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除夕说过年(杂文)

2018-02-15 20:53 作者:倚石老人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说过年,大家心里都特别兴奋,“老鸦望犁田,小孩望过年”。过年这个节日,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是十分重视的一个节日。“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从古至今,过年不仅仅是“吃”,最重要是“大团圆”。中国各地过年的习俗有区别,形成了五彩缤纷的中国年文化

八十年代之前,我们家乡过年真的热闹非凡。农历到腊月二十,最忙碌的就是准备打“过年粑粑”,粮食充足的农户,要提前预泡一百斤籼米、糯米。每天找几个人帮忙打糍粑,时间长的话,起码要一星期才能打完。没有大米的农户,用少量大米拌上红薯粉、野葛粉,少说几个人也要打两天。

当然,这是以男人们为主,打糍粑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我每年都想逃避。女人负责翻动糍粑,两个男人挥动特制的檀木锤,你一锤,我一锤有节凑地用力打。打得不见整米,再打两遍就可以了。家里的案板、木箱、储粮大柜,提前清洗好,板面上涂上蜡油。等糍粑打好了,装进“粑粑钵”,搬到空屋子,趁热扭成团,包上豆沙、芝麻粉,小孩用“拓子”糍粑按印成型。

喜欢吃热糍粑的人,等打好了,在“糍粑盘”上扭一坨就吃,也可以坐在火边,慢慢地享受。不过,等糍粑冷透了,再用炭火慢慢地烤着吃,味道不一样啊。

女人抽空安排炒“炒米”,就是把事先准备好“阴米,”用油沙在大铁锅里加热,将“阴米”炒发泡。这事虽不是体力活,每家都不少,通常一家一户要“炒”一天,炒米炒完了才开始炒花生、瓜子、玉米。

这些大宗年货都忙完了,就是推(磨)豆腐,用人力推石磨慢慢磨,谁家都要磨一天时间。石磨磨出的豆腐,味道比现代机械磨出的豆腐好吃多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忙完这些,就等吃。年三十,一大早就开始洗腊猪头、猪脚、腊肉,还有鸡鸭其他肉。忙到傍晚,敬了神、祖先,放一挂鞭炮,就慢慢地吃。一家人,坐在大火熊熊的火塘边,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大人细品自己酿造的米酒,小孩用手拿着猪排,挑选喜欢的瘦肉。火锅里烫着自己种的大白菜,盘子里装着油菜蕻,个个吃得肚子胀才放碗。

里,一家人围着暖暖地火塘,“守年成”,大人说,看谁先听到黎明时什么动物叫。打发长长的夜,只能听大人讲故事。山村的夜里,不时会传来鞭炮声,等待交子时,鞭炮声四处响起,一直到天亮。

年初一,很早就吃了饭,小孩到处串门“拜年”,大人就和邻居互动。“初一拜家庭,初二拜丈人”,路上行人都是拜年的。路上不管遇到谁,第一句话都是相互拜年。大人过初五就开始忙农活儿了,不过谁都知道,正月没有过去,年依然是。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过年没有以前那样讲究,找不到以前那样的气氛,也找不到以前那种亲情,过年和平时没有多少区别。

广东人过年,随便吃一点,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吃完坐在电视旁看晚。

广西人过年,也是随便吃一点。不同的是,刚进新房的住户,每年年三十要贴上新对联,一个人回家就可以。

贵州一些地方,腊月二十九就团年了,年三十、新年初一就和平常一样。

云南一些地方,只过新年初一这一天。

我在珠海四年没有回去过,儿时的年,只留在变得模糊的记忆里。

2018年2月15日(除夕)于珠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0020/

除夕说过年(杂文)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