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8)

2018-02-07 16:15 作者:宜昌石头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8)

木船时代,因为三峡江段滩险浪急、吃水过浅,加上厘金船的方便灵活,所以长期以来能够在川江与挂旗船就运输价格和方便灵活等方面进行竞争。而轮船几经周折开始在川江实行商运之后,外商轮船纷纷驶入,本来就并无多大优势的挂旗船开始逐年减少,到1925年全年只有一艘载货20吨的挂旗船通过宜昌海关,在川江留下最后的一道航迹。不过挂旗船并没有因此而消亡,尤其是在四川军阀混战、封建割据期间,为了躲避军队的干扰,保障乘客和货物的安全,又出现了中国轮船注册外国籍的“挂旗轮船”。就连1932年淞沪抗战时,难民乘坐的轮船,都要插上一面日本国旗方能离开被日本舰队围得水泄不通的长江口。

例如最早在川江上通行轮船商运的第一家华资川江轮船公司,人家可是当过那位曾经当过湖广总督、时任四川总督、后来还当过东三省总督的赵尔巽(1844-1927年)提议创办的一家官商企业,背景很深,可是也不能免除兵差任务,从1911年开始,多次被当地驻防军阀征用,据说到1918年亏损达元,收到的兵差款仅为1148元,叫人真活不了了,只好被迫歇业。为免遭军阀滥征滥用,这家轮船公司只好寻求外国人庇护,自1921年起,将公司所属的蜀亨、新蜀通两艘轮船注册法国籍,挂上了法国旗帜,另一艘蜀和轮则长期悬挂意大利旗,才算是躲过一劫。

再讲一个1915年成立、事实证明才中一开始就多灾多难的蜀江轮船公司的故事。先在上海订造了一艘长约28米、载重36吨、取名为“元济”的钢壳浅水小火轮。到了第二年不知为何还没见到造好的新船开回重庆,公司就派人去上海的船厂进行查看,结果大吃一惊,原来订船的人只缴了定金,其余船款已被其挥霍殆尽,只得从重庆另汇款来接船,这就叫飞来横祸。1916年秋,元济轮终于从上海船厂开始往回开,不料途中触礁受损,只好返回到上海进行修理,三个月后才历尽艰辛的终于抵达重庆。

总算看见了属于自己轮船的蜀江公司的各位股东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又遭打击:原来经过重庆海关检验,元济轮的货仓不符合要求,所以不许载货,只能载客和装运邮包之类的物品,而且只能往来于重庆与宜宾之间的航线。没办法,也只好认了。没想到才开航三趟,在下水途中就遭到土匪抢劫,船身受损,只好千里迢迢再次开去上海修理。

元济轮接下来的遭遇就是“船漏偏遇顶头风”的真实写照。1917年,修理好的元济轮回到川江继续经营客运,不巧时遇川滇两路军阀开战,不想刚刚抵达宜宾就被滇军扣作了兵差。半年后,滇军退出四川,历经劫难的元济轮回到重庆,却被北洋军阀皖系、曾经担任过陆军总长的吴光新部再次所扣,这一次同样是被迫给他们运送军用物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215/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8)的评论 (共 8 条)

  • 草木白雪
  • 清欣
  • 襄阳游子
  • 老党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稚藕弋
  • 木谓之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