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黄帝战蚩尤的起因

2018-03-07 15:34 作者:曲辰匹夫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黄帝战蚩尤的起因

“涿鹿之战”以及炎 “阪泉之战”,这两个战役是中国的历史走向文明的一个奠基礼,而合符釜山,定都涿鹿,就是竣工仪。黄帝战蚩尤在前,炎帝攻黄帝在后。两战之间有着内在的因果联系。

记载这两大战役秋及其以前典籍,主要是《归藏》、《山海经》、《逸周书》、《尚书》。

当进入神农氏历史时期,因为农作物的普遍种植,动物的普遍饲养,在正常年景下,除了按人分配后有了产品剩余,再加上此时的婚姻也发展到相对稳定的族外对偶阶段,有了家庭。所以,氏族族长们由贪污公物,到蓄积私财的私有制便得以产生。由于氏族族长们利用掌管分配公物的特权进行贪污,就会激起全体氏族的愤怒与反抗。为了转移氏族成员的愤怒情绪,氏族族长们就会故意制造事端,煽起本氏族对相邻某一氏族的仇恨,挑起械斗,并掠夺人家的财物,除了分配给本氏族成员外,氏族族长们就更多地蓄集私财。这就是野蛮时代的开始,战争的发端。

为了更轻易地掠夺别族的财物,更强有力地保卫己族的财产,氏族间就会以相邻关系,通婚关系实行联合,结成部落。如此就要重新产生领导这一部落的首领,这就由大家选举出一位行政首领,和一位负责打仗掠夺财物的军事首领。是时,行政首领还沿袭氏族制度遗风,由妇女担任,职称为“后”,而负责打仗的军事首领则称之为“帝”,由有勇有谋的男人担任。这就是野蛮时代的“双头领导体制”。

野蛮时代的部落双头选举,只是在许多氏族联合,结成以军事目的为主的部落时实行过,此后,掌权者们就拒绝实行选举,由他们决定自己的权力继承人。并且,尝到了权力滋味的男人们,又连妇女们担任的行政首领一职也夺了权,而由男人担任。这就是父权制时代的开始。《易》经中的《夬》卦就说得是这个事情。部落间又行兼并成为部落方国,部落方国由于地域扩大,就以都城附近的名山、大川为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都城在青丘的有熊国,就是依桑干河山间断陷盆地中央的熊耳山而得名,称之为“有熊国”,炎帝就是有熊国的行政首领,是轩辕黄帝的同父异母胞弟;而黄帝,正是有熊国的军事首领。所以,古籍中既称黄、炎为“二后”,又记为“二帝”。

有熊国的军事首领轩辕黄帝十分重视道学理论的学习和利用。当着别的部落方国重掠夺、轻生产之际,他则反其道而行之,发动全国上下习用干戈,整顿军队,振兵而不伐,不去掠夺别人;而是同炎帝一起在熊耳山、龙门山等地焚林垦荒,发展农业生产,其妻嫘祖倡导养蚕,提高国人生的活水平。这样,其周围的不少部落方国首领,或服其德,或慑于有熊军威,纷纷臣服,蚩尤就是臣服于黄帝、炎帝的一个军事首领。

有熊国疆域的迅速扩大,派重要官员治理地方,就成了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黄帝向行政领袖炎帝提出了分派正副二卿治理少暤、太暤两地的建议,炎帝就派蚩尤去少昊治理九黎人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现在天津至山东北部的地方。而炎帝自己则去了太昊——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在今陈留县的地方建筑了叫做“空桑”的城,屯兵以治。黄帝则留守于有熊国的都城“青丘”。 对此,周成王以史实而这么说:“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①

蚩尤到了少昊之后,就准备发动叛乱,实现他取黄、炎而代之的想。于是,他就矫称奉黄、炎之命大肆掠夺民财,大造兵器。《尚书•吕刑》是这样说的:“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苗民弗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越兹丽行,并制。罔差有辞。”蚩尤用酷刑逼迫九黎人跟他造反的情况,也会有人报告给黄帝和炎帝,求他们制止蚩尤这种害民行为。炎——————————

① 《逸周书•尝麦解》。

帝闻讯,就率兵北上山东,在曲阜地方筑城以监。城名也叫做“空桑”。后世史家述时为有区别,就将河南者记为“空桑”,山东者载为“穷桑”。黄帝明白:战端一起,炎帝根本不是蚩尤的对手,其败也必要逃回涿鹿才有安全可言。这就决定了平定蚩尤叛乱的战场在涿鹿。黄帝认为:“天有死生之时,国有死生之政。因天之生也以养生,谓之文;因天之杀也以伐死,谓之武。文武并行,则天下从。”

青丘,地处涿鹿山之东北。涿鹿山南为海拔2400多米的灵山,涿鹿山东面为长达40多里的灵山河谷,河谷东、西两侧都是壁立千仞的高山。每逢秋暴之后,山洪暴发,浊浪汹涌,声震于野,故青丘东南灵山河谷谷口处虽有广阔的冲积性山间平地,却无居民,也无耕田;在涿鹿,又有一地方性小气候变化规律,夏秋季节,常发生大雾弥漫两三日之久的天气过程,大雾过后若熊耳山东峰形成一朵白云安卧于山头不起,则其白云升天之际,就是天降暴雨之时。如此,若将蚩尤追赶炎帝之兵设计引入灵山河谷,然后出奇兵封锁河谷谷口,则可利用天时地利之力以伐蚩尤。因为,蚩尤虽有千军万马,筑以城池,也难抵一水之冲。且灵山河谷除了涿鹿山东北、阪泉之东有一段黄土梁可以翻越、而从青丘正南6里处西逃外,其他地方都是高山峻岭的天然屏障,纵使蚩尤插翅,也难逃脱。而青丘西、北、东三面,都是山间盆地中的开阔平原,正好有利于蚩尤骑马驰骋,如在此处开战,则对黄帝极为不利。即使黄帝、炎帝两军合力作战,亦不仅败局已定,甚至有熊国历经艰辛所开创的基业也会毁于一旦。蚩尤之所以被放以外任后就积极发动叛乱,也是从力量对比方面操有胜算的。同时,蚩尤对涿鹿地形亦熟,具有丰富的战争经验,不使用神鬼不测的机谋,诱使蚩尤骄狂乱性,是不能摆布好战场,置其于死地的。

正因为如此,轩辕黄帝闻蚩尤在少昊“矫虔”奉己及炎帝之命暴敛民财、大造兵器之时,就积极进行平叛的战争准备了:

其一,派应龙秘密处于涿鹿最南端的灵山北麓,在灵山河源头“水关”地方筑坝拦蓄灵山河水,以备战时待天降暴雨时再掘坝放水,以增强山洪冲击力而冲毁蚩尤屯驻于灵山河谷中的千军万马。这就是《山海经》关于“应龙处南极”,“应龙畜水”的记载之据;

其二,在阪泉之东、涿鹿山东北的几道沟壑中设下伏兵,以便在诱使蚩尤追逐炎帝误入灵山河谷后,好出其不意地迅速救出炎帝,完成战略部署;

其三,命风后于青丘东南之鬴山取“斗机”之法,造指南车以供战时之用,此遗址今名“定车台”;

其四,在青丘东北、灵山河谷谷口东侧黄土坡开挖壕沟,以藏伏兵,待蚩尤兵马被误导进灵山河谷后,与青丘同时出兵封锁灵山河谷谷口而死守。倘若战胜,则在此布以八卦阵,又可成功地阻止蚩尤逃跑……

蚩尤是根本不把炎帝放在眼里的,当炎帝从太暤率军北上少暤的立足未稳之际,蚩尤就从九淖发兵南下,直攻空桑,揭开了中国历史上涿鹿之战的序幕。而炎帝则一战即溃,一路逃向涿鹿。蚩尤紧追不舍,也一路率九黎之军追到涿鹿。

当黄帝使一系列骄兵之计,诱使蚩尤追炎帝的大军进入灵山河谷之后,黄帝埋伏于阪泉之东沟壑中的军队齐出,接应炎帝翻越涿鹿山东北的山梁向阪泉方向而去。由于翻山越梁,行军速度就会大减,蚩尤部下之兵又都争相建功,争相向山谷内冲锋,蚩尤想控制也控制不住了。当蚩尤发觉上当后想冲出灵山河谷之时,一切都为时已晚,黄帝指挥着青丘城中及灵山河口东侧壕沟中的伏兵,从东、西两边合拢,早把个灵山河谷封锁严实。涿鹿之战的兵力部署亦就此完成。

黄帝战蚩尤完全是凭智慧,而不是斗兵勇。黄帝在涿鹿之野大雾弥漫之际,就使用指南车以辨方向,蚩尤则因方向辨别困难而受创;黄帝见黄阳山巅卧云一起,知暴雨将临,山洪将发,就令应龙掘坝放出灵山河上游水关所拦蓄的灵山河水,加大山洪流量以冲蚩尤城……所以《晋太康地理记》记载古遗址时,就依晋代所见到的实际情况说:“蚩尤城,城无东面。”因为挨灵山河中心线的东面之城被应龙掘坝放水加大暴雨时灵山河洪水流量给冲毁了。

蚩尤战败,从蚩尤城策马向青丘东北方向的大道逃跑,到了现在怀来县八卦村西、二堡村南的地方,傻了眼,原来黄帝在此摆着个八卦阵在等着他。他为了让他骑的马跑得更快,就狠劲拽马缰绳,结果缰绳被拽断,他在马上失去平衡,跌下马来,落了个身首异处,此处也就有了两个蚩尤坟,一个埋其头,一个埋其身,这个地方也被命名为“绝辔之野”。

综上所述,黄帝战蚩尤的起因,是蚩尤利用黄帝的信任,在其作为“封疆大吏”被派往山东北部治理九黎人居住地方之际,用酷刑逼迫九黎人随他发动武装叛乱、追杀炎帝而打回青丘、兵临帝都城下而引起的。战争的本质,从有熊国内部说,是发动叛乱与平息叛乱的问题;若从中华文明发展史的角度言之,则是一场坚持文明发展进程与破坏文明发展的斗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083/

黄帝战蚩尤的起因的评论 (共 7 条)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雪儿
  • 心静如水
  • 老党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