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季节之惑

2018-03-01 14:16 作者:芙蓉山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季节之惑

文/芙蓉山人

2月4日,立立春的意思,就是从此刻开始进入春季,但是,翻着桌上的台历,我的思维和对于季节的认知还完全停留在季。对于季节,我一直有很多迷惑,或者说自我困局。

生长在湘西传统和封闭的农村,对于历法一直都是农历(或说阴历),对于阳历的认知与使用完全是长大后进入城市的缘故。至于农历,对于当时生活在山村的小小的思维简单的我而言,也不求甚解,对于季节的划分,自小就有自己的简单的逻辑,认为一年四季,以农历的十二个月份简单平均到四季,因此,春季就应该是正月、二月、三月,季就应该是四月、五月、六月,秋季就应该是七月、八月、九月,冬季就应该是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不去管什么天文地理,不去管什么历法算数,只是关心简单的花开花落、春种秋收,认为四季就应该是简单明了、界限清楚的。

而在我儿时山村的记忆里,季节仿佛就是按照我的划分在更替运行的。过年之前冬,很寒冷,那是冬天;过年之后,大地回暖,万木吐绿,百花盛开,这是春天光临;农历三月结束后,清明一过,气温骤升,农耕繁忙,万物繁盛,这是夏天来到;农历七月瓜果飘香,开始享受收成,这是秋天的标志;农历十月天气急凉,冬天敲门了。这些季节的分界在我的儿时记忆里好像就是这么清晰,那时没什么暖冬,没什么厄尔尼诺现象,即使过年期间有邵东人用拜年的方式送来历书,我们也难得去看看真正的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到底是跨不跨年或者与我们自己头脑里设定的简单的历法逻辑有多少出入,所以,这样的关于季节的简单认知就慢慢生长在了脑海里。

现在,还是常年生活在北纬25~30度之间,但是,冬天已经很难见雪,热的时候像夏日,冷的时候像北极;秋天已经很少阴雨连绵,高温干旱变成常态;一年中仿佛三个季节都在酷热的夏天里,季节没有界限,季节也找不到门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之前,判断季节的来临可以有很多方式:气温的变化;应时的作物;花开的时序;农耕的活动等等。不同的季节穿衣打扮有明显的季节特色。不同的季节种植不同的作物,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瓜果。每一种花都遵守季节的约定有序绽放,梯次增彩。一年中农耕活动严格遵循天道历法作业,井然有序。所以,季节的判断非常自然。

如今呢?气温虽说还有寒暑,但是常年高温,界限不明朗,尤其无法从穿着打扮明显区分,现在冬天里穿超短裙已经是司空见惯。作物、瓜果,只要想吃,四时都有,南来北往的运输、大棚种植、技术改良等等,已经乱了时序。百花就更不按照时序开放了,暖冬是一个因素,花卉技术的革新更是让花朵可以随时开放。一年一季稻或者两季稻的界限分明的农耕活动,已经发展到立体农业、混合农业、机械化作业的四季耕作模式。因此,原先可以用来明显判定季节界限的标准已经失去参照,季节仿佛就剩下模糊的两季——夏季和冬季。

在这样模糊的季节里,我对季节的思想体系、生活习惯的延续、文化传统的认知都发生了错乱。常常翻着桌上的日历,陷于迷惑中:怎么立春了?怎么立冬了?清明怎么这么酷热?扁豆怎么深冬放在繁盛生长?春困秋乏好像早已过时,累到四季乏力分不清冬夏啊!怎么写春花?怎么写夏雨?怎么写秋恨?怎么写冬雪?没法应时应景,常常只是在记忆里吟诗作画了,感慨只剩下白天和黑、难分春秋冬夏。自然时序仿佛已经从我的生活和身体里抽离,失去了季节的精髓,灵魂变得飘荡起来。

因此,我常常陷于季节的困惑中。对于乡愁,对于传统,对于时序,对于天道人伦,对于自然道法,对于身体机能,都因季节的界限陷于困惑中,有事甚至不能自拔。

常常置身卖场,看着琳琅满目的分不了季节的商品,感叹物质的丰富和生活的便利。常常游历南北,分不清南树北花,感叹南北不分的繁华和大地丰饶的奇观。常常站在这样的岁月旅程中,分不清时光的站点,找不到时序的界限。

这是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和世界,一切都在重构,就连时序和季节,就连我的困惑。我该如何面对?我不能改变世界,也不能改变天气,更不能改变这样逐渐模糊的季节时序。但我可以改变我自己,去适应与重构,实际不管我愿不愿意改变,都被这种季节的困惑裹挟着向前、裹挟着适应、裹挟着被动改变。

生命,就是如此!在变化中被裹挟,在困惑中被裹挟,在裹挟中适应和变化,在适应和变化中继续困惑!不抱怨,继续前行,可以再继续困惑,但是必须适应和改变,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2018.2.28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290/

季节之惑的评论 (共 9 条)

  • 鲁振中
  • 襄阳游子
  • 倾晨恋雪
  • 听雨轩儿
  • 清荷
  • 草木白雪
  • 淡了红颜
  • 绝响 推荐阅读 并说 推读!
  • 浪子狐 推荐阅读 并说 欣赏,问好文友,遥祝新春愉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