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念放下

2018-02-15 23:49 作者:荟琄幽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拈花一笑,问心几佛陀,不知流云匆匆过。

——题记。

依着月光,歌咏讽啸,徘徊起舞。

踏着不紧不慢的步调,微尘扬起,如霜的月华将它们映衬得纤毫毕现。她似乎并没有听到裙裾的抗议,自顾自地折腰、翻袖……昂首于天地之间,莲步羽飞,仿佛都不屑,那些想成为她观众的漫天飞

她一生,似乎只愿为他一人而舞。

未央,莲芰为裳,依然穿上这初见时的幽兰逢香。一袭翠色蝉衣,并未给这日带来丝毫的暖意。乌黑的长发披泻在肩,如幽幽的竹帘,憔悴黯然本浮于面,无心理妆,却在不经意间,轻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这喧嚣匆忙的人世间,她茕茕孑立着,并没有太多的不舍。只是,贪恋流年里的那些锦瑟,原想着注入一阕清词,可又何曾触到光阴的逼仄?

她狂笑着,仗剑而舞,柔婉的莲步已不再温和。抽身,扫腿,信乎又是一个剑花。恍惚间,这柄龙泉似是击中了什么,簌簌而落。劲力如此生猛,却在风中哗哗舞出了一缕暗香。那白茫茫的大地上,安然卧着几瓣红梅,雪落梅蕊,相思作灰。

一坛烈酒,酥了骨,也将心窍迷醉。心中依旧是冷冽冽的,任凭万种愁丝在其间痴缠。

吴刚伐桂,叶落已千年,为谁执念?

姮娥窃丹,蟾宫捣药杵,风不负。

这番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思,惑乱了素心,桎梏了此身,心中放不下的执念,因那割舍不去的缘,修炼,年复一年,却哪怕成鬼成魔也终修不来眷侣神仙。

她沉溺在自己的境界里,直到,耳畔呼呼的风声渐息渐止,待红梅就要再度零落时,又被嚣肆的风与悸动的尘卷起,沉寂在风尘里,高傲若红梅,亦是这般不能自已。

红梅上下翻飞,却挽不回,她心房的破碎。河畔,冰已初融,短小若竹笋般的冰棱,突兀在水面上,一节一节的,仿佛可以刺穿冷郁的苍穹。

溯流而上,追寻里残存的暗香,触不到过往。但听得叮咚的石泉,回首处凝望,陡然见河源。惟见,那曲曲折折的小径,斜眠于林泉。隔岸,遥探,林木深深掩映下的一座禅院。更深人静,禅意绵延,檀香不减。涛涛的林风,有致而不纷乱,抚上心间。

她问佛:“为何每一场欢聚,都是离散的筵席?”天地沉默,山川寂寥

缘来,人世间的离合只是如常,而不是无常。来时如雾,去时如露,一颗执拗的凡心又如何留得住?何必尾生抱柱?何必作茧自缚?不如放下过往繁华与伤痛,一切随缘。

一念及此,她掷开了手中落满雹雪的长剑,转身,离去,步调依旧清婉若莲,只是不再痴怨。

荟琄幽人作

于2017年8月17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0028/

一念放下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