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半个奇遇.作者:池莉

2018-02-07 18:06 作者:程汝明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程汝明推荐的散文——

半个奇遇 . 作者:池 莉

谁都有状态差的时候。状态极差的那样一种郁闷、厌倦与绝望,真很要命,难以言喻且神仙也救不了。医生与作家,都是琢磨人的职业,所以我就有两个职业习惯,所以我就被习惯成了一个喜欢琢磨人的人:人是靠什么得救的?当你状态极差的时候。

这一天不幸,我状态极差,双腿沉重脑袋昏沉走进北京西客站,一看,离本次高铁发车时间还差两个多小时。生怕路上塞车,提前量打大了,不料路上没塞,塞在了候车室。候车室高度满座,加上大堆行李和随意放置的腿们,基本水泄不通。此番来京工作不顺几晚失眠,竟愤而想去爬长城,觉得自己18岁心愿在几十年里赴京百趟都未落实,实乃人生一大失败。不料所乘的士,半路追尾,我再次失败。就这样,我身带多处擦伤和瘀斑,眼睛红肿酸涩,鼓起最后勇气,环顾候车室,想与他人对上眼神打个商量,看能不能挤挤半个臀都行,结果又是失败。满目的人民群众,少数人发呆打盹,多数人埋头刷屏,间或抬起一张面孔,也是一脸麻木。人与人之间,没温度没态度没环境,人人都烦别人,人人都嫌人太多。讽刺的是,我正是其中一员。难熬的两个多小时分分秒秒,我的世界观一落千丈。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我问自己,一遍又一遍。

终于开闸放行,裹挟在争先恐后之中推推搡搡进车厢,扑面又是纵声喧哗,呼朋唤友叫嚷打牌打牌。天啦,这一瞬间,静息或睡觉的希望,又顿时破灭。我倍受打击,眼皮都没有力气抬起,完全不看人了,只顾低头对号入座。我第一排,双人座,靠窗。靠走道乘客,我的邻座,一中年男士,已入座并已闭目养神。火车还没开动,这么快就进入状态?我略感惊异,仿佛他偷了我的构思。惊异之下,忽然发现:我似乎时来运转了。谢天谢地:该男士衣着洁净、质地优良、款式得体、头发不脏不腻、无烟臭无异味,胳膊交叉收拢在自己胸前,双腿交叉收拢在自己座椅下,座椅靠背也是收拢竖起,尽管在假寐,也显然是一副文明礼貌生怕打扰妨碍其他乘客的姿态。而整个车厢,大多数乘客都在挤来挤去,急忙坐下,急忙放下靠背,坐下就急忙敞开双腿直伸八叉,胳膊大幅度横架于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手机急忙打起来,高声大气,旁若无人,这不就是我们司空见惯的乘车环境吗?打自我17岁出门远行至今,已无数次舟楫辗转经历无数邻座,旅客不都是这样吗?今天这位自好自律到堪称完美的邻座,我还真第一次碰到,更基于以上所有遭遇,不由心生感慨:或许在他,只是习惯与素养;在我,却是与祖国悠久古典礼仪的一种久违。或许在他,只是安分守己;在我,已算高风亮节。或许在他,只是举止得体;在我,却是获得尊重。验票来了,邻座假寐结束。不知不觉,我们闲聊起来。这一聊,不仅十分投契,更有一种无顾无忌的坦率,有些想法、观点、疑惑与苦闷,因我深知祸从口出,是连亲朋好友都不会诉说的,倒是这一刻的萍水相逢格外放松,说了,就了,随风,飘散,无祸且得福,这份福气叫做知音,竟是素昧平生来托底。

邻座先到站,彼此道谢,老友般说再见。我继续行程,而上车之前的坏心情,已彻底消散。戴上耳机,音乐低回,远望窗外,看到的却不是窗外景色,而是跃动在更加广阔时空的奇异美景,有静物有人物有声有色如泣如诉,令我身心清澄,焕然一新。这样一种被激发被打开被链接,简直妙不可言。原来拯救人的,还是人。人啊人。我这一辈子,一直都保有儿时天真幼稚的幻想,总幻想奇遇神迹,倒不曾料想凡人凡事,也会有不凡的辉光,这也算是半个奇遇了。奇遇半个,我也感恩于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 原載:2017年11月12日 新民晚报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229/

半个奇遇.作者:池莉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