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晓风残月谁人识》——作者:璞玉君、少洋

2018-02-09 13:11 作者:璞玉君、少洋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李太白的《将进酒》太有名了,有名到已经让人忘记他是一位豪迈随性的诗人,只记得能饮者,才能留其名号。可咱们这位诗仙,自己内心却耐不住寂寞,不过是报国无门,无人赏识罢了。

诗仙有李白,词中仙者,纵观古今,唯有三人可留其大名。

“流水落花去也,天上人间。”——南唐后主李煜

“赌书消得人憔悴,当时只当是寻常。”——清·纳兰容若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北宋·柳永

此三人拥有很多共同点,都是性情中人,都是多愁伤感,都是才华横溢。若说三人最大的不同点,无非就是身份。李煜虽然后为亡国君主,至少还曾是一国之君;纳兰性德虽然英年早逝,可出身也是王孙贵族,直叫旁人羡煞不已;唯独柳永,虽然出身官宦人家,却早已中道落魄。自小的柳永,才思敏捷,文采飞扬,自然想考取功名,为国为君为民干一番事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虽然柳永计划进京参考,可毕竟是性情中人,来到杭州,看到这湖山美好,都市繁华,遂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颓废生活之中,不亦乐乎,后来到汴京,也是如此。“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好一派大气繁华都市之景。

虽然才情过人,却不善于应试,毕竟科举的考试,可不单单考究文采,更看重实战谏言,倒与今天的公务员申论考试有点类似。柳永四次落榜,失意至极。留恋烟花柳巷,醉酒吟唱出“执手相看眼泪,竟无语凝噎”、“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这般悲伤的词调。

呵呵,是烟花之词吗?无病呻吟吗?

是,也许是,可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未必,或许未必!

越是有才华之人,越不会甘于寂寞,李白是这样,杜牧是这样,柳永也是这样。满腹经纶,虽然被民间欣赏,被烟花之地传诵,可真正能理解他的只有精通诗词音律的烟花女而已,纵然是知己,也只得反问一句“今宵酒醒何处?”,是啊,为什么不是在朝为官,志得意满而问酒醒何处。作为婉约派的代表词人,加之宋朝以哀怨写照内心的风气,若只看字面含义,难免过于肤浅。

好在,时来运转,纵然晏殊对柳永所作之词嗤之以鼻,却阻挡不了后来的宋仁宗亲政,特开恩科,对历届落榜沉沦之士录取放宽尺度,这足以让年过半百的柳永兴奋的睡不着觉。暮年及第,别无他求。

事实也证明,柳永虽然不会成为左右国家兴衰之栋梁,却也能在位一日,便念百姓疾苦,抚民民。“周而复始无休息,官租未了私租逼”、“鬻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单凭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就足以让百姓爱戴这位父母官。

而后仕途也有起有伏,跌跌撞撞,想必在柳永心里,回首再看,能懂自己“晓风残月”之意境,恐怕还是那温柔乡中的朱唇玉手吧。呵呵,知己难觅,一生难寻。纵使千古风流,万般才华,于尘世之中,能发挥一二,已算人生幸事。

千年后的今日,再品其词,或许在深人静之时,方能体会那“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悲怆与豪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417/

《晓风残月谁人识》——作者:璞玉君、少洋的评论 (共 11 条)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紫燕之约
  • 江南风
  • 秋实黾园
  • 淡了红颜
  • 木谓之华
  • 老党
  • 襄阳游子
  • 程汝明
    程汝明 推荐阅读并说 而后仕途也有起有伏,跌跌撞撞,想必在柳永心里,回首再看,能懂自己“晓风残月”之意境,恐怕还是那温柔乡中的朱唇玉手吧。呵呵,知己难觅,一生难寻。纵使千古风流,万般才华,于尘世之中,能发挥一二,已算人生幸事。 千年后的今日,再品其词,或许在夜深人静之时,方能体会那“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悲怆与豪情。
  • 居无何

    居无何推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