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5)

2018-02-05 20:51 作者:宜昌石头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5)

其实,川江运输的大宗货物第一位一直都是鸦片,因为不是来自海外(又被称为“洋药”)而是出自本土,所以又被称为“土药”,所收的厘捐也就叫“土药捐”。鸦片战争后的清末民初,正是兵荒马乱时期,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在军政府的鼓励和商人唯利是图的唆使下,我国西南数省(主要指的是云贵川)开始大量种植罂粟并提炼成鸦片,以至于鸦片贸易十分繁荣。从产地上区分,有来自四川的“川土”、来自云南的“云土”或“南土”、来自贵州的“贵州黑”或“锅背土”。从质量上看,云土最好、川土最次。

处于鄂西边缘丘陵地带的宜昌也产有鸦片,被称为“桥土”,就是不知道当年的昆家桥现在的位置。据宜昌海关《十年报告》记载:“桥土”产地包括宜昌府的巴东、兴山、归州(秭归)、长阳、长乐(五峰)、鹤峰和施南府(恩施)的恩施、宣恩、来凤、咸丰、利川、建始:“从颜色上看,桥土与棕黑色的食糖很相似。打开包后,可以看到土药中混有大量的罂粟纤维。据说桥土的质量要比四川和贵州土药强,但比云南的要略差一些。”

清末民初,作为商品,鸦片是可以公开出售的。云南产的鸦片在宜昌的售价每担250-270海关两,本地的桥土为220两,四川和贵州的土药的价格在200两左右。宜昌海关《十年报告》认为:“当地的产量估计每年在2000担左右,据说仍不能满足附近地区及宜昌的需要。一度时间里,这些土药从其产地被分散秘密穿山越岭的运到宜昌,这样可以逃掉全部的税收。”由此可以看出,那些山间栈道和躲开关卡的秘密小道,并非只是私盐贩子、偷运茶叶的通道,更是鸦片商贩必走之路。读过相关资料,因为土匪猖獗,有时候还不得不动用武装押运,当然还是属于偷运范畴。

历史常常会有意或者无意的删除或者一些往事,而有些没有写入史册、没有列入教科书的事实很有些耸人听闻。例如宜昌海关《十年报告》认为:“可以形成这样的概念,即当地人约有百分之五十都吸鸦片。”这个推测骇人听闻,不过从民国时期、抗战爆发、居然从宜昌难得挑选出若干不吸鸦片的壮丁入伍就可见一斑。《十年报告》还实话实说:“听说宜昌极其郊区有2240个鸦片点,大约每个点每天出售4两鸦片,这样一天就是5.60担,每年就是2044担。这些数字都是大概的,但我相信这些数字只会低于事实上的数字,而不会过高。”

那个时候,宜昌被贬称为“鸦片城”,不过和泛滥成灾的云贵川相比,宜昌和恩施无论是罂粟种植和鸦片产量完全不足一提,只不过就是小巫见大巫罢了。因为通过鸦片,政府、烟民、中间商较之进口鸦片都有所得利,所以种植罂粟在云南贵州和四川蔚然成风。光绪三十一年到三十三年(1907-1909年)清朝官方统计,仅全川罂粟的种植面积就在142-180余万亩之间,据国际鸦片委员会报告称,1906年四川鸦片产量是23.8万担,占全国鸦片产量的40.7%;1908年重庆海关税务司则估计全川罂粟的栽种面积约为700万亩,这一数据与清政府官方统计差距甚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031/

永远风行的挂旗船(35)的评论 (共 8 条)

  • 大三毕业
  • 紫燕之约
  • 彩蝶
  • 老党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