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闺蜜叫海鸥

2018-02-08 15:16 作者:木枚子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月的第六个晚上,我坐在海鸥的宿舍里吃晚饭。晚饭很简单,她煮的清米粥,外加一碟自己做的霉豆腐。粥只喝到一半,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进来了。很自然的从门后的鞋架上了,拿出一双换脚的拖鞋,带着一股浓浓地烟味径直走了过来。这就是半碗稀饭前,海鸥告诉我的重大消息里的重大人物,她的现男友。

海鸥带着两岁的女儿已经离婚一年多了。离婚时,前夫只要了儿子,要求也只是要留下儿子。对于一个沉迷于毒品虚幻空间里的人来说,没死拖着她,这个结局已经算很好了。养母劝她不要离婚,把她送人的父母也劝她忍忍,婆家的人说她不厚道,儿子都已经开始改了,怎么就不能再继续好好过日子?

曲折着把婚离了,唯一的家当就是她的小不点。她不是不愿意珍惜,是无望。从小女儿要临产时,自己到处借钱做手术的时候,心就已经冻结了。再到婆家以小女儿八字克的谬论下,彻底对她娘俩不管不问时,这个家就已经不是那个为她遮风挡的家,而是给她带来风雨的地方了。海鸥经常笑说,她从风雨里来,又何惧风雨,她从来不是温室里的花。

水泥行业的工资并不高,海鸥待在化验室的时间刚好满了五年。电商崛起的第二年,搭着顺风车,海鸥成为微商界的一员,各种杂七杂八的收入凑在一起养着没收入的养母,养着不懂事的女儿。期间有同事介绍对象,男方一上来就讲他的奋斗史,讲他的父母如何的辛苦,以后结婚了她要如何的对他父母好,讲小不点的姓也要跟着改过来。。。海鸥内心狂乱崩溃,回来跟我说,我看没看上他还没说,哪来的自信认为我一定要跟他。结局自然是不了了之,陆续间被好心的同事介绍了几个,不忍拂了一片好意,见了面的没了下文,惹的旁人干着急。养母看上了那个月入一万的直男,直说有车有房有收入,条件可以,孩子姓什么不重要。海鸥瞪着天花板,说了一句,我一个人这样挺好的。

岁月的厚重在于会把一些伤痕掩盖起来,空间层叠的颗粒会在行驶的轨迹慢慢填满黑洞,慢慢让心不在苍白。就像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那么自然的来了,坐下,然后唠嗑。。。

每个女人进入婚姻的时候,都是带着美好向往,期望这座围城会是一座坚实的堡垒遮风挡雨,阳光普照。没有阳光,就成了坟墓。并不是有个男人就能叫家,叫家的地方得有温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304/

我的闺蜜叫海鸥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