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村宴

2018-02-14 13:17 作者:龙鼎山人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村 宴

郑德忱

中国的宴会,论档次,从国宴到村宴,可谓三六九等;论种类,迎来送往、婚丧嫁娶、寿诞乔迁、满月升学,堪称五花八门;论价格,万元、千元、百元、几十元一桌的都有,因人因事因财力而定,量体裁衣。然而,我觉得酒桌上人情味儿最浓的倒是工本费仅百十元一桌的村宴。

这里说的村宴不是指村支书、村主任招待上级的宴会,而是寻常百姓家办喜事的那种宴会。

办喜事首先要请一个经验丰富的代东。代东者,代替东家掌管一切事物也,此人至关重要。其标准是:第一,能言善辩,八面逢迎,滴水不漏;第二,能总揽全局,精打细算,随机应变;第三,能知人善任,调兵遣将。东家、代东、厨师聚首后,要周密策划,定下桌数和菜谱。原则是:花最少的钱,办最好的席面。

正日头一天就忙活上了。待帮忙的陆续到来后,代东就开始分派活儿了。分派完,买菜买肉的,买烟买酒的,租餐桌餐具的,支篷盘灶的,劈柴挑水的,送喜帖报信的等诸路人马便分头运作起来。中午时分,四散的后生们完成使命又聚拢回来,厨师简单炒上几个菜,切上几盘熟食,帮忙饭便开始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帮忙饭一般不许喝醉,时间也不能长,因为下午还有活儿要干。酒量大的赶紧用海碗灌下一碗两碗大老散,个个脸儿红扑扑的,打着饱嗝儿,喷着酒气,叼着烟卷儿,逗着嫂子小婶儿,拉着大蠢,三五一伙搓麻去了。

过晌儿,本家和街坊邻居的小媳妇们就陆续前来帮忙了。她们系上花围裙,戴上套袖,根据代东的吩咐各司其职:刷碗筷杯盘儿的,摘菜剥葱蒜的,胆儿大的宰鸡剁鹅,胆儿小的打下手摘毛,刀功好的到墩儿上协助厨师切肉切菜。这些年轻女人,屁股后边总是缀着一两条尾巴。嘴里磨叽说,真烦人,跟腚虫,给我滚回去!有的将尾巴打得直哭。东家满肚子不乐意,嘴上却说,别撵了,小孩子能吃多少,没有小孩子不热闹。

年轻媳妇们的到来叫小伙子们的眼睛亮了起来,没事找事地往她们跟前凑。哎,嫂子,你儿子咋长的象我?嫂子反唇相讥:亲哥俩哪儿有不象的?小大伯子也不甘寂寞,对着小婶儿们发贱:改革开放,大伯子上炕,看看小孩儿,跟大哥一样。小婶儿毫不羞怯:再发贱,把你的黄瓜扭下来炒驴三件吃!说着,一瓢凉水泼过去,大伯子成了落汤鸡。

晚餐又叫“落桌”,规模不亚于正日,该请的必须请到。支书、村长、治保、会计、计生主任等当然是首请人员,请这些神仙,主要是为了壮门面。写喜联喜帐的先生是必请的。据说有一家办喜事,“落桌”时忘了请写对联先生,第二天喜车快进村了喜联还没贴上。代东后悔不迭,急得直跺脚,赶忙派人去找写对联先生。先生说,我念书是妈供的,叫毛驴拉磨还得喂点儿草料呢。东家亲自前往,赔礼道歉,才算讨来喜联。如今,把写字先生请到上座也算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在农村的具体体现吧。 傍黑时,远路的亲戚朋友差不多到齐了,本族和近邻的长者也基本就位了,只听代东一声吆喝:开席——!帮忙的便开始放桌子上菜了。端菜的说,这盘子也没洗净啊!洗盘子的说,眼不见为净,装上菜就干净了。小媳妇们领着尾巴,三个两个人就能凑一桌。女人们吃菜专拣炒菜汤菜吃,干炸肉段丸子花生米烧鸡切鹅焖肘子之类赶忙用塑料袋装起来。专门吃蹭饭的傻子乞丐也准时到来,由代东安排在院子的磨盘碾盘上,让他们吃饱喝足。

酒足饭饱后。神仙们抹着油嘴告辞了,代东赶紧给每人塞上一盒大会堂之类送行:领导明儿还来呀!支书说:明儿乡里开会,要注意新事新办哪!

此时,东家挂心的倒不是支书的指示,也不是大伙儿吃好没有,他念念不忘的是为借钱红过脸,为争半垅地抡过锹,为合伙买车又分轱辘散伙的来了没有。若来了,他压在心里的这块石头就算落了地,若是没来,搁在心里总是堵得慌,千叮咛万嘱咐叮嘱代东明天一定把那人请来。

正日十一点四十八分(谐音事事发),喜宴准时开始。陪娘家客的头儿叫娶亲奶奶。先前娶亲奶奶是女性,但姑姑不能去娶亲,俗话说姑不娶姨不送,后来虽被男性代替了,仍称娶亲奶奶。娶亲奶奶要找讲究人、体面人,并具有一定身份,此人多是新郎官的叔叔、舅舅、姑父。娶亲奶奶要有酒量,更要有酒德,既要让新亲满意,又不能把新亲灌醉。娘家客的领队叫送亲奶奶,也由女性演变为男性,身份大致与娶亲奶奶相当。开席之后,娶亲奶奶频频斟酒敬菜:各位新亲,酒薄菜寡,包涵包涵。送亲奶奶回道:本领队实行“三不主义”:一不挑礼、二不喝醉、三不打架,东家尽管放心就是。如果东家招待不周,遇到新亲挑礼,娶亲奶奶便要婉言解释,化干戈为玉帛。上完八道菜,厨师来给娘家客加菜了。加菜又叫“上饯子”,以前生活水平低的时候,往往加盘炒肉。现在生活水平高了,要加浇汁鱼、龙虾、大闸蟹之类。加菜盘上面要放一个用干豆腐刻成的红双喜字。厨师亲自把菜端到娘家客桌上:拙手笨刀,不知各位品尝味道如何?送亲奶奶说:胜过御厨,色鲜味美。随即掏出红包:功高赏薄,略表心意,敬请笑纳。代东接过红包嚷道:噢——新亲赏洋两万(实为二百元)!厨师接过红包,两眼笑成一条线:无功受赏,惭愧惭愧,贵村如有喜事,本厨愿去效劳。送亲奶奶道:定用八抬大轿来抬您!

菜上齐了,代东领新郎新娘拜席来了。新郎斟酒倒挺顺利,只是苦了新娘。那些调皮鬼,把烟卷儿撅在嘴上,新娘连划几根火柴也点不着。更有甚者,非要新娘抽烟来个嘴对嘴不可。

鲇鱼会鲇鱼,虾米找虾米。老头儿会到一块儿,喝酒斯文,抿着酒,唇抽碗边吱吱响,就是不见酒水下。他们先夸新媳妇俊俏,又夸东家办事体面,然后讲国家大事,讲老美轰炸伊拉克,讲城里工人下岗。讲到高兴处:操,城里人一点儿不比咱强,下岗就得去拣破烂儿,蹬三轮。眼里放射着阿Q般的满足。后生们自凑对手坐到葡糖架下,没有小板凳,石头、砖头、劈柴柈子塞到屁股下就成。喝酒的姿势也潇洒,三根手指捏住酒碗,大拇指甲插在酒里:来,感情深,一口扪,不透两碗别吃菜。干完白酒干啤酒,划拳行令,不喝就灌。他们可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他们关心的是摩托车的型号,手机的品牌。有的津津有味地炫耀在桑拿浴里的奇遇:那按摩女郎个个赛仙女,一百块就全方位服务,要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炫耀者口若悬河,绘声绘色。那几位听者,给弄得裤内躁热,五迷三倒。有一位倒是挺清醒:那地方去不得,弄身上啥吃(艾滋)病,连老婆孩儿都遭殃。再说了,叫公安逮着罚个几千的犯不上。

女人桌上的菜下得最快,农村妇女很少下过饭店,很少吃过有滋味儿的菜肴,尽管厨师水平极其一般,但吃进她们嘴里,却是人间美味了。她们劳动量大,有的还有吃奶孩子,自然能吃。再说了,上个三十五十礼钱,不多吃点不就亏了吗?她们来坐席的原则是:少吃菜,多吃饭,领个孩子就白赚,塑料袋里装干货,拿回家来才合算。

这时候,大门口来了卖唱的,拉二胡的边走边拉,唱歌女子唱的不知是哪方民歌:

梧桐结荚细长长,你家娶来金凤凰。

凤凰下个金宝蛋,长大考上状元郎。

这时,东家必须慷慨解囊,掏出三十二十打发走人。否则,就唱不中听的了: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你家办事太抠门儿。

牛驾辕来马拉套,鸡下蛋没有屁眼子儿。

刚刚打发走卖唱的,又来了打呱嗒板子的:

掌柜的,你发财,你不发财我不来。

掌柜的,回回手,给两个钱我就走。

你若掏钱慢了,他不损你也不骂你,继续呱嗒:

你的牛,是好牛,两只角,一个头,

四个蹄子分八瓣儿,一条牛鞭俩卵蛋儿。

直到把东家呱嗒得不耐烦了,赶紧掏出十块八块打发走人。

头席吃上个把钟头,代东就发话了:各位抓紧,吃好喝好,前客让后客,头席让二席,头席不撤,没法儿送娘家客!听到逐客令,小伙子们赶紧把桌上的烟卷儿夹到耳根处,女人们则张开塑料袋,能装的赶紧装,正所谓吃不了兜着走。头席完毕,送娘家客上车。离娘酒,离娘肉,一捆粉条,两根大葱,带回去。新媳妇眼泪汪汪送走了娘家人,从此开始了不知是苦是甜的日子。

客来主人福,客走主人安。送走了娘家客,代东开始安排二席。这时,煮饭的、帮忙的、厨师、代东等全部入座。本家人同新媳妇坐一桌,谓之吃“团圆饭”,照相的喀嚓一声,留下团圆照。二席无时间限制,头席未坐的,或者头席不坐专门等坐二席的便推杯换盏起来。这边猜拳行令,吆五出六;那位眼里通红,喊七伸八。直喝到日沉西山,新月挂树。酒鬼们是小鬼过关各施鬼招,有的上茅厕抠嗓子眼儿回来继续喝,有的把酒吐到袖筒里干喝不醉。不会耍花招放长条的被婆姨拍了一顿屁股板子揪着耳朵回了家。有的喝得半醒不醉变着花样作弄新郎新娘。喝呀闹,闹呀喝,一个个硬着舌根抬出新娘陪送来的音响设备在院子里卡拉OK起来——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破锣般的粗嗓子,给山野村宴平添了闹哄哄的喜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935/

村宴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