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年的冰雪往事

2018-03-01 12:53 作者:孤舟簔立翁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四年一次的奥运盛会,近日在韩国平昌落下了帷幕。从高山滑雪的激情跳跃,到冰上芭蕾的优美舞姿,运动健儿们的精彩表演,折服了亿万观众。我喜欢冰雪运动,这与生活的环境有关,在北方,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与冰雪相伴,想不喜欢它都不行,从儿时的雪地爬犁到现在的雪地轮胎,至今还在与它亲密相伴。每当看到冰雪赛事,就常常会想起我童年的一件件冰雪往事。

爬犁。我的第一个小爬犁是由父亲做的,那是在上学之前。看到别的孩子在雪地里玩爬犁,央求父亲也给我做一个。父亲很爽快的答应了,用两根小木方、两根粗铁丝,再加上几块木板,没用半天的时间就做完了。拿着自己的小爬犁,高兴地和小伙伴在雪地里玩耍,坐着小爬犁从山坡上滑下,然后再跑上山坡,来来回回,乐此不彼,不到累到实在爬不上山坡,绝不罢休。到了家里,鞋子里是湿的,手套是湿的,就连内衣都是湿的。好在家里的火炕是热的,脱光衣服钻进被窝,剩下的事情就有母亲来办了。如果说,洗衣服烤鞋垫母亲尚能忍受,把衣服刮坏了、鞋子弄破了,就免不了挨上一顿揍。尽管如此,还是痴心不改。一个天下来,从衣服到鞋子,几乎是伤痕累累。母亲经常叹息,要是生个女儿该多好啊,就用不着这么操心了费力了。

冰鞋。上学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玩的东西也在升级,尽管玩的爬犁不知升级了多少回,但终究逃脱不了被淘汰的命运,冰鞋成了一段时间的新宠。冰鞋是由自己做的,选与鞋尺寸相当的两块木板,在木板上安上两条粗铁线,木板两侧安上系带的铁环,木板的前端做成斜角,斜角上要钉上钢钉,以备起跑、刹车之用。对于男孩来说,做好一双冰鞋并不难,难的是你得玩好,而且得玩出花样,那才叫厉害。好在哪个年代的孩子皮实,不怕磕碰,凡是玩过冰鞋的孩子,都是在摔打中学会的。在我的记忆中,与我们一起玩的一个小伙伴,他玩的特别好,冰上急停、转弯、单腿立,每一个花样都是由他先做示范,我们跟着学,他简直就成了我们心中的冰雪王子。或许是玩的太好了,有一次他竟敢带着冰鞋去上学,要在离校不远的一个陡坡上,去显示他的厉害。不知是谁给老师提前打了小报告,还未等表演,冰鞋就被老师没收了,扔下一句话,让家长来取。谁都知道,傻子才会为这事找家长,那明摆着是找一顿胖揍。为此,他郁闷了好几天,一个孩子想当冰雪王子的想,也就随之湮灭了。

单腿冰刀。我们给了它一个俗称叫单腿驴,玩单腿冰刀时已经小学毕业了。单腿冰刀的制作比较简单,在一块可以容纳两只脚的木板下方,安装上一个旧冰刀片,再配上一对支撑杆,就大功告成了。制作它比做冰鞋还简单,难的是四处求人要旧冰刀,实在找不到就要用扁钢代替。看似简单的单腿冰刀,想要玩好它并不容易。速度与平衡至关重要,速度太慢滑不起来,速度太快掌控不了,玩的好坏全凭自己理解。刚开始蹲在上面慢慢滑行,掌握好平衡之后,就可站起来快速滑行了。玩的好的人,可以转弯超人,做出各种花样动作,有点像今天的花样滑冰。不管你玩的多么好,也经常有演砸的时候。瞬间滑到,最好的结果是自己躺在冰上滑行十几米,最坏的结果是一串人和你一起倒下。磕得鼻青脸肿,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了。玩这种运动的都是大孩子,在玩之前要先清一下场,把那些玩爬犁的小孩撵到一个角落,一是嫌他们碍事,二是怕伤了他们。好在那个年代,孩子们玩耍时没有大人陪伴,大者为王,小孩子们也不敢吱声。要是放到今天,清场的恐怕不是这些孩子王,而是那些贴身护卫,陪伴左右的家长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这是上个世纪的老故事了,尽管岁月的尘埃湮没了许多经年往事,但是它却在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把它遗忘。每当看到冰雪节目时,常常会想起我的童年,我的爬犁,我的冰鞋,它们就像一幅幅黑白相片,一幕幕在眼前闪过,记忆中的画面,还是那样的清晰、还是那样的灵动。尽管那个年代生活清贫,但是它却给了一代人一个快乐的童年。

2018年2月28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286/

童年的冰雪往事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