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痴情绝对

2018-03-06 21:12 作者:粉墨是梦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痴情绝对

粉墨是

月亮正攀过东山,月光坐在石几上,月色醒人。我知今无法臥眠。

朱安(1878年-1947年6月29日),浙江绍兴府山阴县人,中国作家鲁迅(周树人)的元配,亦是包办婚姻妻子,比鲁迅大三岁,是一位传统缠足女性:会烹饪,会缝纫,不识字,性格温顺。1901年4月3日,鲁迅母亲在没有征得儿子同意的情况下,贸然去朱家“请庚”。两个年轻人根本都不认识,由双方父母作主,定下了决定朱安一生命运、并给鲁迅和朱安带来终生痛苦的婚姻大事。鲁迅和朱安婚后感情不和,形同陌路,这在新婚之夜就已经定局。

母亲送给的讯哥礼物,迅哥无法推辞还回,他只有恭敬地双手接受,把一曲难唱的谱悄悄的掩着。感情,对于男人来说,不过是他人生风景,可有可无,有了则是锦上添花,对于女人则是一生的事业。而对于没受过多少教育的朱安,情像迷信,蛊惑她许下今生的约定。一生在无奈中耗尽。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

可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就是了。显然鲁迅是有才华的,人人都爱才,朱安也不例外,可惜她太普通,放在人海中找不见。上学不多,没有多少文化。相貌同“杨二嫂”一般,可能那条粗长的麻花辫,都让上过新学,留过洋的讯哥深刻厌弃。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配不上英豪才郎鲁迅的,只有时代新女性才能做他的妻,时运已注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或许她的前世是佛龛前一朵红莲,因贪恋红尘中的烟火,就有了这一世的无果经历,注定空走一遭。关于她的出身,她的容貌是佛的一次失误,和内心无关。她也曾见过眉如山,眼含秋水,脸如杏花的女子,她也曾空想她有着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眸子闪处。花花草草,笑口开时,山山水水的明媚,可是佛点化她时打了个盹,用不经意就完成了作品。

慢慢的才懂得,人的一生总会有一次心动的遇见。总会有一个人教会你如何去爱。总会有一个人让你痛的最深笑的最美丽。总会有一个人让你有暮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的感动,也总会有一个人让你有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决然。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一转身,发现你爱着的人也正爱着你。

掀开往事的扉页,一缕凉意袭上心头。朱安 ,看似人生的脚步缓慢,其实她的人生只有两大步,寂静的长大,寂静的老去,老去又是多么的漫长,就是毫无希望的在等她的迅哥爱上她,做他的妻。岁月在生命的风里飞扬,这一等,哗的一声,这一生,就淌光了。她将生命里的过程全部裁剪,事外人,无论是欢喜还是悲伤,都与我无关,与我无关的我不要。我做了一只负了重的蜗牛,慢慢爬赴在通往我的春天的路上。只到讯哥有了孩子,一声脆响,世事寸断。她失望的跌扑碎了的梦园上,无言无语。

守情不是古时女子独有,现代女子也不少。她们也许不会望断江楼,可是独守、等候却多在。,相思是一样的刻骨。

这是一段荒寒婚姻,没有故事孤独早已成了习惯,在长长怅怅的等待路上,她怎么又去斤斤计较虚度的时光,又怎么计较得与失,对她来说得到与失去都已经并不重要,只要我还在,就不负我心。只是夜色沉睡,夜深长。鲁迅每次买回点心来,总是先送到母亲那里,请她老人家挑选,次即送朱安,由她挑选,然后拿回自己吃用。这不是爱,她还是欢喜的。朱安连嫉妒的份儿都没有。虽然她的内心十分痛苦,但她对鲁迅,对许广平毫无怨恨之意,她对别人提起大先生,总是反复说,大先生对她不错。她曾泪流满面地说,希望死后葬在大先生之旁。

一个人走着,走着,忽然就想明白也知道了,朱安为什么不离开周家的原因,着实让人失落了许久:不离周家,什么时候我都是一个北大教授的太太,迅哥的妻子。可以优雅的活着,衣食不愁。如果出了周家,我又往哪儿去?娘家固然是不能久待之地,嫁人,未必能嫁一个爱我,让我欣赏的男子。与其这样,就守住已经得到的这个男人,也是好的。毕竟我能见到他的,除过他不愿和我生小孩外,他还是和我讲话的。卑微的爱情,低到尘埃里。似乎爱情也带着尘俗的粒子,其实再纯净的爱情也离不开生活的内容。诗书爱情到最后也会被世俗。爱一个人是一个人的事,活也是一个人的事。关于爱情是什么,我爱,请不要问我。你未来之前我不曾懂得,你来之后,我已不是我。暗恋的滋味,被爱的人不懂这种感觉,不懂那些憔悴,那种伤心永远,静静关上门来默数我的泪,爱你的人,独自守着伤悲。

新旧世界不是只过一道坎的事,现在看来,你弃了“旧”人,就意味着离开了“旧世界”,娶了“新”人,就到了“新世界”?事情并不是那样的简单,说到底还是爱与不爱的事。胡适这个新文化的旗手,他的婚姻同样也是两家老太太所定,典型的旧式婚姻,胡适之就悦纳了一个目不识丁小脚村姑江秀,并一起生育了三个孩子,尽管胡先生也有自由恋爱,但一把菜刀,将丈夫旁逸斜出的红杏活活扼杀。不般配的爱情,往往有别人看不懂的深情,他们在世间相伴终生。讯哥要的是从唐诗宋词里走出来的举案齐眉,心有灵犀,而胡先生要的是现世安稳。

其实朱安也在追求,用另一种方式韧性的追求一种中国式的爱情。朱安争天命,可天命背悖了她。迅哥争人命,人命随了愿。江山笑,烟遥,纷纷世上潮。红尘笑,谁负谁胜,天知晓 。红尘笑,沧浪了。清风笑 ,竟惹寂寥。请允我以沉默相许。

回望朱安的一生,长满绿苔的岁月,覆盖了简单的一生。春去了还会再来,可人已在天涯

2018年2月3日闲书于书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2008/

痴情绝对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