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路花一路雨

2018-02-09 21:11 作者:韩丹子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分过后,天天预报有却始终无雨,花是一潮一潮的开放,草木一天一天的青绿。而一到清明节假期,雨便缠缠绵绵恩恩怨怨地下起来,好像妒春似的要把人们挡在家里,不让去探访。然而谁会忍叫春光空自付呢,自古以来,人们都是要在清明这一天“西郊外步踏红青”的,老天雨不雨的由他。

早就惦记着去看看城外的“红青”。二月里来,满城春风,花开不断,每天上下班的大马路就如同花街。街对面的公园里更是花的世界,梅花刚过,樱花海棠正盛,还有其他红的白的粉的花骨朵也在悄然绽开,反正我是花盲加花痴,也分不清楚是桃是李还是杏,看着好就,就喜欢,就心情舒畅。然而这些花毕竟都是名门贵媛,摄人心魄的美艳,却总觉得过于冷傲、矜持、华贵,且又质弱,不堪风雨,只令人仰视而不易亲近。其实离开了护花人的侍弄,她们少不得憔悴损的模样。我所惦记的是郊外那些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和角角落落里的草花。这些花,风吹着便依着风摇曳,雨打着便水灵灵的茂长,阳光照着便灿若阳光般地绽放开,自然而然自由自在,特立而柔韧的娇俏。这才是我心仪的美丽。

整个一早晨,天都撑着没再下雨,间或落下几滴,转瞬又收回去了,还有些放亮。这样的天出游也不错,空气清新、润湿、朗静,正是清明时节的景象。想起不太远的溧水有个无想山,无想山上有个无想寺,开车一路花红柳绿地过去,就在那无想的地方融入到春天里,怡悦情性,放飞一些胡思乱想,捡拾一些轻松愉快,多情调,多情致,可算得上诗情画意了。

上了机场高速,一路春风浩荡,两侧葱绿苍翠,水雾氤氲;许多叫不出名的花,枝枝条条星星点点,间隙中闪现的仍是连绵的楼宇或厂房。城市大得像没有边。渐渐地,掠过路旁的山坡、林木,便能远远看见散碎的田地和散落的农家。那田块黄绿参差,而农家都是粉白色,前后树木几株,该是桑榆吧,近旁总有河渠或是池塘,雾霭之中泛着波光。在清明这节气,那绿色的田块不是发棵的小麦就该是应时的蔬菜了;而那黄色的当然就是正值盛开的油菜花,房前屋后,池边河沿,到处散落着,一块块金黄黄又泛着青,厚厚实实,花毯一样附着在大地上。转到宁常高速,倏忽间又是另一番景象,远远地看见山峦逶迤起伏,紫烟似的,是苏南沿江的茅山山系,虽不说不上气势磅礴,却别一样的俊伟轩昂、名士风范;而从路边层层叠叠铺开去的便是金灿灿的油菜花,依着地势,顺着山坡,阡陌相间。风不停吹过,一阵阵金黄黄的花浪滚滚地漫野开,衬着烟紫的山影。

心里后悔没走省道、县道,可以随意慢下来,甚至找个路边停下来,到田间地头去走一走,看一看,醉一醉。美是要寻觅、发现的,更是要细细品味、慢慢感悟,而后才得陶然而醉。上了高速路,人就身不由己了,想慢也慢不下来,哪有闲暇、心思旁骛?眼睁睁错过许多美景。我们这一生,也不知在高速度快节奏中闪过了多少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美好的时光来不及欣赏,来不及感受,更谈不上醺醺然陶醉了,刹不住地逐功利,图实在。不由得想到走马观花,那不过是土豪或纨绔子们附庸风雅的行径,风风火火吆吆喝喝,扬鞭策马呼啸而过,煞是威风、拉风,其实粗鄙,让人不屑。这呼啸而过的人生,与花无缘。倒是旧时的文人雅士蛮可爱,如若踏春,便信马由缰慢慢地晃悠,或骑在毛驴背上颠颠地溜达,或三五结伴,执着折扇一步三摇,徜徉在花海桑田之中,佶屈聱牙几句风清气朗花红柳绿,那般的从容、细腻、玩味、忘形,或许有点酸文假醋,总归认真了,感受了,不负这春风一度了。

然而自己的车还得百多公里的时速奔跑,比之走马尤过而不及。只盼着早点下高速。正想呢,车载导航冷不丁地说话:“前方天生桥道口下高速,请注意变换车道”。语音未落,车已临界道口,哪里还来得及变道下去?想都没想就“呼”地过了。真不知是自己走神了还是这该死的导航又秀逗。这导航想是愧疚了,立马又报告:“距离下一出口沙塘22公里”。夫人坐在车后叹口气,通情达理地说:“我们权当是兜风吧”。然而转眼老天却不“达理”了,先还试探着滴滴答答丢雨点儿,瞬间就稀里哗啦任性地下起来,憋了一早晨终于发作。雨刮器忙不迭地扫动,风挡玻璃仍是朦胧诗一样的朦胧。前方车尾带起的水雾迷蒙一片;瞄一眼后视镜,也是雨朦胧雾朦胧,如同水世界了,连忙打起双跳灯。转又庆幸刚才错过道口,这样大的雨,无想山真是无想啊,怎么上得去?索性还是到再远一点的高淳吧,故地重游,看花改逛街,老街。记得有几家店铺,青团、芡实糕做得地道,热腾腾的,吃到嘴里甜甜糯糯,买一盒捧手上,边吃边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进入高淳,雨也收敛了许多。依着导航左拐右拐到了巷口,路却封了。这雨天,行人寥寥也没个询问处,东张西望地盲目前行。终于见到一警局,指引说前方桥头右拐,走湖滨大道不远就到。扭头看那路尽头,是有座斜拉大桥。走近了就看见高耸的大桥立柱上有“固城湖大桥”几个大字。原来固城湖在这儿啊。这固城湖也是因螃蟹而名,虽比不上阳澄湖大闸蟹。大道与湖边隔着几十米宽的树林,透过林木,能看见湖面也算得上烟波浩渺,在这雨幕中甚而有些“潇潇暮雨洒江天”的苍凉、浩瀚。见有条雨廊通向湖边,忍不住停了车,不顾夫人抱怨,冒着雨奔过去。湖边上有石阶,两位妇人斗笠蓑衣地蹲在阶上挥着棒槌捶洗衣服。还是儿时见过这样洗衣服。青绿的湖水翻着浪花,一浪一浪地涌到石阶上又退回去,哗哗作响。沿着湖边都是杨柳,长长的柳丝被风劲吹着,飘飘洒洒,时而卷到浪花上。水涟涟的林地上,到处是随意生长的花草,红黄蓝白青紫,在风雨中摇摇摆摆,像是在舞,又像在欢唱,大多叫不出名,只认得连翘、二月兰、虞美人、蒲公英、蔷薇几种。还有菖蒲、野芹干脆探到了水里,夹杂在刚刚发绿的芦苇当中,跟着水花涌动。最朴实的荠菜更是四处蔓生,开着一丛丛碎米似的小白花,湖畔、石边、路牙、甚至砖缝都是,夹着晶莹的小雨珠,颤颤地抖动。

真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无缘上山,却意外的在水边了却了与花的夙愿。风雨中,一般,浑然不知衣服已经半湿。夫人在车里急得按喇叭,这才赶紧跑回来。一路花,一路雨,继续前行。

无想的境界尚难企及,别错过身边正开的花就好。

韩丹子,2015.4.16.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453/

一路花一路雨的评论 (共 8 条)

  • 春暖花开
  • 紫燕之约
  • 江南风
  • 鲁振中
  • 秋实黾园
  • 老党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