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送爱心说过年

2018-02-06 20:09 作者:刘文忠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心再说说大集体过年

节来临之际,我和乌海爱心人士首先来到了身体重度残疾的温馨家园冯保全家里,儿子重度残疾,连床铺也下不了,全靠78岁的老母亲照料。乌海蒙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老总宁宏玲像亲闺女一样,拉着老人的手,把近千元的生活必需品送到老人手里,还带领孩子给老人擦玻璃、洗地、打扫卫生。

从冯保全家里出来,又到了康泰家园孤寡老人宋长柏家里,地下齐刷刷站下30多位青少年志愿者,提前给老人拜早年,和老人一起照相。“爷爷奶奶”叫得老俩口合不拢嘴。临走,又把过年的吃的、喝的和鸡蛋送在了老人面前。

最后来到了重度残疾人刘淑珍家里,刘淑珍身体残疾,在轮椅上生活,丈夫又因病去世,还要供儿子上大学。得知这一情况,爱心人士纷纷表示,要帮助刘大姐渡过难关,亲手送上春节慰问品。

这场暖心的关爱帮扶活动,汇聚爱心,传承心。

又到过年时,对于过年,我感慨万千,总想再说说大集体时代的过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是大集体时代的人,不知道那时的艰辛。虽然日子苦,老百姓乐呵得多。生产小队有文艺宣传队,大队有高跷队。一进季,队与队之间锣鼓之声相闻。尤其是高跷队的锣鼓声一响,震得人心儿发颤。腊月天,滴水成冰。生产队开始文艺练兵,过罢年,参加全公社的文艺汇演。邀请周围生产队的文艺队来村子里演出,生产队的文艺队也要到周围的生产队演出。一根铁丝绑一疙瘩烂棉花,往废柴油桶里一蘸,点着后,浓烟滚滚,油点喷溅。一场演出下来,演员成了烟熏猴,身上油迹斑斑,可是谁又不再乎,反而引以为荣。看演出的社员更辛苦,几乎是全村男女老少都来看演出,一场三四个小时下来,没有中途退场的。这也许就是那时候最时兴的“穷棒子精神吧”吧。

社员们辛苦一年了,要过个好年了。过年了,能分上红的社员,生产队每家给借五元钱。没有分上红的社员,每家给借三元钱。就这三元钱,精打细算的妻子,安排得井井有条,让全家人欢天喜地过一个革命化的大年。具体安排如下:

半斤酒0.4元,川字砖茶一小块0.4元,蜡烛二只0.16,香烟三盒0.39元,调料0.3元,糖块0.3元,火柴5盒0.1元。还要买五个麻雷和一版小编炮花0.3元,红字一张0.05元,给妹妹买红头绳之类花0.2元。你看看,就这三块钱,过年还是没有花完,换成五分,二分的纸币给孩子发压岁钱。

永华二社一户姓张贫农家,全家七口人,二床破棉被,炕上没有炕席,病老婆起不来床,一直在哼哼。老支部书记和工作队长让生产队多借给他家二元钱,到三道桥给他女人看病。正好公社有慰问品,大队还分到棉被一条,让他早点领回来。就这么一点点温暖,让那一家人千恩万谢。说到生产队里的五保和残疾人,那过年就更困难了!

看看现在的孤寡老人、残疾人、孤儿,吃住有人管,都享受低保,逢年过节还有人慰问。这一切都归功于改革开放,归功于党和政府的关怀。

内蒙古乌海海勃湾林荫街道关工委刘文忠

联系地址:内蒙古乌海海勃湾林荫街道幸福新村南区19-6-102

电话: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114/

送爱心说过年的评论 (共 8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大三毕业
  • 淡了红颜
  • 老党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亓方文
    亓方文 审核通过并说 “可是谁又不再乎”是“谁也不在乎”;那时候钱少,但购买力高啊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