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7)

2018-02-07 09:40 作者:宜昌石头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7)

那个曾经担任过中华民国首任总理、上海沦陷后因与日方暧昧,被蒋介石密令暗杀、后来又说杀错了给平反的唐绍仪(1862-1938年)就曾经说过:四川自“民国十四年来之数次战争,均为鸦片,故可称为十四年之鸦片战争。”这话说的极是。军阀割据无论是巩固地盘还是对外扩充都需要钱,养活军队更需要源源不断的财源,而四川军阀就是抓住了以鸦片“创收”的这条途径,先后发动了1920年的川滇黔战争,将分享鸦片红利的滇军驱逐出境。然后又是川军内部绵绵不休的一次又一次“鸦片战争”,同样是为争夺川东那一大片鸦片主产区而开战。

1917年至1934年的四川成了封建割据的局面,各路军阀分防区割据,防区内所产的鸦片就成了购买枪支弹药、筹集军费的最好方式,从而使得那段时期鸦片贸易最为盛行。当时四川烟税如毛,枚不胜举。有根据种烟多少来计算的烟苗税(又称烟窝捐);购买鸦片的票据上必须贴有军政府印发的印花,以示交过印花税(又称普通税);运输的出发地有起运税;把鸦片运到出售地有落地税;路过的地方要交过境税;在本防区销售的应交内销税;贩运出川应交外销税;烟民吸烟或开设烟馆点红灯供人吸食应交红灯税;当然还有五花八门的附加费。

就不由人想起了那句著名的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的开场白:“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军阀本质上也是和土匪是一丘之貉。对了,还有令人哭笑不得的懒税,如果被强迫种烟的农民敢拒绝,就指责农民懒惰而处罚以税收。当然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惩罚因“懒惰”而不种鸦片者。其规定“农民种粮食而不种烟,则种粮食一年,应完三年的税,而种烟只完本年一年的税……到后年,再不种烟,仍种粮食,则这一年,应完七年的税。”简直闻所未闻。

从宜昌海关《十年报告》中可以看出,虽然宜昌和恩施所产的“桥土”仅勉强足够供应本地销售,但更多来自西南数省的鸦片却因为厘金过重、税收过高,“几乎所有的川土都穿过群山运到沙市,再由船运到汉口,这条线路的优点在于它为逃避沉重的厘金提供了便利。”尤其是在税收水涨船高、海关税也相应提高以后,“山间铃响马帮来”,绕陆路已避关卡已成为众所周知的选择。于是,1889年宜昌厘金局仅收取鸦片税8600两,1890年,“通过宜昌常关的土药几乎等于零。”

光绪十七年(1891年)6月,随着逃关的现象日趋严重,厘金和海关税几乎等于零。清廷不得不放下身段、降低收费标准。按照新条例,每担(60公斤)鸦片除了先交4.80两的过境费,就是重庆装船时先交20两出口税,宜昌卸船后再交40两,贴上标签就可以在全国通行无阻。于是,那一年的10月前,宜昌海关土药装船量只有5.87担,可是10月份增至36.21担,11月份131.17担,12月份的225.14担。相对于前一年的几乎等于零,1891年后三个月剧增的399.13担可以解释为“证明商人们喜欢固定适中的税率。”也可以说明,相对于在山区崎岖小道上担心受怕,还不如交些钱来得平安,尤其是后来开始了挂旗轮船大规模运输鸦片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167/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7)的评论 (共 7 条)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心静如水
  • 老党
  • 淡了红颜
  • 木谓之华
  • 大三毕业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