变得异常困难。老人越来越落魄起来了。脏兮兮的衣服看起来真让人心生厌恶 ,特别是对老人的那位邻居来说。老人的邻居是位身材挺拔的老者,素有洁癖。不说在中央身居要职的儿子如何让他常常自豪地在众人面前口若悬河,就说他刚刚俊工的三层欧式小楼也已经让他在村里鹤立鸡群了。那设计!那装修!真真甩村里其他人好几条街。邻居和老人之间是从不用打招呼的,即使他们两人就在家门口碰面。

一日天气突变,呼啸而至的北风让气温陡然降了下来。傍晚时分,风终于停止了怒吼,却不期而至,竟然开始纷纷扬扬地飘落起来。寒冷似乎从来都是对于那些老弱病残者更具有威慑力。老人虽在被窝里却也感觉不到怎么温暖,倒是那条曾经被伤害过的腿越发地感觉到痛楚起来了。其实让老人不能寐、辗转反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入夜以来,一直有一种奇怪的声响,很微弱,当你屏气侧听时却又似乎什么也听不见,而当你打算对它不予理会时却又像是分明存在,那究竟会是什么呢?老人百思不得其解,想起身去查看又实在是惧怕外面寒冷的淫威。。。暮然,一个流浪者弱小的 身影闪进老人脑海 ,莫非。。。莫非。。。老人突然按亮了床头灯,笨拙却又急切地悉悉索索穿起衣服来。

流浪者是一只快要做妈妈的小哈巴狗,名叫贝妮,前几日见它已经大腹便便了。它本来是邻居家用来看家护院的,也因此拥有自己舒舒服服的窝。只是随着邻居家高楼的掘起,它也随之失了业也就跟着没了家。白天,贝妮四处游荡顺便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晚上便栖息在紧闭的大门前,不离不弃。冰凉的水泥地也不足以让它离弃原来的家去寻找一处温暖。一旦觉得有可疑的人靠近大门,它仍然立即狂吠警告。尽忠职守得不见丝毫懈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人终于抖抖嗦嗦地来到了门边,打开屋门的一刹那,一股强势的寒气立即袭击了他。雪悄没声响地已经落得白茫茫一片了,依然在纷纷扬扬地飘着。他几乎立刻想赶紧重回到自己的被窝里。然而那丝微弱的声响却更加分明起来,这声音莫名地让他心焦。也许。。。老人不敢再迟疑,颤颤巍巍地出了门。

声响把老人一步步引到了柴禾堆前,老人还是一下子呆住了。虽然早有预感,但眼前的一幕仍然让他的心紧缩:大雪纷飞中,几只刚刚诞生的小生命!它门本能却又笨拙地争着往母亲的身下钻。而那位身量很小的母亲本应该会因为寒冷而尽量地蜷缩起身子,此刻却像天一样地伸展着四肢,就是为了让它的每个孩子都能从它身上得到一点温暖。已经融化的雪花把这位哆嗦着的母亲打的湿漉漉的,仍然有更多的雪无休止地在它身上栖落。这位母亲不时地勾回头舔舐着它的孩子门 ,想用自己温热的舌头拯救它四个可怜的小生命。此刻,这位几乎要绝望的母亲抬起黑溜溜的两只眼睛充满希冀地望着老人。。。时间真不能再耽误了。老人不再犹豫,他借着墙勉强让自己站稳,再把从地上捡来的一段绳子束在腰上,然后吃力地弯下身子,把那几个快要冻僵的小东西一个个拾到怀里来。返回屋的这段路程,变的更加艰难,雪已经相当厚了。。。老人气喘吁吁一步一停。。。

小屋的煤炉被彻底打开了,热烈的火焰活泼泼地跳跃着,升腾着。本来简陋的小屋一下子变得异常温馨美丽起来,炉边放着只泡着半个馒头的小碟子,一只铺着旧棉衣的纸箱。纸箱里安稳地躺着那四个小生命。那位母亲狼吞虎咽地吃完半个馒头就赶紧地跳到纸箱里拥抱着她的孩子们。然而,没有多少天,这位可怜的母亲竟然突发高烧 ,最后竟然撇下它亲的孩子们撒手而去。

冬天来了,天也就不会远了。冬去春来,原先那四个羸弱的生命已经渐渐长大,这真是个奇迹!你知道,正如你所想的那样,老人并没有足够多的食物分给它们吃,尽管老人已经尽其所能地 把自己的一日三餐尽可能多地给它们留下来 ,但这远远不够。它们几个日见增大的食量,真是让人头疼。后来,一个在学校做饭的老妇同意把学校的剩饭剩菜给它们留下来,条件是老人必须自己亲自到学校去取。加上免费的阳光、空气和风,就这样,它们一个个竟然都长大了,并且都健康结实,精力充沛。它们总是在院子里撒着欢儿玩,互相假装撕咬,翻滚,嘻戏。。。就像一群玩皮的孩子,让这寂寞多年的小院一下子热闹起来。常常看到这位茕茕孑立而郁郁寡欢的老人一反常态,总是面带笑容地注视着他们。

在天气好的时候,老人要出来院子走动走动,这时 ,老人的身后便紧紧跟着他那些活蹦乱的孩子们。说实在的,他们几个看起来像极了一家人。这家的成员都无一例外地同样都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但看起来同样都毫不在乎,一点儿不会因此自卑。老人安闲自在地晒着太阳。而他那四个从不会闲着的孩子们又发现了一项新游戏:它们每看到有车辆经过,就突然兴奋地大叫着奔跑过去,在车后面追赶着直至送出老远,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折回来。而一看到又有车辆过来,它们就重复起刚才那迎来送去的运动。。。有很多人被它们突然的吠叫吓一大跳,赶紧加快速度逃离!当清楚是几个调皮的家伙在捣乱时,便都报以微笑,继续走自己的路了。很多人习惯了它们的把戏 ,连最初的惊吓也没有了,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就像耳边突然刮来一阵风般,一点儿也不在意了。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宽容,有人对它们已经深恶痛绝了。其中就抱括老人的邻居——那位拽拽的老头。因为或许在某个角度讲 ,是这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太不给他面子了吧。在一次他被吠叫着追赶后 ,咬牙切齿地赏给它们几块砖头,便怒气冲冲地来到了老人面前。老人本来在一块低矮的石墩上坐着,邻居就那样居高临下,声色具厉地呵斥着老人:你连自己都养不活,养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万一咬着谁,你赔得起吗?赔得起吗?!告诉你,赶快把这些东西除理了,不然,我可给你敲死!!老人低垂着头,一言不发,没有伸辩,没有解释,没有应诺。

其实,老早前,老人已经开始给它们试着寻找新的主人了。他清楚自己不能更好地照顾它们。每当村里其他人见到他吃力地从学校给它们几个找吃的时,都十分不解他为什么要喂这么多狗狗。他就抓住机会拜托人家帮忙找下有没有人愿意要领养了它们去。可是,因为它们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所以也没人乐意收养它们。后来,终于有一户养猪的人家,要了一只去。这给了老人信心 ,他相信,终有一天,剩下的三个都能有它们自己的家。

然而。。。然而。。。突然有一天,几个可怜的家伙突然口吐白沫,呕吐不止,浑身抽搐,赶紧请来医生,说是严重的食物中毒,却已无力回天。只有其中一只侥幸留了条命。可是这个幸存者再也没了以前的欢快劲,再不会有兴致去玩其它的游戏了。它也许会偶而怀念起从前的快乐时光。它大多数的时间里总是独自低垂着头禹禹独行,有时,被雨水打湿了的长长的毛发覆盖住了它的眼,泥水浸湿了它的身,似乎也一点儿也不想在意。有时,在某个清晨或者傍晚,竟像是再也无法忍受般,扬头悲伤地呜咽长鸣,如果你只闻其声未见其形,你是绝不会相信这样酷似人类哀伤时的呜咽竟是一个非人类的生灵。老人稀有的笑容也已败落。就像花期极短的花,才见盛开,转眼就已调零。

小院又恢复了从前的沉寂无声。那株不知悲喜的灌木依然肆意地蓬蓬勃勃着,却似乎再不能够给小院带来半点生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112/

小院的评论 (共 9 条)

  • 木谓之华
  • 听雨轩儿
  • 雪中傲梅
  • 淡了红颜
  • 雪儿
  • 心静如水
  • 老党
  • 江南风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