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江枫随笔:并不明白

2018-02-13 21:43 作者:江枫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江枫随笔

并不明白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看破了红尘,并属于那种活明白了的人。可当白发让岁月吞噬在青山绿水之间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悲,可叹。悲的是人生苦短,岁月弄人;叹的是竟然不知不觉,傻傻乎乎地走完一生。当用温柔的目光去回头张望时,生命已走到了尽头。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不同的,有当元首的,有当将军的,还有的却成了一方诸侯,但更多的人就像我一样碌碌无为。无论是什么样的,每个人心中都曾有过让人惊悚的想。可能有很多人都像我一样,一生都在追求音乐,可到头来,从来也没有唱出一首让人动听的歌。如果说真有活明白的人,我想应该是个童话

应该说,人上人的元首是最明白的人,其实不然。如果要问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如果他是最明白的人,就不会把贫富差别推卸到自然现象的说法之上,更不会把暴力推卸到失职的文字上。很显然,元首也并非是看破了红尘,也并非是那种活明白的唯一。

不少人一生都在向往平等,自由,其实他是走进了一个的误圈。即使他成了人上人,但自己仍然并不明白自己的弱点是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生活中有很多事都是必然和自然产生的,必然的,是自身的问题;当然,也不排除客观的存在。为什么会说是客观的呢?因为这个客与克完全是外在与内在的关系。内在的克是哲性的,而外在的客它是非哲性的。也就是飞来之意。俗称:无理取闹和飞来横祸。如果这个时候让你遇上了你必须先冷静下来,先弄清因果关系。常言道:病从手入,祸从口出。此刻,你若不冷静,必然会因为你的多言把本来还有一线希望的事情搞得面目全非。

其实,人与人之间并不存在谁欠谁这个问题。大家来到这个世上,都是为了在活着的每一天开心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易,有的人愿意讲给别人。有的人头脑清晰,他会把所有的不易都埋在心里。把不易变成一种动力,让动力去推动自己的思想成熟;让成熟的思想去改变自己,去淡忘那些不易的存在。

想得多会让思想混乱,会让自己失去在正确的判断技能。如果你是个头脑清晰的人,你会在面对困难时沉着冷静。这里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有个战友,他是一九八三年退伍的,退伍后他在一个区武装部干了几年。因为做事认真,官场他混不下去了,亲朋好友也都见他头疼。可以说,他为官的五年里是他人生最难最难的五年。后来他辞职了,亲朋好友更是瞧不起他。不久,他的妻子带着年仅三岁的姑娘离他而去。在村里,他成了人们茶余饭后唯一可以开怀大笑的话题。他、再次独自离乡,他从上海到南京,从广州到海口。在流浪的路上,他终于从一个收烂货的人成为了拥有百万资产的老板。他成功了,妻子和女儿还有亲朋好友都先后找到了他。此时的他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们,于是他开始去帮助他们。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几百万的资产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就被他的亲人,朋友消耗殆尽。他的副总曾无数次提醒他,可他就是没有听进去。当他再次一穷二白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有的好事是不能做的。有些人你看上去他很可怜,其实自己比他还可怜。

思想是决定命运的根本,而这个根本恰恰也反映了平时学习和不学习的问题。善于学习的人,即使环境再恶劣他也会坚持下去,有了坚持就能学以致用。生活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次表演。表演是一种技术,假如你的技术还不精,那么你就得虚心点,否则将适得其反。

或许会有人骂我是在高谈阔论,不,我可是在真真实实的和你交流人生不易。说到思想这个问题,这里我给大家讲讲我生活中的另一个片段。

二零一四年的七月,在一个噩梦醒来之后,我决定回老家去看看。而回去的目的,只是想看看母亲是否还好。于是我在那热浪滚滚的季节里回到了山清水秀的四川通江铁溪元坝大山,那个我这一生中生活过十二年的地方。我回去时特地穿了一套多年都不穿的65式老军装。

我当时之所以要选择穿一身土里土气的军装回乡,目的就是想检验一下人们的思想。到达元坝老家的那天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让我有点失魂的是母亲去了海南。老家只有大嫂王学秀,二嫂李仁秀,大侄子詹玉国和一个我还不认识的侄媳。因为母亲不在家,我的思想也跟着走了神,第二天我便一大早离开了元坝。后来,先后约见了几个自认为自己是一方诸侯的战友,他们之中大到当上地县头人,小到乡镇村的一把手。

没想,当他们见我仍然还穿的是一身作训服时,有的在交头接耳,有的却借故有公事仓皇而逃。从他们的言谈举止,我看到了他们内心身处那点正在发臭的灵魂,那灵魂似乎早已不属于他们的躯体了。他们都先后离开了我暂住的宾馆,而我也随着他们地离去在手机上将他们一一地删除。

实话实说,这次回乡我收获了思想与灵魂的双重存在。正是因为他们眼中放出那种瞧不起人的光,才让我对很多美好记忆失去了它原本的童贞。说真的,虽然他们看不起自己曾经也穿过的那套65式老军装,但却让我同时也明白了从前还有许多仍没有明白的东西。他们对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芝麻官。然、就是这样的芝麻官他们却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思想,在肆意地统治着他们下辖的人民,还有他们的妻儿,朋友。啊!是多么的可怕……

我见过当官的,还真没有见过他们这样的七品芝麻官。他们的思想到底被什么左右了呢?时至今日我仍然没有答案,不过有一点我似乎明白了。“大官好见,小官难缠”此乃真理也。讲到这里我不得不冷静地告诉自己,该停笔啦,再不停笔,也将成了想得多而自寻烦恼的人。要不,会有人骂我跑题了。

新年即到,江枫战地情诗在这里恭祝大家新年快乐

欢迎百度或搜读我之拙文:江枫原创长篇小说《刘庄往事》、《苦儿》、《江枫战地情诗》和《乳峰上的哲学》等系列作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887/

江枫随笔:并不明白的评论 (共 12 条)

  • 紫色的云
  • 流水无殇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莫糊涂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江南风
  • 程汝明
    程汝明 推荐阅读并说 其实,人与人之间并不存在谁欠谁这个问题。大家来到这个世上,都是为了在活着的每一天开心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易,有的人愿意讲给别人。有的人头脑清晰,他会把所有的不易都埋在心里。把不易变成一种动力,让动力去推动自己的思想成熟;让成熟的思想去改变自己,去淡忘那些不易的存在。
  • 崔勇(笔名:清心)
    崔勇(笔名:清心) 推荐阅读并说 点赞,新年快乐!
  • 她山玉_29371

    她山玉_29371点赞,问好新年快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