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大枣情缘

2018-02-06 13:31 作者:吕瑞杭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大枣情缘

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感情,但人与物之间同样存在着扯不断,理不清的情缘,在感情里涌动。我与大枣之间就存在着这种眷恋,时间久了,这种情缘总在不经意间流出,甚至有时会睹物思情。

我的家乡在河北省赞皇县的吕庄村,是远近闻名的赞皇大枣主产区。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家乡的大枣每年秋季都会挂满家乡的丘陵、上岗,点缀在枣树上,像一盏盏红彤彤的小灯笼,煞是迷人。村子的四周都是纯一色的枣树,每到季,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绿野茫茫,到处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一望无际的枣树,一如环村的原野,招来许多人的观光与赞叹。

儿时听父亲常说:“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人一方物”,“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正是这些活生生的话语,把我带进了家乡这片温暖的热土,这片生生不息的热土,这片流淌着家乡人汗水的热土。

儿时的记忆总是难忘的。父亲带着我们去打红枣的一幕幕总在脑海里浮现。常言道:“七月十五花红枣,八月十五枣红山”。每年农历的八月十五以后,青枣逐渐变成了红枣,有的早熟的品种已经有了皱褶。父亲与全村的人一样,扛起长长的打枣杆走向了山坡。随着父亲杆子的敲打,一阵阵“红枣”会“劈哩叭啦”地下个不停,那红枣落在了草丛里,落在花生地里,落在我们的头上。我和妹妹提着花篮忙着拾捡红枣,山岗上不时传来阵阵的说笑声、打闹声、吆喝声,偶尔还夹杂着牛羊的叫声,热闹而繁忙的景象,犹如一场流动的乡村大合唱。家乡的人们忙的不亦乐乎,山坡上到处是一片欢声笑语,时常这边唱来那边和,那场面不亚于现在的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孩子们嘴馋,父亲把收回家的红枣给我们做一些酒枣。父亲捡一些没有破损的,硬硬的红枣,擦净,在酒碗里滚上几个滚,装入干净的玻璃瓶里密封好。过年时取出来,酥、香、甜中带着一些酒味,浓浓的味道让人百吃不厌。但大多数的红枣还是被晒到自己家的房顶上,经过数日的风吹日晒,水分减少了许多,红枣周身长了许多的皱纹,好似老人的脸颊。倘若吃一个,蜜一般的甜,掰开时,那红褐色的枣肉会拉起长长的粘丝,再吃几个会有股辣味,后来听父亲说,那是糖分高的缘故。腊月里,父亲会和村里的人一样,骑着自行车驮着几袋红枣到集市上卖,换回一些钱,可别小看这些钱,那是我们一家人主要的经济来源。细心的母亲会捡一些大大的红枣给我们蒸年糕、蒸红枣馍馍,成为过年时的主要食品。母亲做的年糕香甜润口,有股浓浓的米香味;母亲做的红枣馍馍,白而不腻,有股浓浓的枣香和麦香味。每当看到类似的食品时,我都会感受到母爱般的温暖,不仅使我又想起天国里的母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吃着家乡的大红枣,心里有种浓浓的思乡情。小时候,放学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我会蹑手蹑脚的揭开柜子,伸手抓出一把红枣,再从大瓮里抓出一把花生装进口袋里,溜到外面玩耍。我边玩边吃,撕开一个大红枣,抠出枣核,剥开一粒花生,将花生米夹入红枣中,放进口中,慢慢地咀嚼,越嚼越香,越嚼越甜,那种糖糊般的香甜会浸到五脏六腑,刺激着味蕾慢慢的发酵,总能勾起我久久的回忆。在石家庄市读书时,年前回家,带回了一些营养品,不想回家一看还是自己县里生产的“大枣滋补精”。 原来家乡的红枣,有的厂子把它加工成了颗粒状,便于冲服,利于消化和吸收。家乡的大枣当年还给毛主席80大寿时进过贡,给家乡人民争了光。家乡的大枣还参加了“神舟八号”飞船进行过太空育种,给家乡人民带回了福音。

后来,村里多了蜜枣加工厂。由于大红枣的生长期长,采摘、晾晒都需要好多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过程长而复杂,人们纷纷把青枣做成了蜜枣。伏天里,人们会开着大车小辆,把摘回来的一袋袋青枣卖给蜜枣加工厂。那种刚刚做好的蜜枣,周身红透,晶莹剔透,甜甜的,软软的,有股浓浓的香味弥散着,看着让人流涎,吃着满嘴香甜。

由于赞皇大枣的名气大,近几年,一些技术人尝试着把大枣嫁接到几千里以外的新疆,赞皇大枣在那里照样开花结果,并且质量和产量也很可观。这样,赞皇大枣的后代在新疆逐渐繁殖开了,新疆的气候、自然环境也利于大枣的生长。成熟后运到全国各地,远销国外。使赞皇大枣的名声享誉全球。

品尝着各种红枣,都没有儿时的红枣的味道。儿时的红枣是自然成熟三倍体红枣,没有任何的污染与色素的添加,味道纯正,品质优良。品尝着香甜的的蜜枣,总感觉不是自然成熟的枣子,是人们添加了一些其它的东西了。

我与大枣的情缘已经很久了,每每看到大红枣,品尝着大红枣,就会想起家乡的大红枣,想起家乡的那片热土,想起家乡的父老乡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093/

我的大枣情缘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