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耻辱(小小说)

2018-02-13 15:11 作者:素墨清风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耻 辱(小小说

四十四岁的胡玉珍感到在这样的家庭里呆不下去了,根本就没有穿头的日子,自己讨到这种男人做老公是一种耻辱,她终于下决心和比自己大二十二岁的老光棍贾叔私奔了。

“玉珍,玉珍。”到吃午饭的时候,鲁初回家进门就喊老婆。见没人应,家里到处找,还是没人。鲁初骂道:“妈逼,门也不关,饭也不煮,死到哪去了?被老子找到打死你。”鲁初又出门,站在门口大声地喊:“玉珍,玉珍来——”还是不见人影。这时,就见刘婶从隔壁门里伸出个头来对鲁初说:“上午回来时,我在北头街风旅馆门口撞见你家玉珍跟老光棍在一起。”鲁初一听,肺都气炸了,骂道:“还敢跟人跑?”说完扯起脚就去追。

鲁初的儿子听到爹满村子喊娘的声音,赶紧歇了牌跑回来,刚好与老子对面相撞。鲁初一把拉住儿子说:“走,去找你娘。”儿子莫名其妙,对鲁初说:“我娘怎么啦?”“跟老光棍跑啦!”儿子问:“往哪跑啦?”“刘婶说在北头街旅馆门口撞见。”说完,父子俩往北头街追去。

鲁初父子来到春风旅馆,在前台还真找到了胡玉珍和老光棍贾叔的名字。儿子眼尖,指着上面的名字道:“是304房。”说完和老子直扑304房捉奸。鲁初一脚踢开门,见老婆真的和老光棍坐在一起,火冒三丈,上去照着老光棍贾叔的脸上就是一拳,老婆玉珍忙用身体往老光棍贾叔身上一扑,将个老光棍贾叔护得严严实实。鲁初一见,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说:“羞死人,还护着奸夫,老子连你一起打。”儿子赶紧把娘从老光棍贾叔身上拉开,让爹打老光棍。

吵闹声早己惊动了旅馆的服务人员,她们慌忙上楼拉架,也有机灵的拔打110报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一会,警察来了,见鲁初按住老光棍贾叔在床上打,上前拉开鲁初,严肃地问道:“为什么打人?”鲁初指着老光棍贾叔说:“他带我老婆跑。”老光棍贾叔接过胡玉珍递来的纸巾,边擦脸上的血边说:“是你老婆约的。”警察说:“没问你。”又转身问胡玉珍怎么回事?胡玉珍对警察说:“我没日子过吔——”然后就嚎啕大哭起来。警察说:“莫哭,慢慢说。”胡玉珍这才止住哭,当着警察和众人的面,说出了约人私奔的原委。

原来胡玉珍的老公鲁初好吃懒做,一天到晚趴在牌桌上,输了钱回来就借酒撒疯打老婆出晦气。

胡玉珍边说撸起袖子伸出胳膊给警察看:你们看看,青一块紫一块都是他打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接着又掀起衣裳露出身子给警察看。警察头一偏,说:放下,知道了。

胡玉珍又指着儿子诉道:“以前指望他,谁知和他老子一样游手好闲。父子俩打牌欠了人家好几万块,天天有人追上门讨债,这日子叫我还怎么过湖?”说完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警察说:“合不来要离婚也要通过法律啊,不能这样跟人私奔啦?”胡玉珍昂起头大声地说:“贾叔待我好,见我可怜,同情我,我只有跟他跑。”警察劝道:“这样做是犯法的。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好好商量,看怎么办。”又对鲁初说:“回去再不能打老婆了啊,家暴是犯法的,有什么事俩人好好商量。”

胡玉珍突然站起身果断地说:“没得商量,坚决离!现在就到民政局办手续。”说完就往门外走。

鲁初父子望着胡玉珍坚定的身影,感觉这女人的做法就是对男人尊言的耻辱。

2018.01.06.于芜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861/

耻辱(小小说)的评论 (共 10 条)

  • 老党
  • 江南风
  • 淡了红颜
  • 紫色的云
  • 漫舞洛城
  • 鲁振中
  • 心静如水
  • 流水无殇
  • 清荷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