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墙角苦菜花

2018-03-06 22:38 作者:TANUKI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戊戌年的节本来特别的晚,立春之后的几次倒春寒,以为春天还会很远,没有想到,突然间今年春天来的这么强劲。天气遽然升温,那恼人的天,已经成为记忆。对面尖峰山下迎春花,肆无忌惮地怒放,路边的黄花风铃更不顾节操,一簇簇光彩夺目,黄的诱人。金山河畔的杨柳,憋足了劲挪动着婀娜的枝条轻舞嫩绿。走在街头的女孩们,也开始穿起来了轻薄,露出那隐藏了整整一冬天的娇艳身姿。

和风澹荡,一唤回天下春。春归款款,又是一年新气象、新风貌。“阿姨回来了吗?”,牙牙学语的儿子自然还不知道美的诱惑,但看到穿起着轻薄走过街头的女孩,突然记起了尖峰山脚下工厂的那经常轻装淡抹阿姨,拉着要去看看阿花。我知道,春节前,阿花就说,过年回家,年后不会再回来了,在工厂做了也二十多年,这次是真的要回家了,一是年纪大了,二是因为种种原因工厂要关闭,老板也要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拗不过孩子的执拗,晚饭后散步带着孩子顺便到了那空荡荡的厂区,老板走了,没有人,连平时守门的保安也没有。厂房内杂乱无章,老板带走了机器、设备,满地还没有清理走的垃圾,发出阵阵霉臭。一只老鼠窜出来,钻到墙角树下去了,儿子有点胆怯,顺着老鼠的方向看去,也许是为了壮胆,指着墙角树下的一朵花说,“爸,那花好漂亮!”。在这被遗弃的厂房角落,寂寂地开着一朵小伞花黄,叶小、干细、幽幽的菜花色,孑然茕茕,脆弱的很,苦菜花!老板走了,带走了机器、设备,把这株苦菜花孤零零的遗忘在了墙角,以及凝固在那里的那些如花似玉一样的青春年华,没有带走。

听别人叫她名字“荷花”,是何花还是荷花,没有问过。大约四十多岁,很活泼,傍晚散步经常碰到她外出,她很喜欢逗孩子,久而久之就跟孩子熟悉了,孩子有时候就拉着要到工厂找她,有次工厂保安很是诧异地问,“你敢带孩子来找阿花?”,我觉得很不解地问,她怎么了?保安很神秘地说,“她晚上会出去站街”。“白天上班她也受贿吗?”,保安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不会,不会,她就是一个普工,没有机会。”,《维摩诘所说经》说:“淫怒痴即是解脱”。,也许,对她来说,那就是一种解脱,也许,如她的名字,“高原陆地,不生莲花,低污淤泥,乃生此花。”。不过,因为保安所说关系,很少带孩子再到厂门口,路上碰到阿花,她却仍旧一样亲热地跟孩子打招呼,拉拉孩子的手,或者抱抱孩子,偶尔还会给孩子一点小零食,孩子见到她也特别的喜欢。

苦菜花,根苦、叶涩、花香。金山河绕着尖峰山脚下蜿蜒而去,工厂撤走了,河边山脚下少了一份喧闹。春去春又来,春到人间草木知,谁能挡得住自然的脚步呢?风有信,花不误,年年岁岁,永不相负。一色一香无非中道,无明尘劳即是菩提。那些美丽而艰辛的工厂女孩子,她们善良勤劳,忙忙碌碌飘荡在城市,青春最美丽的年华摇曳在城市,如同苦菜花,根苦、叶涩、花香,把平凡的事情做到极致的不平凡,在苦涩修罗场绽放青春,出落得惊人的美丽,暗香幽透。让人一唱三叹,泪眼朦胧!

墙角苦菜花,邂逅于这初春时节,邂逅于这茕茕角落,比繁华更加艳丽,比微更为温存,热泪盈眶。“阿姨不会再回来了。”,不想辜负儿子童真的眼光。古今多少事,凡事讲究机缘。珍惜缘分,珍惜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就是珍惜我们自己生命。把握眼下的时光,活在当下,展望未来,永不言弃,才是最重要的。遇见听见看见,一人一事一花,都有他的机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苦菜花,根苦,心涩,花香。老板走了,带走了机器、设备,没有带走凝固在那里的那些如花似玉一样的青春年华。春去春又回,日月如梭,人生太匆匆。青春消逝默无痕,长河流水去有声。日子一天一天过,二十余年为一,此身虽在苦涩。拥有梦想本身就具有非凡的意义。为了初心,为了梦想。追求梦想,渴求如旧,风雨无阻,即使再苦,也得绽放青春,也的坚持,那就是苦菜花。墙角苦菜花,暗香疏颖,沁透我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013/

墙角苦菜花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