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九江雁遇

2018-02-09 13:12 作者:三湘之友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我迁徙九江不久,雁就来了。从此,我的生活便多了些许牵挂,少了些许寂寞

新的住所离鄱阳湖很近,距白居易“住近湓江地低湿”不远,只是看不到 “黄芦苦竹绕宅生”了。白居易来九江是被谪的,我是被逼的,相隔1200年,同是“天涯沦落人”。

初来乍到,人地两疏,工作之余,独来独往居多。有缘千里来相会,雁来了,带来了缘,也带来了莫大的宽慰和无限的遐想。

我的前五十年也曾多次迁徙。但是,年轻时“人挪活”,多处于顺境,即使是小失意,也可以用时间来换;而如今,日暮西沉,每一次迁徙,总感觉人在囧途。回旋的余地很小,一切都难以重来。这是我来九江之后,对当年白居易谪居时的理解。

九江,给我最大的感觉是滨江滨湖;而这个天,给我感受最深的还是雁。在这里,大雁几乎天天可见。它们或成群结队在天空掠过,或三三两两在水中栖息。即使是深醒时分,也常常能够听到深邃的天空回荡的阵阵呱呱雁鸣。

在鄱阳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带着这个疑问,骑着自行车去湖边探访。只需半个多小时便来到湖边的江矶村。江矶村是濂溪区新港镇一个一面靠山,一面临湖的村落。村路蜿蜒,房舍整洁,宁静美丽。田间屋后,一棵棵柚子树上挂满了金黄色的果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冬季是鄱阳湖的枯水季节。湖边,一望无际的滩涂长满了水草。芳草萋萋,草深过膝。岸边还有白居易笔下一团一簇的“荻花”,远远望去,是一个富有诗意的、辽阔的大草原。

湖面白雾轻纱,氤氲飘荡,金色的阳光照射一面湖水,波光粼粼,金波满目。远处的山峦,勾勒出一抹淡淡的轮廓。这便是鄱阳湖最美的景致。而在这个巨幅山水画卷里,最具灵性的就是候鸟了。

踏着松柔的水草,我向湖的中央走去。草滩里,除了一堆堆散落的鸟粪,还是一滩滩发白的螺蚌壳。天空,一阵一阵阵候鸟自由的飞翔,分不清是大雁还是天鹅,或是其他鸟儿。它们像巡逻的队伍一样,有的在头顶的天空掠过,有的在远处贴着水面飞行。脚底下的水草越来越浅了,但泥巴却越来越松,行走起来也越来越困难。远看,隐约看见芝麻点点的物体在亮白的水面上。后来,芝麻变成了一团一簇的白或是灰色的棉团。近看,就能看清候鸟的轮廓了,它们正在浅水滩里自由地觅食或恬静地休憩。鸟儿们似乎感觉我的存在和来自我的威胁,开始警觉起来。忽然,有几只鸟儿惊起,飞向天空。很快,惊鸟在湖中蔓延开来,接着像炸了窝一样,湖面沸腾了。它们没能顾得上队形,也没有了以往的秩序,由近而远,一片片鸟儿如扇形一样扑腾腾地飞向半空,嘈杂的鸟鸣响彻云霄。成千上万,不计其数,密密匝匝,铺天盖地。很快,它们在空中重整队形,一行行、一队队,像湖的四周散去。

那场面、那气势,真把我震住了。我一边用相机飞快地抢拍,一边用手机微信把现场的场景兴奋地告诉朋友。在微信中,我用了一连串的“震撼”之词。这的确是我有生以来见到过的最震撼的自然景观。

Sorry,雁,打扰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越往湖的中央走就越泥泞难行,而这泥滩里,螺丝和湖蚌也就越来越多。此时,我明白了,候鸟不远万里地来到南方,并非畏惧北方的寒冬,而是在冰雪覆盖下没了食物。而此时,鄱阳湖正是枯水季节,小鱼小虾和田螺湖蚌给了它们丰富的过冬食物。待暖花开、冰雪融化的时候,它们又将踏上北归的征程。

春天来了,雁儿也要走了。立春这一天,我又出发了,背着行囊揣着相机,沿着鄱阳湖东岸湖口,向内湖延伸,我得抓紧时间去探访雁的生存状况,去期待更多的“雁遇”。

想想今冬的雁遇,真有几分眷恋。此时,我的心在与时空对话:白居易来浔阳,我到九江,雁来南方,我们之间都不认识,但是,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物种处在同一个世界,潜意识里却有太多太多相通、共鸣的地方。白居易的迁徙,我的迁徙,大雁的迁徙,都是为了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生存的世界,我们都在颠簸中前行,为的是生生不息、生生不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421/

九江雁遇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