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拂堤垂柳半青黄,纸鸢浮云争碧空

2018-03-06 13:13 作者:闺中月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晨,从昨雷乍响的余悸里醒来,盯着窗前一溜湿漉漉的黑瓦当发呆,仍在檐下议论纷纷。从小就怕打雷的我,都怕了几十年了,仍旧怕,每每鸣声刚炸,就着急拔掉网线和所有电源插头,头蒙在被子里蒙得晕乎乎的,以前户主老笑我:“干过亏心事的人,才怕打雷呢!”我午夜常扪心自问,私以为对得起天地良心。怕打雷也许是一个人的宿命,以前评书里说李元霸力大无比,手举一对八百斤的大铁锤所向披靡,可他也有阿喀琉斯之踵,从小就怕打雷。

春雷过,风柔日薄,坡上的花儿草儿在温暖湿润的泥土上愈加绽放出一片花香江南,林梢上的心情好,一会儿对天鸣啭一会儿看花上蝶舞,真该用这句诗来应景:内人已唱春莺啭,花下傞傞软舞来。这个时候,没有一友,也无陌客,我独自看山看树看鸟看花看草,我不再是那个新年伊始就开始披星戴月旋转于工作与家事里的“社会人”,而是像个鸿蒙初开时的“自然人”,一切都是简单的,素朴的,而又有蓬勃生命的,我不让脑子里有一芽思想,只想让这四周的自然风物填满它,似乎这样才会踢开赖在个体里的麻木,蕴育几许灵性来。

繁琐时,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耽于文青式的殷红窦绿,但并没有让我遗忘它,会趁忙碌的罅虚间冒上一星半点的酸句,或晒上一幅半镜的图片,聊以宽慰可怜的精神上的饥渴症。

可有时也会遭亲人曲解的,话说元旦那几天,姐从上海回来了,让我向领导请假几天,陪她到曾经熟悉的地方走走逛逛,可那个时期的我,正当忙得失火一般,我们单位的工人不多,都是一群60后70后,那些时常喝着可乐吃着麦当劳长大的80后90后才不肯来此吃苦呢,也只有我们这帮饱经沧桑的老家伙才舍得吃苦耐劳,真正的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呀,本来人就少,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我若出去游山玩水了,又由哪个萝卜分得开身来填坑呢?姐不开心了,说我死要钱不要姐,我只得怯怯地与她解释一番,然后那几天乘寒风夜黑去大哥家与他们叙叙过往聊聊现在,姐心疼我的起早贪黑了,让我有空早点休息,不要再来回赶,她自己也早早回到上海。年初四,正当我在机器的嘈嘈切切里团团转,我家二嫂打来电话,刚接通,二嫂就在话筒的那头冒出一句酸不溜秋的话语:“你忙哦,二嫂先来给你拜个年吧!明晚有空来我家吃饭.....”一句话噎得我上气不接下气,本来近期二嫂的身体欠佳,我理当该去拜拜年嘘嘘暖的,可总共三天的闲暇新年,我真不知如何才能掰得再细点,屋漏偏逢连夜雨,厂部通知第二天晚上必须加班,且一直连加到初十的夜晚,又去不成了,不负如来就只好负卿了,事隔多日之后,我一脸愧疚、难过和惶惶地面对二嫂,找不到一句妥帖的话语来安慰她解释我。还有一件难过的事也萦萦于怀,年前没有寻到一次机会去探望一双期盼的眼睛,也没有续写一封刘巧珍式的生活流水篇交于时空,生活中类似此种事件的还有好多,不经意里我好像已把自己弄成一个如此冷漠绝情的女子了。

惊蛰已到, 江南春犹早,看那:拂堤垂柳半青黄,纸鸢浮云争碧空。我的生活节奏也由快音符渐渐转入慢四拍,我将在慢四拍里弥补之前落下的课程,抛掉快音符里野话喷喷又凶巴巴的德性,争取做一个温婉如从前的女子吧。

原创——闺中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972/

拂堤垂柳半青黄,纸鸢浮云争碧空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