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忘的青葱岁月(十八)

2018-02-17 16:12 作者:丹水情韵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高中念书阶段的那个时期,整个社会上的人,都非常的崇拜军绿色的服饰。人们买服装、棉布和日用纺织品都要凭布票,为了尽可能地节约,购买服装的标准是耐磨和耐赃,灰、黑、蓝色成为街头流行色,千篇一样、季节不分、男女不分的服装样式也更通行了。

人们唯独喜欢部队军人穿得军绿色的服装,能缝制一套军绿色的服装,那都是一种奢望。因为军装是最时髦、最体现革命化的服装,尤其在青年学生中盛行。谁都想搞到一套,没有全套,半身也行;没有新的,旧的也不错。男生穿,女学生们也把长辫子剪成短发,梳成两个“小刷子”,戴上军帽,穿上军装,腰扎皮带,足蹬解放鞋,浑身散发着“革命”气质,代表着当时服装美的时尚。就是在那个年代,结婚礼服都是绿军装,可见当时的痴迷程度。

草绿色军服军帽、宽皮带、毛泽东像章、红色语录本、草绿色帆布挎包。所谓的“不红装爱武装”。能拥有一套军装是那个年代无数年轻人的理想。青少年喜欢穿一身草绿色的军装,头戴草绿色军帽,当然,艰苦朴素还是那时最主流的时尚。为了表现自己的艰苦朴素,有人甚至将新买的衣服在水中做旧,或者在并未被损坏的衣服上打上几个补丁。这种今人看来相当可笑的行为,但在文革十年中盛行一时。当时的顺口溜是这样说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还有一首歌,也同样飘荡在我们家乡丹水的大街小巷:勤俭是咱的好传统呀,社会主义建设离不了,离不了……

为了继续保持和发扬优良的传统和作风,我们到离家五十多里路学校,从来就舍不得八、九角钱的车费,一律都是步行到学校,要不然从高家堰集镇到津洋口五中学校沿途哪里有弯道,哪里有陡坡,哪里有桩号,哪里可以抄近路,我们都了如指掌,“哑巴吃汤圆——心中有数”。

在步行到津洋口五中学校的记忆中,有一件事至今还深深地藏在我的脑海之中,每每想起来我都会忍俊不住笑个一时半会儿,笑过之余,又有一种难于言表感情总是挥之不去。

那是季学期的一天,我特意的穿上自己用砍荆条、扎竹扫帚挣来的钱,到供销社用布票扯回的草绿色棉布,请家住附近缝纫店师傅,缝制的一身绿军装制服。(由于在前几个星期,带到学校的红薯、包谷面还剩余比较多)轻装上路。等我从家里出发,来到州府口三岔路,正好遇上了也是到津洋口五中学校去上学的戚从彪。巧的是戚从彪今天的整个装束,穿着草绿色军服,戴着草绿色的军帽、腰扎武装宽皮带、胸前还别着一个毛泽东像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虽说比我大一岁,经常是一张娃娃脸,无论何时何地看到他的总是面带微笑,再加上他生就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说话就像打机关枪的,语速很快,你如果在他说话之间,想插进去,那你想就甭想,那真叫“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我们结伴而行,顺着不是很宽的土公路,一直向东而去。由于不需要赶时间,我们一路走走停停,要是看到了一些好的精致,我们便要停下脚步驻足欣赏一番。

当我们走到“白果坪”,目之所及,到处都是一片金黄,一朵朵油菜花上,只见蜜蜂辛勤的忙碌着,那里都是金色的人间仙境。

漫无边际的油菜花,黄得让我们睁不开眼睛。其它地方都是以峰为主,而白果坪的山峰仅仅是点缀其间,独特的地貌,形成了独特的景观,让我们身在其中,感叹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们欣赏一番后,不得不继续东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馒头嘴”。“馒头嘴”曾经在抗日战争中的宜昌“石牌保卫战”中起了决定作用,在这块不大的地方,埋葬着数百忠骨。在荆棘丛生的山中有一块“三米高不朽的巍峨烈士丰碑”的纪念碑,上端“碧血”二字依稀,下端“千秋”已经不知去向。

我们就这样,沿着不是很宽敞的土公路,即走即停,又过了“牛风冲”口,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王子石”,折向东南,走了一段,然后抄近路,靠近了黄家坪地界,眼前满眼五彩斑斓的山花:粉红色的野樱桃、红的芍药花、淡黄色的野菊花、紫色的紫云英……野花成丛,黄白纷披,红紫烂漫,宛如锦茵,我们好不兴奋。

过了“黄家坪公路道班”,一个长下坡,就是一大个回头线路,等转过去后,前面在绿竹掩映之下,有几户人家,悬在公路边高坎之上,坎边一条路延伸到了公路边,路边堆着一堆可能是刚铺公路路面没有用完的粗砂石,砂石旁几个小孩子正玩得高兴,只见他们一个个手上、脸上都沾满了泥土粉末。他们也不曾想,来了我们两个不速之客,一时使他们受到了惊吓。

可能是我们都身着绿军装,在他们看来是遇到了解放军或者是公安局人员,我和戚从彪两人相视一笑,从这些小孩子茫然的面部表情中,也猜测到了。

于是,戚从彪走上前对那些小孩子们说:

“你们还在这里玩,快走快走!”

我也接过戚从彪的话,对他们说:

“再不听话,就叫警察来抓你们!”

说时迟,那时快,戚从彪还从衣袋兜里拿出一根系球鞋的鞋带,来吓唬这些孩子们。顿时,这些孩子们被吓得大哭,纷纷四散往自己家里奔跑。

我们见状,一时也不知所措。

“快走啊!快走啊!”我急忙招呼着。

于是,我和戚从彪飞也似的顺着公路弯道奔跑,担心被吓哭孩子们的爸、妈妈们看见我们后,来找我们的麻烦,那就不得了了。

我们如放出的箭一般,直到转过了公路弯道,看不见那几户人家,我俩才放缓了脚步。但是,还时不时回望,生怕孩子们的大人们把我们给追上了。

直到爬上了“盒子拗”,心情才回落到先前一般。路旁那淙淙的流水,沟壑纵横之中,一棵棵发出新叶的树木,在光照下显得翠绿生机勃勃。再配上大地的自然纹理与农耕梯田,有水墨中国画之美!山间村道,蜿蜒向前,转过一座山梁,眼前又是一亮。错落有致的山村,在各色树木的怀抱中,宁静而甜美。微风吹过,听到树叶的轻轻拍打声。吸一口清新略带野味的空气,舒畅之极!路还在继续向前延伸,要把我们引向更美的山间,直到最终回到自己的学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0122/

难忘的青葱岁月(十八)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