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战地红花分外香

2018-02-09 13:03 作者:乐歌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时候觉得,网络是真的好,它可以让许多本已尘封多年的往事,重又打开记忆的阀门,让那一幕幕美好的青葱岁月图景,在键盘的敲击下,流淌出来,变得鲜活、灵动;让很多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不可能相见的人,在网络的世界里得以重逢;我的新兵排长和他的初恋女友就是这样,在经历近30年的情感折磨和近乎无边的等待后,在群这个现代传媒的撮合下,又走到一起,再续前缘,不得不让人唏嘘感叹。

一、相识

排长姓赵,名成,出生在山东烟台的一个普通农家,从小家境不太好,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他是长子,父亲患病常年卧床,母亲扛起了全家的重担。高考落榜后,本应在家里帮助母亲耕种责任田,但赵成不愿意就这样窝在农村一辈子,执意要当兵,他为此还骂过他几次,最后还是他妈妈出面解围,并亲自送儿子上了接兵的军列。赵成最初的想,不过是在部队锻炼三年,学个手艺,将来回家找个混饭吃的好营生、娶一房媳妇儿,仅此而已。

赵成入伍那年是1981年,刚刚18岁,脸膛黑黑的,身高1米8左右,可能是由于经常帮妈妈干农活的缘故,赵成的体格非常好,健硕如牛,又因为他从小生长在农村,淳朴的民风养成了他诚实待人、踏实做事的性格,艰苦环境的磨练,造就了他干就要干好的坚韧品质,因此部队上上下下对他印象比较好,入伍第二年就入了党、当了班长,到了第三年快退伍的时候,连队领导找他,要他在部队多留一年,这一留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转眼到了1985年7月,距离每年的老兵退伍时间只差三个月,赵成面临超期服役后又一次退伍回乡的考验;这时候,一次重大情况,改变了事情的运行轨迹。赵成所在的成都军区某部,奉命调往云南老山前线,参加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一年,轮战期间,停止士兵退伍和干部转业工作。就这样,赵成所在部队来到了位于云南省红河州麻栗坡县的老山地区驻防,也就是在这里与他的初恋女友发生了第一次邂逅。

女孩姓穆(具体叫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她的网名叫筱),从小在成都军区机关大院长大,父母都是高干,自然就养成了不少小姐脾气,刁蛮任性,敢敢恨。筱雨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按照父母的意思当了兵,当兵对她们这些将军子弟来说,是再普通再容易不过了。当然,她当兵的地方肯定不会是一线战斗部队,而是地处成都市区的军区某医院。不过这女孩子骨子里还是有一点父辈留下的血性和爱国之心的,那一年,云南前指在成都军区所属部队医务系统征召一批医务人员,筱雨知道后,和一帮闺蜜写了血书,要求上前线;父母知道了,虽然不愿意宝贝女儿到前线流血牺牲,但拗不过女儿,只好同意,并打电话给下面部队领导,要求给予照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作为没有经历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后勤人员,筱雨和她的姐妹们是不能直接进入战区的,而是要在后方基地进行为期两个月严格的战前适应性训练,而我的排长赵成,因为军事素质突出、政治思想好,被派往集训队担任班长,筱雨正好分到他的班里。

赵成当班长近三年,训过的新兵好几拨,但训练女兵还是第一次,头一天训练就出了洋相。刚开始是队列训练,要说她们毕竟是女兵,是有一定基础的,但面对赵班长那个训练法,还是吃不消,他像对待男兵一样,从早晨8点到11点半,愣是让女兵们顶着炎炎烈日训练了三个小时,中间还不乏大声呵斥、吹胡子瞪眼,这些大小姐哪见过这些,早就不耐烦了,其中一个女兵直接坐地上不起来了,赵成过去拉,女兵躲,只抓住衣角,没成想把人家衣服给掀起来了,这下惹了大祸,女兵们不愿意了,集体罢训,还到连队闹,指导员把赵成狠狠的批评一顿,让他单独给那女兵道了歉才算完。

这以后,赵成和女兵们的关系就有些对立了,女兵们背后叫他“军阀”、“活阎王”。训练的时候,赵成照样冷酷无情、一丝不苟;训练间隙,女兵们想方设法整治他,害他吃了不少亏,如借故谈工作把水倒他床上,进门时门上放垃圾桶等等,数不胜数。但赵成从来不生气,憨厚耿直的秉性展露出来了。而且女兵们还发现,这家伙还越来越有人情味了,如:训练间隔时间变长了,休息时主动带女兵到大树下乘凉,随身带了碘酒、紫药水,主动给擦破皮的女兵上药等等,渐渐的,女兵们和赵班长的关系从对抗到相容再到互相信赖,这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更让这个集体凝成了一股绳,也让赵成和筱雨之间的爱情悄悄萌芽。

这是一次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尽管之前多次进行过手榴弹投掷训练,但那都是教练弹,真实的手榴弹拿在手里还是有些害怕,不管怎样,女兵们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投了,尽管成绩不理想,投过的人长吁一口气,最后轮到筱雨了,只见她粉嫩的小脸上汗珠直冒,举着手榴弹的右手微微颤抖,赵成喊了两遍口令,她也没投出去,赵班长走过去,准备再重复一遍技术要领,这时险情发生了!筱雨慌乱之中拉开拉环,却不知道把手榴弹扔出去,脸吓得惨白,呆立在风中,说时迟那时快,赵成一个箭步冲上去,夺过手榴弹,奋力向前掷出,然后顺势一个侧扑,把呆傻的筱雨压在身下,整个动作非常连贯、一气呵成。直到30年后,筱雨还说,这个动作我一辈子也忘不掉,太潇洒、太帅了。几秒钟之后,手榴弹在40米开外爆炸了,赵成和筱雨安然无恙。这之后,筱雨看赵成的眼神就变了,不再是高高在上、横眉冷对的样子,分明透出了一缕缕柔情。

两个月集训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赵成这个班由于大家互相团结、人人训练努力,在上级组织的会操考核中,获得了队列和班战术两个单项第一的好成绩。在集训队即将解散,大家将要各自回原部队的前一个晚,女兵们买来罐头、火腿肠等,还偷偷弄来一瓶白酒,搞了一顿丰盛的散伙饭,女兵们舍不得这个憨厚、严厉的大哥哥,在一起唱歌、跳舞,闹了大半夜才散伙,临走时,一个脑残的丫头说,欢迎班长早点到我们医院来。这句话,在战区是很忌讳的,到医院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可偏偏就是这句话,成了赵成和筱雨两个人相知相恋的缘分

二、相恋

1985年以后,中越边境上大的冲突已经很少了,但连排规模甚至3、5个人规模的小的战斗还时有发生。一次,某侦察分队越境侦察敌情并对敌人重要目标实施打击,需要一名技术全面、经验丰富的工兵同去,赵成被选上了,这次任务完成的出奇的顺利,分队人员无一伤亡。但在返回途中却遇到麻烦,一名侦察兵不慎踏上了一颗松发地雷,赵成小心翼翼排除了地雷,让战友走开,没想到,人家埋的是连环子母雷,当赵成取出松发雷的时候,就袢动了其他地雷,随着一声巨响,赵成倒下了,据说肚皮炸了个洞,战友们赶紧把他就近送到野战医院。

赵成进医院的时候,筱雨正在护理其他病人,突然听到大门外闹哄哄的,出去一看,天哪!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躺在担架上,身上满是血污,她赶紧跑过去,把伤员接过来,并叫人赶紧找医生……

赵成在病床上躺了三天三夜,等到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一个身影很熟悉的女护士正坐在他床前的椅子上打盹,他哪里知道,是这个女孩子为他输了500CC的血,而后又寸步不离他的床前,为他擦洗、翻身、上药、打针,这会儿,她肯定是累了。赵成渴了,想喝点水,又不想惊动正在打盹的筱雨,自己用手抓床头柜上的搪瓷缸,由于伤势还很重,用不上力,“咣“的一声,搪瓷缸掉到了地上,惊醒了筱雨。

见恩人醒来,筱雨又惊又喜,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这以后,在筱雨的悉心照料下,赵成的伤势一天天好转,慢慢的可以下地行走了,筱雨就每天扶着他到野战医院附近转转,陪他说笑话、讲故事,日子就这样慢悠悠的过着,赵成对筱雨的依赖也一天比一天强烈,筱雨在的时候,老老实实的配合治疗,筱雨没来,就耍小脾气,不吃不喝,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俩人有问题。

部队是有规定的,战士服役期间是不能谈恋爱的,医院领导委婉的向筱雨提出了警告,但筱雨依然故我,只是行事越来越隐秘。这时候,赵成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筱雨就以带伤员散步为名,常常把赵成带到医院外边玩,小河边、芭蕉林里、甘蔗地里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筱雨说,有一次,和赵成到一户老乡家甘蔗地里偷甘蔗,她在外边放哨,赵成在地里掰甘蔗,被老乡发现了,那老乡很聪明,没有直接去抓赵成,估计知道打不过,就准备过来抓筱雨,筱雨吓得大叫,惊动了赵成,赵成一看不好,大叫一声,放下她,不然我把你家牛牵走了。老乡一听,赶忙丢下筱雨,回头看牛,就在这一瞬间,赵成拉起筱雨的手,飞奔而去。这次历险,让筱雨见识到了赵成的果敢和他的聪明机智。

不久后赵成出院回到自己的部队,但一直保持着和筱雨的联系。这段时间,赵成和筱雨之间,随着了解的不断加深,两人的感情与日俱增,但两个人把感情都放在心底,始终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双方的战友也都看出了他俩之间的情谊,都默默的为他们保密为他们祝福。

转眼到了1986年8月,一年的轮战期就要结束了,双方部队都即将返回原驻地,返回前必须做的就是立功受奖、评先选模。赵成由于轮战期间表现突出,荣立二等功,并被推荐到位于江苏徐州的某陆军指挥学院学习。

离开部队的前一天晚上,连队专门为他召开了欢送晚会。晚会刚刚结束,就有战友偷偷告诉他,有个女兵在外边等他。赵成赶紧跑了出去,来到了熟悉的小河边,月色如银、水光如练,只见筱雨坐在河边一个大石头上,脱了鞋,两个白白的光脚丫在流水中滑动,好一幅月下佳人美图,赵成心中一股柔情涌了上来,轻轻走过去,靠着筱雨坐了下来,用手揽住了筱雨柔软的腰肢,筱雨顺势依偎了过来,两颗年轻的心合在了一起。良久,两个人从石头上站起来,四目对望,柔情似水,赵成从兜里掏出一杆英雄钢笔(这是他立功奖品之一),放到筱雨的手上,说,用这支笔给我写信,等我回来。筱雨也从衣袋里拿出一个袖珍日记本,日记本扉页夹着一张自己彩色玉照,递到赵成的手上,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这一天,他俩山盟海誓,私定了终身。

赵成到军校不久,筱雨也回到了成都。这期间,两个人几乎每两天一封信,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衷肠,情感的火苗一天比一天炽烈。他们甚至谈到了将来赵成毕业后的工作问题,筱雨希望他能回到成都,并说她能够找到人帮赵成分到军区机关。而赵成没想那么多,他只想早点完成学业,早点见到日夜思念的筱雨。他们在信中也对婚后的幸福生活进行了憧憬,说好结婚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山东老家敬赵成的父母。

他们彼此热切的盼望着相见的那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却来得那样迟……

三、分手

两人不断升温的感情终于引起筱雨家人的警觉,首先是她妈妈,发现女儿经常魂不守舍,一会儿喜形如色,一会儿对着一杆钢笔发呆,而且几乎天天收到徐州来信,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处于热恋了,她不动神色,利用筱雨爸的关系网,详细调查了对方小伙子的情况,当得知对方只是一个出身农村的普通军校学员时,这女人就不干了,赶忙把筱雨爸爸找回商量对策,姜还是老的辣,这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军人,不但打仗有一套,在对待女儿问题上也有一套。他先是托人帮女儿找了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对方父母也是军区高干,自己又是军医大学硕士毕业的军医,前途无量;而后,亲自派秘书找到赵成所在学校,施加压力。

这天,正在学院资料室查阅资料的赵成,突然接到通知,要他到学校政治部去一下,他还以为又是要他写什么稿子呢,兴冲冲的跑去了。一见面,政治部主任就问他,是不是在跟成都军区某医院一个女孩子谈恋爱?赵成很老实,说,是。然后,主任就跟他讲大道理,说,年轻人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谈恋爱是以后的事;见赵成不上套,就马上板起面孔,说,那个女孩他爸爸是成都军区的领导,已经给他女儿物色好了对象,各方面的条件比你好,你再这样纠缠下去对你自己前途有影响,哪个轻哪个重你掂量一下。

赵成本就是个出身农村的孩子,没见过这么大阵仗,心想,筱雨他爸爸给她找的对象的确比自己强,筱雨跟他肯定比跟自己强,再说,自己当这么多年兵,好不容易提干、跳出农门,不能就这样把自己前途给耽误了。虽然这样想,但赵成的确对筱雨不舍,那一夜他整夜未眠,很想写一封信给她,但又不知道从哪儿写起,几次动笔写了几个字,又被撕掉,泪水打湿了枕巾。

第二天一早,赵成横下一条心,弄了一张空白信笺装到信封里,同时,把两年来筱雨写给他的信连同那个袖珍日记本,以及那张天天陪他入眠的玉照,一起装进一个大大的包裹,写上对方的地址寄回到筱雨手中。

从此,发誓不再想她,5个月后毕业分配,他主动要求到北京军区某部,也就是我所在部队,以求远离成都那个伤心地。

筱雨收到空白信和包裹后,好似晴天霹雳,看着这一封封曾经饱含自己深情的书信被退了回来,她柔肠寸断,她不相信赵成会这样绝情,那一份无字情书更是让她看不懂,越是搞不懂就越是想弄明白,她一遍一遍的写信到徐州,只想问他一句:为什么?但从此后,赵成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音讯。

直到两年后,筱雨才辗转了解到赵成的去向,她借着出差的机会,千里迢迢、满怀希望的赶到塞北赵成部队驻地,好不容易找到赵成的住处,却见门楣、窗棂上贴满了大红喜字,很显然赵成结婚了,筱雨哭着跑出了营区,踏上南归的列车,一路上泪水婆娑,伤心欲绝。

回到成都,筱雨做了两件事,一是把与赵成所有相关的东西全部烧掉,埋葬自己的初恋;二是立即决定和那位男军医结婚。

就这样,两个有情人各奔东西、棒打鸳鸯散。

四、重逢

赵成从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我们部队,正好碰上我们这一批新兵入伍,他也就顺理成章的当了我的新兵排长。一年以后,他就结婚了,新娘子是张家口某部队医院的一名女军医,据说对方父母也是高干。起初,新娘子要求赵成调到张家口市的军部机关工作,但赵不肯,他说他离不开我们这批兵,愿意呆在山沟里,后来他老婆没办法,就自己调到了我们团卫生队当军医,这女军医我见过一次,人长得还算周正、比较整洁文静那种,算不上很漂亮。据说,他俩关系一直不大好,赵成住在部队里不大回家。后来,九十年代中期,赵成就地转业,被安排到张家口市公安局工作,当了一名普通警察。再到后来,也就是5前,女儿考上大学,在女儿离家到学校的第二天,赵成和妻子协议离婚,结束了22年的婚姻生活。

筱雨嫁给了那个军医后,家庭一直很幸福,老公很出色也很努力,后来当上了某军医大学校长,正军级;筱雨自己也很努力,后来考上军医大,担任某军医大附属医院院长,正师级。儿子,在英国一所著名大学留学。可惜的是,他丈夫身体不好,也可能是劳累过度,早早的于2008年去世了。

赵成和筱雨的重逢是最近才发生的事。2010年,我一个战友建立了一个群,群名就是部队的番号,我们很多战友就是靠着部队番号逐渐聚到这个群里的,赵成和我也是这样入群的,我们大家在群里聊了有几个月,突然有一天,有个叫筱雨的女网友要求入群,赵是管理员,就批准入群,由于群里人都用的是实名,所以一进来就知道大家是谁。

这筱雨进群后,不跟其他人聊天,有事没事骂我们赵排长,跟欠了她什么似的,有意思的是,当我们也跟着她骂排长的时候,她却站出来袒护他。这就让我们奇怪了,心想,这女人跟老赵肯定有名堂。大家一方面找赵排长套话,哪知道这家伙一句不说,最后任务落我头上了,我只好每天厚着脸皮叫筱雨姐,一开始不问她什么,但经常关心她,如注意身体、天气变化注意加衣服等等,逐渐取得了信任,她这才向我说出了他俩的秘密。

后来,我还向她要了照片,只见照片上的她雍容华贵,肤色很好,眼睛大大的,脸庞很圆润,依稀可以看得出当年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我问筱雨姐,你当年既然到了赵排长家门口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她说,我去看什么?看他俩柔情蜜意?我就知道赵成不是个东西,他一定以为我是个农村兵,将来要回农村的,所以不要我,赶紧找个人结婚,怕我缠着他。

了解这个情况后,我深感责任重大,当晚就把筱雨说的情况告诉了赵排长,赵排长也把自己的情况,和当年为什么分手的原因告诉我,我又把他说的情况告诉了筱雨。后来,筱雨逐渐不在群里说话了,赵排长一天比一天高兴,估计他俩私聊了,前嫌尽释。

今年中秋节传出消息,两人在张家口见面了。

9月22日又传出消息,说是他们俩准备明年结婚。

我们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一段跨越30年的苦恋终于有了结果,祝福他们,祝福天下所有有情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392/

战地红花分外香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