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迟到的靴子

2018-02-07 12:52 作者:锦瑟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穿新衣,戴新帽,欢天喜地盼年到。小时候,我与其他“一响贪新”的孩子别无他样,都是“少年不识穷滋味,穿光鲜。爱穿光鲜。为添新衫盼过年。”

待到后来,慢慢长大,再到后来的后来,当家立事之时,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基本上绝了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状况,想穿新衣随时可以添,不仅局限于过年。

可是传统的中华文化,要的就是这种仪式感,过年添置新衣照样必不可少。

儿子的新衣服是网购货,韩版的两件套上装,前前后后挂着不知啥材料制作的圆环,害的小女儿哭了一场又一场,一个非要拆下来玩,一个自然是不肯。

女儿的羽绒袄、小皮靴也早早登场,怕是过年都成旧衣裳了,还要重新再买。

只有父亲不止一次的叮嘱交代我们,过年不要给他买新衣服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说,我们买了房,有贷款,就节省些吧,岁数大了,穿衣服省,年年买穿不完到时候都浪费了。

我笑笑,并不作答。今年准备给他买什么,我心中早有筹划。靴子、羊毛裤、外套等等,都在其中。

世事总爱轮回、角色常常移位。

真记不得从哪年开始,由起先的父亲年年为我操心添新衣,变成后来我年年操心给父亲买衣衫。

才参加工作那几年,一穷二白,工资低,正处于残酷的原始资本积累时期,我那时总结出一套穿衣三字经:

三不:颜色不能太鲜、厚度不能太厚、式样不能太新,符合这三个条件的衣服鞋帽基本上一年四季、老少皆宜。

三套:外套、裤子、秋衣,永远保持三套或三件,鞋子不分季节保持三双,有换洗的就行。

那些年,父亲穿的最多的就是我换下来的旧衣服,还有公司里发的工作服。后来日子好过了,我就暗下决心,再也不让父亲穿我的旧衣服和工作服了。

每年都有计划的给父亲添置新衣服,从里到外、从下到上、从单到棉。友人打趣说我这是要把他武装成“退休干部”,我说那我一不小心就成了“干部子弟”!

越是年底越是忙,上街买东西都趁空。

昨晚上街买东西,在商场看中一双棉靴,就给父亲买了下来。回到家,父亲已经睡下,我告诉他,新买了靴子,放在鞋架上。

父亲从睡中醒来,一不留神,说漏了嘴。父亲说,刚好,我那双靴子底烂了,进水。我说那就扔掉吧。父亲接着说天晴了去补一补,还能穿。

父亲的那双靴子是前年买的。十多年前父亲送我儿子上学路上摔倒了,摔折了腿,右脚走路踩偏,所以鞋子通常左脚好好的,右脚的先磨破。

今年天两场来势凶猛、冷的厉害,尽管如此,靴子破了,父亲体谅我们用钱的地方多,忍着不说。

父亲的话让我心里涌出阵阵歉疚。尽管我给他买来新靴子,毕竟还是有些迟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195/

迟到的靴子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