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这个冬天不冷(短篇小说)

2018-02-12 08:04 作者:素墨清风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个天不冷(短篇小说

2017年的冬天不太冷,虽然寒潮来得比往年早了一些。三两天的寒冷风霜过后便是长时间冬日暖阳。冬天里的早晚虽然还冷着,但太阳一出来人们还是感觉到了阳光的温暖,等到暖花开的时节那便是暖洋洋的身心喜洋洋的景致了。

火车上的欧阳子楠并没有感到车箱的暖气有温度,缩在那里靠着窗一声不吭,脸色凝重有些焦虑,一双浓眉紧紧地锁着,额头上原本不太明显的三条皱纹这时陷得很深。他是个不善于隐藏内心活动的人,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全都刻在脸上。清早媳妇在电话那头说老娘生病了,听话音还蛮急的,做儿子的慌了神,急得竟然忘了再问媳妇老娘得的什么病?严不严重?子楠在电话里头听媳妇一说心就乱了,挂了电话赶紧往厂里请了个假,急急忙忙坐上火车回到了家。

赶到医院,病房门口正好撞见媳妇,欧阳子楠问:“娘怎么样了?”媳妇投头见是子楠,眉头一皱,惊问:“你回来做什么?”“咧,不是你说老娘病了么?”欧阳子楠道。媳妇脸色骤变,不是要发火的那种,是将无奈的表情立刻贴在脸上。媳妇连珠炮似地说:“娘病得厉害我会叫你回来。我娘生病你回来了一趟,这没隔几天你又回来,儿子上大学,女上高中,不要钱呐?你三天两头往家里跑?”媳妇象是不见了很多钱似的痛心地数落着。“回来了,就让我去看看娘。”欧阳子楠轻声地对媳妇说。

欧阳子楠推门进去那一刻,明显感到病房里有一股温暖扑面而来,而病床上的人见有亲人探望,也是兴奋,一时间病房里充满了热情的气氛。欧阳子楠一眼就认出了亲娘,三步并着两步走到娘的病床前,弯着腰站在床边双手捂着娘两只干瘦手喊:“娘。”见了儿子,子楠娘笑了,问:“你怎么回来了?”子楠解释道:“这不是说你生病了么?”娘道:“娘生病不是有你媳妇么?”说到媳妇,邻床的病友插嘴说:“亏了你媳妇,叫救护车唤医生,端水送饭,跟个女儿似的。”欧阳子楠回头望了望门外,转回脸再看娘时,娘的脸上已经绽开了笑,眼角还笑出了泪花,一双干苍的手捂得也有些力儿。

媳妇进来了,娘要拉屎,媳妇催子楠赶紧出去,然后把门关了。子楠背对着门站在病室门口,媳妇拉开门端了盆屎出来,子楠伸手去接,媳妇一让说:“这些事不要你个男子做。”欧阳子楠望着媳妇细瘦的背影,闻到盆子里热屎散发出来的味道,心一热,喉咙一哽,眼睛就红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媳妇拿着干净的屎盆回来,见子楠还木讷地站在原地,问道:“不冷啊,站在外面?”欧阳子楠盯着媳妇答道:“不冷,心里暖着呐。”媳妇望着子楠一笑,夫妻一起进了娘的病房。

坐在一旁陪娘说了一回话,媳妇说:“看了娘,要趁早回厂做事。”欧阳子楠说:“还要去看看你娘。”媳妇急道:“上次我娘摔着你不是回来看了么?”子楠对着媳妇的耳朵说:“上回看了这回就不能看啦?”媳妇转头望了望子楠的脸,象是有些害羞,又赶紧低下头,小声说:“早去早回。”欧阳子楠盯着媳妇俏丽的脸,咧开嘴巴答道:“知道。”

娘的病无大碍,欧阳子楠也放了心,他出来长吁了一口气,想着早去早回来跟媳妇的美事。

媳妇的娘虽然比欧阳子楠的娘年纪大,八十多岁,但身体矫健许多。媳妇的爹多年不在世,只有媳妇她娘一个人住在乡下。市里工作的哥哥弟弟多次要接她娘一起去住好照顾,可媳妇的娘说,住乡下好,端着碗要到东家就到东家,要去西家就去西家,热闹着。不比城市,进门“嘀嗒”一下关了门,跟坐牢似的闷在小房间里,左右隔壁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你们一个个都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不要闷死?不去!

哥哥弟弟拗不过老娘,只好依了她。这样“革命的重担”就落在了嫁在一个村庄的姐姐、姐夫肩上,平时姐姐夫妻俩常过来照看老娘。

半个月前的一个傍晚,媳妇的娘在柴房里站在板凳上拉柴,不小心凳子被踩翻了,连柴带人摔了下来,刚好姐姐包了些饺子,过来叫老娘去吃。进屋没看到老娘,喊又没人应,见柴房门开着,进去一看,老娘摔在地上,身上还压着一捆柴。姐姐吓了一大跳,用劲挪开柴,喊来姐夫将娘抬到床上,又打电话叫120救护车,又打电话通知弟弟妹妹们。等欧阳子楠从遥远的广东赶过来,已经是媳妇的娘住进医院的第三天。欧阳子楠也是在电话里头听媳妇告诉他的。

欧阳子楠赶到医院,正是哥哥背起老娘要去上侧所,嫂嫂在边上招呼着。子楠见了,忙拦住说:“哥哥,我来吧?我年轻点。”哥哥边走边说,好要你背干啥?是我娘。子楠听了不高兴,说,女婿也是半个儿子。哥哥说,你有你的娘背,不是说你别的。嫂嫂在一旁说,叫儿子来背,他个头大。哥哥对嫂嫂说,一层水管一层鱼,他将来要背的是你我!

媳妇的娘前两天出了院,哥哥弟弟请了护工在家照顾,兄弟俩双休时轮流开车回家看老娘,平时姐姐也常来看看。

欧阳子楠到房里叫了声妈。趁着阳光,见媳妇的娘脸色还好,说了一阵话,拿出五百块钱塞到媳妇的娘手里。媳妇的娘丢在床上说,你家两个孩子念书,要钱用,难!你哥哥弟弟有钱。正在推让,弟弟回来看娘,捡起钱塞在欧阳子楠的手上说,又不是没钱,还要来一回给回钱?两个孩子读书,你跟姐难得很。

欧阳子楠赶回医院,已经是女儿在照顾奶奶。女儿对子楠说,妈叫你回家,晚上我在这里照顾奶奶。子楠问,奶奶要接屎接尿,你行么?女儿说,妈妈已经安排好了,怎么不行?你就赶快回去陪我妈妈吧!俏皮的话语,引得一屋子人笑开了,就象这冬天的太阳,暖和着。

晚上,欧阳子楠早早地就上了床。媳妇脱了衣服往被窝里一钻,说,有个男人在家暖和多了,边说边将身子往子楠身上挤。子楠一把搂住媳妇,恨不得将自己身上所有的热全部暖了媳妇。

夫妻俩暖了一的身心,媳妇清早就要去替换女儿,让孩子上学。欧阳子楠则看看娘趁早赶回厂上班。

冬天的清晨,太阳还没出来是有些寒意,白的霜早已打蔫了路边的野草,欧阳子楠看到连过路人嘴里呼出来的气都是白的。

欧阳子楠同媳妇刚上到医院七楼出

电梯,就听见有人在科室大厅里吵架。媳妇径直去了娘的病房,欧阳子楠被他们的吵架声吸引住了,故意落在后面停住好奇地想探个究竟。

医生掀开了单架上盖在老人身上的棉被,被窝里随即散发出一种馊臭味。医生指着老人背上腰上大块的烂肉果断地说,老人要住院,这几处要植皮,费用很大。

一位穿着不算整洁服装的中年男子听说老子病情严重,急了,冲着对面一位干部模样的男子吼道,听到没有,要住院,所有费用你们出。干部模样的人说,是你老子怎么要我们出?

中年男子气愤地说,我老子送到你们护理院身体很好,能走能吃,这不到半年,就躺在了床上不说,还背上腰上烂了几大块,你们护理院拿了我们的钱,要不要负点责?

干部模样的人解释说,你送来是要求请特别护理,我院也是根据条约为老人单独请了护理工,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指着老人的烂背说,这是护理工偷懒所造成,没有经常给我爹洗澡换衣换尿布湿,没有扶下床走走所造成的。

干部模样的人说,外面请的护理工哪有自己的人上心,加上你一直不来过问。

中年男子气愤道,我有时间过问还要送到你那破护理院?

旁边有认得中年男子的人,对欧阳子楠说,有钱有什么用,没有家!老婆离啦,儿子漂流在外,自己除了上班就是打牌。现在知道难,早先干什么去了?说完还瞄了那中年男子一眼,鼻孔里丢下一个“哼”字,自顾走了。

欧阳子楠终于听出了些头绪,也跟在那说话人后面走了。

站在病房门口,欧阳子楠看见女儿端着一盆水站在床前,媳妇拧着毛巾往娘脸上擦,他赶紧掏出手机,拍下了这真情的一幕。欧阳子楠要把这美丽的瞬间留在手机里,不!他要留在心上,带回工厂常看看想想,有娘有媳妇有儿女才是个温暖的家。

媳妇送欧阳子楠出医院大门,正值东上的太阳出来了,暖暖的阳光照射到欧阳子楠和媳妇身上,俩人同时感受得了阳光的温暖,会心一笑。欧阳子楠轻快地走了,在这个温暖的冬天,他放心地工作去了。

2017.12.29于芜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716/

这个冬天不冷(短篇小说)的评论 (共 12 条)

  • 雪
  • 襄阳游子
  • 三月风
  • 白山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老党
  • 听雨轩儿
  • 紫燕之约
  • 程汝明
    程汝明 推荐阅读并说 欧阳子楠望着媳妇细瘦的背影,闻到盆子里热屎散发出来的味道,心一热,喉咙一哽,眼睛就红了。【此处有“自然主义”倾向,这在短篇小说中,会削弱美感。总体写得不错。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