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这一年的杜鹃花,开得格外鲜艳

2018-02-21 13:24 作者:觉小墨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当她垂垂老矣,风烛残年时,却愈发显得神秘了,任谁也不敢打听,亦不愿了解,她那谜一样的身世。

1942年,张黎与父亲逃难到的那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沐风湾。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她的父亲就因病去世,那一年,张黎17岁,也正是这一年,她心的人,那个叫林贝来的男孩,也要背井离乡,开拔前线。林贝来出发的前,张黎偷偷跑去了10里外的浮光寺里面去祈福,法师的一番话,让她又喜又悲。

法师拿着签,双眉微蹙:“世人只道求前途,知命运,一切都明了了,又有何用,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张黎泪目闪烁,她期待,却又害怕法师说出结果。

“你确定想要知道吗?”

张黎认真地点点头,法师默默放下签,平静地说:“你心爱的人,他会平安回到你的身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张黎还来不及高兴,法师说了下一句话:“不过,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不会超过20年。”

这句话像是为两个人的未来提前敲响了丧钟,以后的每一天里,似乎都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张黎:时间越来越近了。

她一刻也不耽误,连夜跑回了沐风湾。

月光皎洁,水面上微微的波光像是一个少女迷人的裙摆,令人浮想联翩,水边大片大片的杜鹃树仿佛受到了这“裙摆”的撩拨,也开始不自觉地摇摆起来。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穿行其间,张黎在路上疯狂地奔跑着,像是一个快要迟到的观众,她跑得满头大汗,跑进杜鹃林,忽见岸边伫立着一个熟悉的背影,有些佝偻,拄着一根用木棍做成的拐杖。

张黎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个背影越来越清晰了,就是她的父亲。

。”她轻轻喊了一声。

那个背影缓缓转身了,但还没来得及看见脸,整个影子就消失在了空气中。张黎艰难地走到岸边,跪在地上痛哭起来。不多时,有个人从背后拍了下她的肩膀,她转过脸,一下子扑倒在那个男孩的怀里。

“嘘,听见了么?这是的声音。”林贝来轻轻耳语:“等着吧,明天,这里的花骨朵,都会盛开成一朵朵鲜艳的花。”

“你一定是骗我,哪里有那么神奇?”张黎轻声埋怨。

“我没有骗你,难道你没听过‘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么?”

张黎微微点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收到来信说,作战部队会从这边的小路经过,他们不愿意惊动这里的百姓,所以我提前到这里来等了,等他们来了,我就跟他们走!”林贝来望着远方,目光坚定。

张黎看着林贝来一脸青涩又十分坚定的样子,突然觉得他长大了,仿佛这七里杜鹃树似的,将要在一夜之间,绽放出不一样的人生

泠泠的水声在张黎的耳际不断地响着,张黎缓缓睁开眼,忽然天光有些刺眼。身边的林贝来已经不见,而自己的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果如他说的那样,杜鹃花都盛开了。张黎爬上了高高的水坝,极目望去,奔赴前线的队伍已经不见了踪影。

两天后,张黎的父亲病逝了。不到半月,战火也烧到了沐风湾。村子里的人被打散了,张黎不得不跟着村民们四处奔逃。不久,终于战火停息,张黎跟着村里的人回到沐风湾,路上再看浮光寺,已是一片废墟。

张黎守在沐风湾,一直心心念念地等待着她的心上人。村里的长辈开始惦记起她的婚事了,请来媒婆给她相亲,结局不出意外,全都无功而返。

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鹃谢尽,秋来临,外界不断传着哪些人战死了,哪些人成了汉奸,而她的贝来,却毫无消息……张黎就这样等了三年。

1945年9月,一支作战部队经过沐风湾,其中就有林贝来。他长高了,也瘦了许多。

那段时间是张黎最开心的时光,她恨不得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青春全部交付给他。张黎和林贝来如愿以偿地结婚了,那段时间,张黎的内心被喜悦占据着,但那一丝顾虑却始终没有消除。这些年她也怀疑过,法师说的话未必是真的,她也明白自己不该相信这些,但命运总是爱开玩笑,谁知道哪个玩笑会成真的呢?

过了3个月,张黎的身体开始感觉不适。难道是自己?张黎开始怀疑起来,想到这,她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对两个相爱的人来说,死若为解脱,活就是折磨。张黎没有告诉丈夫,自己偷偷去看了医生,医生面露喜色:“恭喜啊,你这是有喜了!”

张黎松了的那一口气忽的又收了回来,好在喜大于忧。张黎迫不及待地回到家,跟丈夫分享了这件喜事,林贝来把她抱在怀里,喜极而泣。

两天后,外面来了两位解放军,张黎知道,怕是又要打仗了。果不出所料,丈夫又要抛弃家庭,奔赴前线了。这一去,就是4年。

林贝来拒绝了领导安排的高官厚禄,回到故乡,与家人团圆。再见家人时,竟是相顾无言。篱笆小院里种了一些蔬菜瓜果,一个3岁大的小男孩正蹲在地上玩蚯蚓。见到丈夫那一刻,张黎忽然觉得自己的苦日子是熬到头了!然而多年前的预言又开始在她的脑海中作祟,也许法师讲得对,如果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年的担忧了。

岁月匆匆催催,没有给任何人留下喘息之机。张黎似乎老得更快,明明才36岁,却已白发参半。再有一年,就是法师说的20年了,张黎越来越害怕了。

1962年3月,文物局开始对浮光寺进行修整,来主持修整的还有一位得道高僧,张黎怎么也没想到,这位高僧就是20年前的那位法师,再见面时,他已老态龙钟。

回首往事,法师依旧是那副闲云凊鹤的样子。

“如果时光倒流,你还会如是选择吗?”

“会。”张黎回答得毫不迟疑。

“那20年的时间,你准备好了么?”

这句话,张黎不知该如何回答。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明明知道悲剧即将发生,自己却无能回力。回到家后,张黎见丈夫正紧张地收拾行装,问怎么回事?丈夫说上面有紧急任务,需要马上到任。不多时,一辆军车疾驰而来,停在了院子外面,从车上下来两位40岁左右的军官。张黎望向外面,林贝来立马紧张地大声说道:“哦,那两位是来接我去执行任务的!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两位军官面面相觑,也都相继点了头。那一刻,张黎的眼睛湿润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伤心,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丈夫坐上车,去了一个可能自己穷极一生都不会找到的地方,那一刻,她深刻地明白,法师的话应验了。再后来,张黎也消失了。

15年后的某天,一个神神叨叨的疯婆子来到了沐风湾,她能掐诀念咒,叫魂驱鬼……因此很快被当地人像神一样地供奉起来,也像鬼一样地被躲着。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是后来不知谁喊了一声“六婆”,这个符号就此传开。

有人传六婆就是当年消失的张黎,说张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林贝来生死未卜,所以她既要在阳间苦苦找寻,也要在阴间打听消息,也就弄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至于林贝来,传言亦是很传奇,有人说他是国民党特务,被秘密处决了,也有人说他是在战斗中牺牲了,还有极少数的人说他是秘密地潜伏到了敌人内部,才会跟家人断了联系。

直到2015年,六婆带着她的秘密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埋在了七里杜鹃之外的一处高地。几乎与此同时,林贝来被授予烈士称号,骨灰被埋在了沐风湾烈士陵园。

这一年的杜鹃花,开得格外鲜艳。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0431/

这一年的杜鹃花,开得格外鲜艳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