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草垛子上赏月

2018-02-10 11:32 作者:那些越走越远的记忆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老家在湖北大别山麓的农村,属于典型的丘陵地带,一年种植两季农作物,一季稻谷一季小麦。

暑末秋初是稻谷收割的季节。这时候,学校也会放假,中小学生回家帮忙秋收。白天,大家各自帮大人做饭、放牛、割稻子、捆谷穗等农活,晚上,几个小伙伴也会聚到一起聊聊天,侃侃大山。

那时候,经常聚集的地点一般在村后面的草垛子上。草垛子是将碾掉稻谷的水稻根茎捆好后一个一个横竖排列垒起来的,可以垒到四五米高,草垛的用处除了天用来烧火做饭外,还是家里耕牛过冬的主要食物。

晚饭后,气温也降下来了,借着月光,大家陆续爬到草垛子顶上,顺着草垛子的弧度躺成一排,一边赏月,一边海阔天空的闲聊。参与的伙伴除了我们兄弟俩,还有另外一家兄弟仨:朝、东、,加上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侄子,义。

那时候的主要话题离不开学校和乡村:学校的哪个老师怎么怎么样、哪个学生发生了什么趣事、白天有空去哪儿抓鱼、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网龙虾等等。虽然身边也有一些人去了沿海城市打工,但我们对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依然很茫然。

年复一年,草垛子上赏月的伙伴们也渐渐长大,基本都念初中了。这时候,大家对毕业后做什么也有了自己的规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学习不好,对学习也没兴趣,听别人说到广东打工收入很高,早工作晚工作都要工作,不如先出去闯闯,看能不能干点名堂出来。”朝先说了自己的打算。

“我也听大人们讲过的,广东那边很多厂招人的,只要有人带就能进厂,就是吃的是大锅饭,一个工厂几千人,听说炒菜都是用铁锹。菜饭不好吃,大人们说就像喂猪,能吃饱就不错了。”我附和道,大家听完也都笑笑。

“没办法啊,我们不像你们兄弟俩,学习成绩好,考得上高中,可以继续读书,将来有可能上大学的。”东在旁边接下话茬。

“也难啊,像我们农村的学校,老师都是泥腿子出身,比不上城镇学校的教学水平,一年考上一两个县重点高中就不错了,到时候考不上也要和你们一样出去打工了。也许你们出去的早,比我们晚出去的赚更多的钱了。”我对自己的将来并不看好,不是不想争取,但很多现实的因素不得不考虑。

“义跟我们不一样,他老是木工,现在就在武汉做装潢,很赚钱的,以后可以跟着学木工,掌握一门手艺不愁吃喝了。”我看着身旁的义说道。“对的,武汉也是大城市,在那里做事也很涨见识的。”“是的。”大家纷纷附和……

月光下的闲聊就这么你一嘴我一句的继续着,色也在不知不觉中浓厚着,秋夜的寒气开始降临了,大家各道一句明天见,便陆续回自己家准备睡觉了。

按理说,劳累了一天,大家应该和大人们一样早早洗洗睡觉的,但不知道是因为年轻力盛,还是抱有对未来理想的憧憬,我们不愿再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与土地打交道的生活,我们想要走出大山,走出农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后记:兄弟俩先后考上名牌大学,在大城市工作生活;兄弟仨先后到沿海城市打工,积蓄一定实力后回县城开店当老板;义子承父业做了木工,在武汉组建了自己的装潢队并买房定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548/

草垛子上赏月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