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孤独的蛋黄

2018-02-09 15:50 作者:床前明月光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李文旺 2018

我家里有一个小皮碗,是专门拿来放鸡蛋黄的。这在我们家已经放了差不多有十年了,基本上是三天就有一个蛋黄放在那里,然后倒掉,蛋黄就这样倒掉。我一直喜欢吃鸡蛋,可,自从发现自己血压高,血脂高以后,我就不敢吃鸡蛋黄了,因为蛋黄里胆固醇多。只是到了2011年到2014年的天为止,我父亲来到我家里,刚好父亲很瘦而且血压也很正常,父亲应该是不怕胆固醇高的。所以,我家的蛋黄都是父亲吃了,这样也不至于浪费。父亲谢世以后,我家的放蛋黄的小皮碗里,又常常有一个蛋黄。那是一个十分孤单的蛋黄。这个蛋黄已经没有人吃了,我本来就不吃,妻子更不吃鸡蛋,我的外孙子也是个胖乎乎的,担心他吃多了蛋黄也不好,所以,每一次留下的蛋黄,最后都是孤独的,最后都要扔进垃圾篓。看着这个孤独的蛋黄,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事情来了。应该是1973年,十五岁的大姐不知道什么原因和父母吵了一架,这也是大姐和父母唯一的一次不和谐。那是一个夏天,大姐看着村里其他孩子都吃上了棒冰,也想给我买几根棒冰吃。可是,大姐虽然有好心,可是,常常身边没钱,她的眼睛突然盯到了家里的鸡蛋。可是,刚刚和父母吵了架,再说鸡蛋已经是算好了的,要是硬拿,父母一定知道。大姐就把拿出五个鸡蛋,另外放到一个只有她知道的地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冷处理。等到查不出来的时候,再悄悄地取出来和买棒冰的人换棒冰吃。她自己吃白棒冰,把绿豆棒冰留给我————————一个鸡蛋可换两根棒冰:白水棒冰和绿豆棒冰。

最有意思的是,大姐藏鸡蛋的过程十分有趣,我虽然不懂她怎么藏,但是我知道大姐的好心。她一会儿把鸡蛋藏到稻草垛上,可是,她又担心稻草垛里有老鼠。然后又把鸡蛋取出来,放到家里的磨盘眼里,大姐告诉我,那里虽然安全,可是,万一谁要是碰动了磨盘,鸡蛋会全部打破的,她又取出来,然后把鸡蛋放到家里的阁楼上,阁楼都是用来储藏稻谷的地方,父母倒是去得不多,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反正,为了藏着四个鸡蛋,大姐花了一番心思。最后到底藏到哪里去了,我至今都不知道,毕竟这事情实在是太小了,我也从来没有问过。反正,大姐藏的这几个鸡蛋让我们过了几天棒冰的瘾。

想起大姐那藏鸡蛋的慌张样子,再看看现在我家小皮碗里那些孤独的蛋黄,世界好像经过了几个世纪。但是,时间其实也就是走过了几十年。这几十年的变化,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432/

孤独的蛋黄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