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烟月焉知人事改

2018-03-05 10:11 作者:月星沙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致同窗的你

孩提时代,向来只喜欢热闹罢。每逢佳节便会期待着家人们的如期而至。我们90那个年代,一个人惯了,便也害怕孤独,甚至每当看见周围朋友亲戚家里有亲姊妹的便会心生眼羡之意,以至于有时还会默默垂泪,生怕未来独剩我一人。

渐渐发现,从身边擦肩的人无数,他们匆匆而至,却也不知情归何处,岂非是人事太过于淡漠,于我们太过于无情。孤独的只剩下与自己的内心相伴,焉知身旁之人何苦来哉?我不懂他们,或许他们也不会懂我,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日子方才和谐,滚滚红尘,除了父母亲人又有几人能察觉出我的悲伤与无奈?这世间知心之人寥寥,终归一别,而我是否于未来葬于那青埂之下,独留孤坟向黄昏了吧。但我并不后悔于人世,只因这世间,我并非为了那些不懂的人而活,而是生来而为恨我的,我的,陪伴我的那些知道我存在的人而活着。只因你在他们的眼里还有意义二字,并非常挂于高台,久久不落凡尘。

还好,我庆幸着,遇见并非数年。芳华年代得遇他们,尽管时光已逝,亦活在我的心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寥寥数语便为青的赞歌,是否依稀记得曾今许下的诺言,“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很多事我们并不曾忘却,只不过平行时光中,错过了却已无数。就像18岁的我永远也记不起与她相遇的那个12岁的我是什么样的。

只依稀记得那时的我很腼腆,很自傲,很少与他人对话。有一次班主任自行组织了一次地理考试,(因为我们班的地理一直不好,班主任为了鞭策我们,便已请家长为名,进行了一次测验,要求本班同学互换试卷,自行批改。)我刚好拿到了她的卷子,当时我的红笔不翼而飞,焦头烂额的我如无头苍蝇一般的举足无措。答案已对过去了一半,我只能凭着残存的记忆拿着同桌中途递过来的红笔潦草的批着,要收卷了我很着急,也没管分合的是否对,便一咕噜交上去了,谁知风波未平,没有及格的同学便遭了殃,她拿着卷子来质问我,我只好帮她改回应有的成绩,自此,我们再没有联系过。

初三,中考体育临近了,我这个800一直不能跑到3分40的人被班主任连同一堆体育成绩不合格的人发配到了操场,其中也有她,我们俩说来也好笑,她的跳绳一直跳不到170个,有一次她急哭了,我只是顺势拥抱了她,借给了她跳绳。从此之后,跑道上同行的便一直是她。从前,她在我的眼里一直是月亮般存在的人,我只能仰望她,第一次和月亮走的这么近,我便多了几分欣欣然。由于我们班的才子才女众多,我一直压底,便有些小自卑。从未妄想过什么,直到恩师告诉我要和语文课代表走近一些,她说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我当时只是笑了笑,不以为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谁知高中我便和她分到了一个班,那时只想着要改变,希望不要遇到任何一个熟悉认识的人,结果,是她。不知为何我们便成了同桌,一坐就是三年。点点滴滴,她开始发现了我写的东西开始陪我一同设计剧情,陪我做着我的导演,我们高一那时,每天她陪着我排练舞蹈,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她从未放开过手,她一直相信我,陪着我 。任狂风大,从未离弃。那时幸亏有了她。是她帮我找到了我想要的那个自己。我们开始谈论书籍,一大半时间都用来看闲书,丛书讲到哲学,从哲学讲到未来,那时的我从未想过竟会有如此合拍之人。三年里,我们争论过,但从未放手,或许要他是个男孩子我真的可能非卿不嫁了。我害怕分别,高考以后,我知道我们要离开彼此了,等她提交志愿后,便追随着她一同到了广州。

大学,本以为会遇到和她一样的知己,可是路远了,唯剩下孤独相伴。我开始暗自消沉,那段日子里,她每与我彻夜长谈,消除了我的孤寂,使我独自开始面对孤独,渐渐的,因为她,孤独变成了一种享受,我开始继续前时的路在书籍中找寻真实,并未放弃。

还好,在那个旧时光里,有你常在,陪我度过的岁月与春秋,让我重新爱上了这人事,找到了我喜欢的,我想做的,甚至因为你,我的回忆是那么冗长与美丽。春常在,我想我的庭院里早已深深扎根了一棵常青树,由我们的地方,或许,那里就叫做桃花源。深情的表白,赠与漂泊的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815/

烟月焉知人事改的评论 (共 9 条)

  • 听雨轩儿
  • 老党
  • 然后呢
  • 春暖花开
  • 淡了红颜
  • 大三毕业
  • 浪子狐
  • 江南风
  • 秋实黾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