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儿时的年味

2018-02-08 13:32 作者:春之呢喃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现在的节,总感觉一点年味都没了,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压力的增大,反正怎么也找不到小时候那种欢欣愉悦了。其实,中国人都在乎过年的。家在远方的人,春节必然回家过年,因为家里有父母亲友期盼;家就在身边的人,春节期间也会走亲访友。

记得那时母亲尚在。大约在腊月廿四,我家就热闹起来了。母亲的生日就在这一天,不过好像母亲也没正经过过自己的生日。一大清早,母亲就会准备好鸡鸭鱼肉,每样蒸上那么一碗,用来祭祀灶神。母亲说,灶神每年的这个日子上天庭给玉帝汇报一年的工作。他最了解民间疾苦,可是玉帝偏听偏信,觉得灶神只报忧不报喜,所以就狠狠地扇了他耳光,结果把灶神给打聋了。所以母亲从小就要求我们——不准在厨房吃饭(说灶神听不到声音,看到人们在他面前吧唧嘴,以为在说他的坏话,于是他就会迁怒这家人。我觉得灶神又不是瞎子,没见人手里端着饭碗吗?!)、不准把女人的物件拿到厨房来(说这样是对灶神大不敬)… …在母亲面前,我绝对不敢乱说话,打小我就觉得母亲迷信、男尊女卑思想超级严重,所以我不跟她亲热,我只粘父亲

这天,也是一年里最隆重的大扫除。全家总动员,洗、扫、抹、晒,每一个角落都要清扫得一尘不染的,恨不得能光彩照人。小小的我觉得,这就是蓬荜生辉吧!

母亲的生日,姐姐基本都会带着她的闺女回来,有时姐夫也一起来。姐姐姐夫来了,母亲会特别高兴,好吃的菜尽往外孙女碗里夹,虽然嘴里念叨着“外孙狗,吃了就走”,我觉得母亲偏心,但敢怒而不敢言,于是暗地里找茬欺负外侄女。不过,小丫头片子很乖巧,晓得背着大人来讨好我,嘴巴里“姨”个不停,还时不时贿赂食物或小玩意。只比她大四岁的我,其实还是蛮欢喜和她在一起,只是见不得母亲厚此薄彼。

这一天,也是所谓的小年——小孩子过年。所以,我和外侄女都会得到一个小红包,至于多少钱早就忘了,因为那笔钱不可能真正成为我的。母亲拿红包给她的外孙女,姐姐拿红包给我,等姐姐她们走后,或者姐姐她们还没走,我手里的红包就上缴了。有时候,我看都懒得去看,就直接交给母亲。

从小年开始,家里的饭菜就开始丰盛起来,父亲所言的“打牙祭”。到了除夕,就更是了不得,那桌上绝对是堆满了各种平日里见都没见过的美食。不得不承认,我母亲很能干,厨艺也相当不错。这点,我还真没有遗传到她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碗的大鱼大肉,还有母亲熏制的腊鸡、腊鸭、腊鹅,感觉一整年喂肥的家禽都是留着过年“打牙祭”的。那时,姐夫在肉食站工作,我家吃肉的机会比别人家自然多些。还有母亲酿的甜米酒、磨的糍粑、汤圆等,馋得我有时会偷偷去弄点来吃,结果到开餐时间,我就没了胃口,还好这段日子一般挨打挨骂少。

每年的大年三十,母亲会给我洗个澡。我的体质从小就弱,为了不让我感冒,父亲会负责在房间里生上一盆旺旺的柴火,把屋子烘烤得如春天般温暖;母亲会亲自把我从上到下洗得干干净净,最后给我穿上一件新罩衣或者是她给我做的一双新棉鞋。洗完澡的我会蹦蹦跳跳地把周围邻居家晃遍,见着人就嚷嚷:我穿新衣(鞋)咯!

除夕夜的团年饭之前,母亲也会神神叨叨 “接灶神”、“迎财神”,还会叫上我磕头作揖。母亲说这样,“菩萨会保佑你长命百岁、吉祥如意的”。我很好奇,“菩萨啥样子,他真的会吃我们家的饭菜吗?”“菩萨不会把我们家这么多好吃的都给吃掉吧?”所以,我在叩头作揖时,眼睛仍会死死盯着案台上那些热气腾腾的肉。菩萨应该听到了我的心声,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菩萨吃我家饭菜,真是个好菩萨。

某年的除夕夜,姐姐一家三口在我家过年。应该是她婚后的第一个年头吧,因为大人们说她们是“新人”。母亲还把玩龙舞狮的队伍招呼进了我家堂屋(绝无仅有的一回),母亲特别开心,放了好多鞭炮,还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在我的记忆里,那是母亲最开心、笑容最灿烂的一次。

大年初一开始,我家的客人就络绎不绝。尤其正月初二,姑母们都带着全家大小来了,姐姐一家三口也肯定会来的。这天特别热闹,我也最喜欢这一天,因为我的表哥、表姐、表妹们都来了,并且我不用帮大人干活,只要跟表亲们带着外侄女一起疯狂玩耍。

我其实从小就不是一个吃货,但我喜欢“疯”,且“人前疯”,尤其是在表哥表姐们面前。春节里的孩子们都玩鞭炮,可是那个年代还缺衣少食,大人自然没余钱给小孩买鞭炮,于是我们就去燃放过的鞭炮堆里找,找到一个没爆炸的小鞭炮,如获至宝,赶紧装进口袋。不过我有更好的招,直接找父亲说,“,我想玩鞭炮。”父亲就会在点鞭炮之前,拆下一小截给我,或者是正在燃放时赶紧用脚踩灭,给我留下一截没爆炸的,然后一个个拆给我。我胆其实很小,从来不敢独自玩鞭炮。父亲会给我点燃一根香,让我远远地放。当表哥表姐们来我家了,我会主动贡献出早就收集了的鞭炮宝贝。

过了初二,父母亲会带上我去走亲戚,姨妈、舅舅、姑妈家,每家每户走过去,一般就到了初九、十了。那时,走亲戚虽然得不到红包,却有很多玩伴,而且是去别人家做客,能吃到很多自家没有的零食,又不用干活,我还是蛮期待的。

那时的春节,一般要过到元宵才算结束。到了正月十五,又是一波热闹,龙灯狮子舞起来,汤圆煮起来。

说白了,我儿时的年味就是敞开肚皮、尽情吃和不分昼夜、放肆玩,这其实也是那个年代所有小孩的年味,所以小孩子都盼望过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295/

儿时的年味的评论 (共 13 条)

  • 老党
  • 鲁振中
  • 江南风
  • 烟雨流峡
  • 从余东风
  • 纤纤柳絮
  • 大三毕业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 紫燕之约
    紫燕之约 推荐阅读并说 儿时的年味,永远的幸福!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现在生活好了,但总是怀念儿时的年,不一样的年味。点赞,推荐赏读。

    赞(0)回复
  • 蔡竹良

    蔡竹良很欣赏你的作品。《新长江文学》特向您征稿,如有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新长江文学》(Dyczl705),或加编辑微信CZL******3 (注明散文网)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