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7)

2018-02-12 16:07 作者:宜昌石头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7)

黄瑾瑩在那篇回忆录中提到三万白银挂旗费“真的值得”的原因自然还有贪官污吏的层层盘剥,使得商人们不得不选择寻求洋人势力的保护。当时的官吏们的贪腐世人皆知,摄政王对被后人评价为“贪腐亡清”的盛宣怀居然还能言听计从就可见其严重性。宣统二年(1910年),御史董丙炎上奏说,商民在缴纳厘金的时候,要遭遇许多需索留难:“譬如一船到卡,未完厘以前,必须花钱报到,名曰挂号。既完厘之后,又须花钱请行,名曰打号。否则将船扣除不得行,是为需索一类。”“又如一货到卡,初卡既已全完,至中卡必照数而议加,名曰补票。中卡业经补过,到末卡又必照数请益,名曰加票。否则将货盘查,必至稽延时日,而损伤更多,是为刁难之类。”

李作栋在《新辑时务汇通》中也回忆说,国人如果想办事:“或督抚留难,或州县留难,或某局某委员留难。有衙门需索,有局员需索,更有幕府需索、官亲需索。不遂所欲,则加以谰言。或谓其资本不足,或谓其人品不正,或谓其章程不妥,或谓其于地方情形不合,或谓其夺小民之利,夺官家之利……内河行轮,或谓碍民船、碍厘金,……凡待华人莫不如是。”

1905年7月19日的《中外日报》上也刊登了商人朱立兴对苛捐杂税的诉苦。他是徐州人,以贩运油、酒、饼、豆、牛皮、猪只、枣梨鲜果为业,虽然照章纳税纳捐,依然屡遭阻挠需索,“惟悬挂洋旗者,彼不肖之徒,皆畏之如虎,不敢扰害……且洋票经过捐卡,验规皆有减折,华票则格外留难,私费则转形益重,若不及早挽回,势不至尽为洋商不止。商等情愿悬持商旗,以振我国之威,而杜外溢之弊。但仅悬商旗而无保护实据,仍不足以抵制洋商。”

举例说明。1924年6月19日下午,英商太古洋行的“万流”轮抵达万县对岸的陈家坝停泊,那里存放有英商安利英洋行的大批桐油待运。桐油一般由万县的川楚船帮承揽,用木船装载从万县航运出川。但安利英洋行的大班(经理)美国人郝莱却在陈家坝码头宣布:该洋行存放在陈家坝待运的桐油,全部改由“万流”轮装运。于是,那座码头的帮主向必魁自然会代表广大船工出面与郝莱交涉,但依然被拒绝。在争执和对抗中导致的混乱中,郝莱失足落水,丢了性命。

事情发生后,英国方面一方面胁迫万县知事及当地军警,要求斩首领头闹事的船帮会首;如不能捕获并斩首船帮会首,就要处决船帮所属、参与其中的两个船夫,以抵偿郝莱溺毙之命。同时,还提出郝莱下葬时,地方当局必须亲自送葬以表示敬意,还要附送抚恤款给郝莱的家属,并强硬的限定在两天以内履行这些条件。驻泊在万县江面的英国军舰的舰长槐提洪更是宣称:若不能完全照办,军舰的大炮就要对准城市轰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也向北洋政府提出抗议,并派其驻渝领事来万县督办此案。本来就一贯媚外丧权的北洋政府不敢怠慢,自然会一再饬令四川善后督办署严惩“凶手”,而当时的四川军阀对英国领事百依百顺,这一点和宜昌一模一样,外国使团俨然成了当地的“第二政府”。于是按照英方提出的条件,不仅于6月22日将川楚船帮船夫向国源、崔帮兴等二人杀害在陈家坝河边,还答应了英方的所有要求。

熊登洲在《万县港木船运输的演变及发展》中写道:“当年(1924年),经万县知事衙门裁定,上水棉布、海带,下水油、盐、糖、纸,均由木船承运。不久,知事衙门又规定,四月初一起由轮船装运,十月初一起由木船装运。”(注:因为秋季川江水浅,大吨位轮船不上驶)。由于轮船运输比木船运输具有快速、安全和价廉的优点,加之轮船增设了油柜,取得了装运散舱桐油的优势,1925年万县知事张某,会同城防司令刘某致函当地海关,今后不再加限制,是装木船还是装轮船,听凭货主自便。从此,木船只能吃轮船的残汤剩羹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766/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47)的评论 (共 12 条)

  • 三月风
  • 草木白雪
  • 紫燕之约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老党
  • 雪
  • 漫舞洛城
  • 鲁振中
  • 飞翔的鹰耿彪
  • 流水无殇
  • 冰山雪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