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马青州古城街

2018-03-01 21:02 作者:赵自鹏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对于古城的印象,以前只是在电视上或是朋友圈里见到过,但因自己都未曾亲临其境,心底只有赞叹羡慕的情份了。

如今,借着节期间尚未散去的喜庆气氛,我只身骑行几十公里来青州古城,就是想亲眼目睹一下古城的真面容,圆自己多年以来的夙愿罢了。

由于路途的不熟悉 ,当我到达古城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好在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依然倾泻着包容万物的光辉,整个古城依然沉浸在一片祥和而热闹的节日氛围之中。

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座高约十数米的雄伟城门楼。城门楼共三层,外墙采用灰色的仿古砖堆砌而成,墙的顶部和长城有点相似,设有很多瞭望孔 ,上边是两层檐角外挑的楼阁,最下面则是供人进出的拱形大门,将城里风景尽锁其中。门楼上方写有“阜财”二字,大抵是招聚财富之意,城门便因此命名为阜财门。古城迎春过大年的横竖条幅仍然醒目,廊檐间火红色的灯笼,大门两边两条金色的巨龙还是招惹着许多游客停下脚步,细细品赏一番对联内容,一家人在宏伟的城门楼前照个全家福,都不枉远远跑上一趟儿。

随着拥挤的人群鱼贯入城。大街两侧是密密麻麻的青砖灰瓦的仿古商铺,木板门,竖棂方格窗,廊下铁红色的圆柱,房檐下红灯笼高挂,街边不但有古代匠人们辛勤劳作的雕像,也有现代人穿着清末服装抬轿子的,轮着木槌敲打糕点的,手扶一种木质的独轮小栱车说数来包的,有坐在木登上摇车纺线的,还有搅着糖稀吹糖人卖糖葫芦的。人群中偶尔挤进来几辆驮着货物的电动车,加之身着五颜六色服装且打扮时髦的游客们又如过河之鲫一般从这家店铺奔向另一个店铺,从这处景点又拥挤进另一处景点,都时不时令人产生出一种穿越的感觉。

脚下是长条形青石板铺就的石板路。虽然行走起来没有柏油路舒服得多,但时间久了,人走得多了,曾经粗糙的青石板已经磨出了光亮。这青石板的光亮里既有王公贵族的马车踏出的印痕,也有来往着的路人留下的足印。我用坚硬的鞋跟扣问每一块青石板,它们能否告诉我曾经的历史风云?石板虽然不语,但我知道它才是古城几千年历史的见证者,见证了亘古王朝兴衰,见证了一代代王侯将相的灰飞烟灭,更是见证了新时代人民当家做主,建设着的和谐幸福的新家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继续前行, 便可目睹一个大石牌坊赫然伫立在面前,这是距离阜财门最近的一个石牌坊。牌坊上书“海岱都会”四个石刻大字,结构为四柱三门式,中间宽阔的大门可容面包车通过,两边小门游人也可并肩而过。但据史料记载,中间阔绰之门是专供达官贵人或是马车通过的,而平民老百姓只能从两边的小门通过,可见封建王朝里任何仪式或是事物的存在,都永远有着高低贵贱烙印的。但不管如何,这海岱都会坊是当时政治、文化、商贸繁荣的象征,是古青州府北衔浩瀚渤海,南控沂蒙;东扼半岛之险,西仰五岳之首的天然优越的地理位置、军事要冲使然,彰显了青州自古以来的历史地位。

不得不说,贯通南北的这一座座的牌坊也是古街的一道风景。在诸多的牌坊里,海岱都会坊是彰显其历史地位的,北门里牌坊是标注古街北门楼的,其余大部分是旌表历代名人的。比如尚书里坊是旌表明嘉靖年间时任兵部尚书青州人石茂华晚年仍督抚救灾功绩的;一门科第坊是旌褒明万历年间青州冯裕家族,书香传承,科第连绵,人才辈出事迹的;大学士坊是为旌表明弘治青州府诸城县翟銮的;柱国坊是旌表明弘治年间堪称“三朝元老”的青州府寿光人刘珝的;大宗伯坊是旌表明嘉靖年间户部尚书益都人陈经的;太保坊是明万历年间旌表太子太保青州人邢玠而立,这些人无论在文攻武略方面还是匡扶社稷救灾救难面前,都是做出卓越功勋应该被后人铭记敬仰的。

因为是青州古城过大年活动期间,游人们你拥着我,我挨着你,就像一罐罐盛满沙丁鱼的鱼罐头,我被一起裹挟着,一会儿从这边滚到那边,一会儿又从那边滚回这边,一刻都停息不下。这不我刚抬脚想进偶园去走上一遭儿,门口便蜂拥出一大群游人,我不得不闪避着退了回来;又想着天主教堂会安静的,等我急急趋步门前,仍然是黑压压的人群,所有的景点都是人满为患,终是不能静静地体味一下这座千年古城悠久的文化底蕴给予我的精神享受,作罢,只有作罢了吧。

本想着来古城是为赴一场心灵之约,没成想如此南北一遭儿走下来倒空费了很多时间,心里顿觉遗憾起来。此时天空正不断暗淡下来,而我又要踏上回家的路了。我回望着正在远去的古城街,我仿佛听到了时急时缓的脚步声,船桨拍打春水的声音,还有由远而近的阵阵马蹄声,那是范公亭里的脚步声,那是易安居士晚归泛舟的摇橹声,那是骑白马的曹植在和我道别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324/

走马青州古城街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