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9)

2018-02-08 20:18 作者:宜昌石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9)

所谓出兵差就是根据有关规定,在国家遭受威胁或发生紧急情况时,军队有权要求征用一切交通工具。只是那个时候都是军政府,人家也是一级政府,还有枪杆子,元济轮自然是逃不过去的。好不容易坚持到了1917年底,北洋军奉命出川,元济轮负责送吴光新走川江离开重庆,不想出城仅仅十多公里,那个拥兵自重的吴光新突然改变主意,不想坐船了,登岸从陆路去万州。终于逃过一劫的元济轮不敢再回到军阀混战的重庆,便顺流而下,哪曾想到来到宜昌,又被驻守在那里的北洋军扣作军用,直至1918年,这艘小船才有机会逃到当时还算平静的上海躲避起来。

因为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发生,厄运连连的蜀江公司此时早已负债高达5万元,元济轮自然已经陷入难以维系的绝境。就在此时,公司其中一个叫马则卿的股东灵机一动,在上海找到法商麦司洋行,双方达成协议,法商投资2万两银子,合资经营元济轮,在上海注册成立了麦司公司,船名仍叫“元济”,只是改挂法国旗。与法商合资后的元济轮,信心满满的在上海修理了船身,添置了机械,悬挂着法国旗于1920年2月回到重庆,仍经营重庆至宜宾的航线客运和货运。

从订造时就不顺畅到多次被军阀征用几乎颗粒无收的元济轮这一次挂着法国旗回到川江,不料正好又遇上川滇黔三路军阀战事再起,被当时身为黔军总司令、兼任重庆卫戍司令部司令的王文华(1888-1921年)下令扣作军用。好在法国驻渝领事与卫戍司令紧急进行了交涉,同样惹不起洋人的王文华只得乖乖放行。于是,第一次扬眉吐气的元济轮凭借法国旗的庇护,凭借着“官怕洋人”的潜规则,在重庆至宜宾航线上继续经营客运,没有了军阀的骚扰,运气似乎一下子好了起来,很快不仅偿还了债务,还出现了赢利。

《增广贤文》说得多好:“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挂着法国国旗,有了洋人照应的元济轮注定还会多灾多难,不过这次是内乱。那些原先因为公司负债累累、危在旦夕都各自躲起来的股东们见利眼红,看见了元济轮出现的转机,开始欲望高涨,不甘心让法国人坐享其成,于是用元济轮作抵押向大中银行借款,一举回购了麦司洋行所占的股份,自然也就不再是挂旗船了。

万万想不到,1921年,元济轮抵押给大中银行才继续经营不久,大中银行就轰然倒闭,那些一厢情愿的股东们就是中国俗话里所说的“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家伙,自然欲哭无泪。元济轮被大债权人、四川军阀杨森没收,改作兵船。1922年8月,元济轮随着战败的杨森下驶宜昌后就不知下落,而那家没有了轮船的蜀江公司也随之悄悄消亡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326/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9)的评论 (共 4 条)

  • 大三毕业
  • 淡了红颜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