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相伴走来重相忆

2018-02-04 20:48 作者:岱青山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相伴走来重相忆

自从踏上文学路,丰建国老师一直相伴相随与我走过。

同样,那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青涩的我在《乌兰察布日报》“大青山”副刊读到了丰建国写的《昨日已远》《没家的感觉》《寻旧》等散文语句清新自然,风格质朴劲健,飘逸又真实,悠远又贴近,极富艺术魅力,可为我滋润心田,陶冶情操,又似与我促膝交谈,励志励智,很好地满足了我年轻好奇的心。

2001年,我开始向《乌兰察布广播电视报》“丰镇风采”副刊投稿,其时的责任编辑为“建国”,我想应该就是丰建国。从他给我刊发的几篇散文来看,他的编辑原则是,尽量尊重作者的原意,非到确需润色时他才动笔,以此做到用准确、生动的语言表达真挚、丰富的情感。从中可见丰建国作为编辑的德才兼备。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打心眼里钦佩他。照我看,一个优秀的编辑,不是拿作者的文本一字不改,也不是大改特改,而是恰到好处,该改则改,“好钢用在刀刃上”,出手快、准、狠,这才是高手之所以为高手的缘故。

当然,这个时候,我心里还没有滋生欲见丰建国的念头。在我认为,人家是作家、编辑,我一个小小的作者岂敢攀龙附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这并不妨碍我对他文章赤诚的。确切地说,自他文章进入我的视野,我就深爱上了,一种入骨入心,丢魂失魄的爱,欲罢不能。每捧读之,任凭外面“山欲来风满楼”,往往“梦里不知身是客”,不知此身系于何处,仿佛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使我浮想联翩并格外充满敬意的永恒的召唤力。

这期间,他发表在《乌兰察布广播电视报》和《乌兰察布日报》上的《打平伙》《农民:称重的称谓》两篇散文引起了我极大的喜爱与关注,调动我努力去领略其丰富多彩的内涵。

《打平伙》是写以往村人以“AA”制形式购买村里某一家的肉,然后做熟,围坐一起共同享用之以改善生活的一个场面。此乃作家对过去乡村的诗意守望,也就是对人们当下生存追问的回应,更是对生命运行提出的方法和态度。我们在由远及近、由明及暗中受到了启迪和教育。

《农民:称重的称谓》以一个老农进城卖土豆受人嘲弄遭人痛打为主线,尽现同在一片蓝天下,农村人和城里人“同室操戈”的生活现象。文章似乎冥冥之中在问询城里人:失去健康的灵魂,徒留一具活动的躯体,还有什么意义?老实说,这是一个清醒过来的作家的呐喊,是反抗愚昧、落后思想的高叫,是对城里人欺弱的无情控诉,给民族自恋情结和小意识病态以沉重的打击。通过此文,我们宛如看到了冷眼热心的鲁迅遗风犹在,满怀仁爱的情怀仍存当下的事实。进一步讲,丰建国有一种责任担当和忧患意识,总能见人所不能见,写人所不能写,即替人代言,反映世道人心。我看重此文,自认为它是丰建国的代表作之一。不想后来真的入选全国权威杂志《读者》,可见一斑。

因为喜爱,所以常读丰建国的文章。因为常读,所以渐渐有了自己心得体会

2002年,我写出了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读后感文章《清新醇厚乡土风——拜读丰建国散文》,发表在《乌兰察布日报》“文化周刊”“文化广场”版头条。从某种程度上说,不是丰建国的散文,哪有我再创作的源头活水?至今,我都认为丰建国之文为我写读后感提供了必要的素材条件,他本人亦成为我读后感写作的无形助推者。我对他心怀感激。纵然那时候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但是我依然情愿追随他走很久很远,哪怕夕阳苍老,哪怕路无尽头。

事实上,说到见面,原来是不敢,自从写了有关丰建国之文的读后感,我又有点不愿了。我不想见面纯属是为表功什么的。我向来是一个做了也不一定说的人。这正如丰建国,当年他与潘树武先生坐在一桌了,他也不愿站起来说:“潘老师,我就是丰建国!”后来,经他人介绍,潘先生才“如梦方醒”,并称他为怪人。我猜想,他之所以不表白,是因为他认为没必要。当着众人的面,你蓦地站起来“亮相”自己反而有抬高自己或高看自己之嫌。那样的事,他是万万做不出的。我所言,但愿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换成是我,亦然。大概我们原本属于同条路上的人吧。

就在我不敢、不愿,其实内心真想见见他真容的时候,始料未及,某日一个上午,他竟给我单位打来电话找我,我当时那个激动啊,内心的溪水哗哗地流,内心的雷雨之后出现了彩虹……那些曾经在反反复复中追寻他的日子,竟然想不到疲惫,而是满满的快乐……他说他调到丰镇文联了,正在编辑《丰镇文艺》稿件,希望我投稿给他……自此,我成了该杂志的“常客”,多半源于丰建国老师的厚爱与提携。

就这样,丰建国一直伴我走着,走在文学这条长长的路上。

就这样,又一个日,我终抵不过丰建国文品与人品的诱惑,赶去丰镇拜望他。

想象与现实往往有很大差距。梦中,我无数次的设想:丰建国穿着西装革履,举止温文尔雅,有唯实公正的学者之风吧?……谁知,见了他:高个,显瘦。红红的脸膛,炯炯的目光,属于诚实、正派、可靠、性敏一类人。远比我想象中的要朴实无华、平易近人,不由我“向他看齐”,真的。

本来是我去见他,我要请他。他说你来丰镇了,哪能……总的来说,初见丰建国老师,给我留下了第一好影响,我愿结交他。此后,我们之间便有了来往。每到察右前旗一次,他都给我带些精神食粮——《丰镇文艺》,加之有乌兰察布市的《敕勒川》杂志,我读到了他更多更长的美文

其中,2004年丰建国发表在《敕勒川》上的《桑梓忆旧》(四篇)尤为我垂爱。文章在叙述“我”在老北山打石头、大西滩脱土坯、东园子捡菜叶、南河地搂树叶时,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对诗意家园的眷恋、对生态破坏的忧虑,承载了作家的爱与痛,承载了大地乡村永不破碎的灵魂,隐现着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从中见出他的桑梓之情、赤子之心,读罢不由我们对城乡发展现实产生了深深的思虑——当下,人们对城市的物质追求是否束缚了自然精神的释放?

丰建国写人的文章,特别是写亲人晚年的点滴生活,缠缠绵绵,更著男儿柔情和心一片。《深巷老院留住》就是他此类文章的代表。冬是一年四季的最后一季,冬象征着老父老母。深巷老院留住老父老母,这本身难能可贵。老屋因老人的居住更具价值更有意义,远离喧闹,岁月静好。在这里尽管发生着这样那样的家长里短,尽管日子极平凡,但幽静自乐,现世安稳。作家娓娓清谈中,让人触摸到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最美不过夕阳红,由不得我们疼爱、眷恋此种亲情,袅袅不绝。

丰建国写亲人离世的文章,凄凄切切,晓风残月。加之他写情移境,借景抒情的手法运用,读来潇潇雨下,天地好像也黯然失色。《秋风掠过玉米林》,讲的是先前岳父岳母壮年干活儿如风过耳。此后经年,“我”帮大兄哥收割玉米,不见了当年岳父岳母的身影,风过处悲从中来。同样的景由于亲人的在与不在而有了不同的喻意。凉秋与悲愁融为一体,不由人产生强烈共鸣。当然,除了共鸣,还有作家给我们传导出的对生与死的思考与感悟,并让我们从中获取到一种关于生命坚强与升华的力量。

即便是他直抒胸臆,也给人一种长歌当哭,远望却不能当归的万般无奈。譬如他的《有一种痛撕心裂肺》《断指之痛》两篇文章,单看题目就叫人心碎。前文写母亲谢世“我”之哀痛,后文写三弟骤然离世“我”之伤痛。再睹亲人面,已不可能。只能只好沉浸在对他们若即若离的忆念里,思绪随和风漂流,那个悲痛真叫欲绝呀!读后,令我茫然不知所措,好久回不过神来。明明是他说他家事,暗里却如电击身,他事冷麻冷麻地传导为己事,站在那里想了又想……悲伤、后怕、珍惜、大爱、和睦、孝顺等词汇似脱闸的江水奔涌而来,恍惚中猛然醒悟:爱亲人该付诸行动了,千万别因为没有弥补而空留遗憾万分啊!想来,这就是丰建国之文的文学价值与社会意义了。

我就是这样一路走来一路读他,他就是这样一路走来一路给我景的。不,那分明是一颗真心、善心、孝心、友心在感天动地哩。

我一边读一遍写心得,唯恐错过了那“心”。譬如《怀旧:关注涌动的大地》《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留待芳菲启后程》都是我拜读丰建国篇篇感人之作而产生的心灵感受,谈不上评论。几年来写读后感的经验告诉我,再好的读后感也不及作者的原文好。相对于丰建国之文,这种感觉更甚。有时,读完他的文章,我的心便沉重、敬畏起来,自顾自地说:“以后快别写了,我那也叫文章、叫读后感了,真是班门弄斧,惭愧无地!

其实,不是我说,丰建国老师文章好,人也好。

他的好,首先表现在他孝敬父母。尽管这是人之常情,应尽的义务,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特别是几十年来,他们一家与父母一直厮守在一个老院,做到了陪伴是最好的孝顺。当他的母亲去世后,他又担负起照顾父亲的责任,舍自己宜居的楼房温馨的家,与老父亲同吃同住在老屋,尽孝心七年有余,直到父亲驾鹤西去。大孝如他,至情至真。孝为德之本。由孝敬父母衍生开去,就是博爱,大爱,令我仰之弥高。

他对朋友,也是古道热肠。2009年,我出第一散文、随笔集前,我请他为我审稿并写点什么。原先,我打算把他为我写的随笔作为序言放在文集前面,可他谦虚恭让,说冷恒老师的序写得比他好,放前比较合适。我说,都放前面呢?他答:有喧宾夺主之实了。最后,我遵从他的意见,照做。从中不难看出,他行事为他人考虑的多,不计较什么个人得失,令我十分敬仰。当今,这种人不多,他是我遇见的那一个。我为今生有他这样的师友而庆幸着、快慰着、满足着。

2015年,我出第二本散文集前,我又把书稿托人捎给丰建国老师,请他把关、斟酌书名并作序。没过多久,他把一切办得如我所愿。需要说明的是,在序言中,他并没有一味说好,而是实事求是道出了我书稿中的一些不足之处,我尽可能地做了弥补。常言道:“道吾弱者为吾师”,丰建国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师长,真正意义上的诤友。他不阿谀奉承,敢讲真话,不怕熟人没面子。当今,这种人少之有少,他是我遇见的那一个。我为今生有他这样的师友而踏实着、幸福着、珍惜着。

作为相交多年的文友,最令我为丰建国老师高兴和庆贺的事,莫过于2016年他的散文集《御风而得》面世,这是我期待已久的一部大作。尽管他还有一些文章没有收集在内,但也足见他为文的全貌和实力。

纵观全书,作家将《散珠成串》一辑安排在文集首位想来是他最看重的一环,也是他村庄记忆的诗意回放。这些关于村庄的文字包含着丰饶的风物民俗,唢呐、烟、烟锅烟嘴烟叶、门墩儿、联年画、土炕、老屋以及山野牧歌、二人台、道具等等,都与村庄一起渐行渐远,最终,多数在博物馆方得一见,见了也得对后辈诠释一番他们才能知其所以然。从这个意义上讲,丰建国的散文正是对逝去或即将逝去村庄的翻版、再现,值得阅读,也必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故土情韵》写作家对丰川大地的殷殷回忆;《亲情无言》写作家对亲人丝丝缕缕的深情;《友情天地》写作家对朋友永驻心间的回味;《读书说文》写作家读书心得和对文友赠书的回馈;《信手拈来》写作家对四季及其他事物的见地。或低吟浅唱,或气雄力沉,作家丰建国的散文扎根大地,贴近生活,记录下本地及其人、事、物近半个世纪的生活掠影,是关于美的纯粹的思考,是关于人行走世间如何面对苦难、不幸,如何自我滋养、调节心灵的叩问与诗意回答,于深沉、厚实、灵秀的语言中溅出跃动的生机勃勃。这样有情有爱,充裕思辨的文体表达,甚得我心!

一言以蔽之,这本书是作家生活的浓缩与生命的结晶,它是我们回望来路反思当下的一种稀有精神食粮;这本书是作家将时间与空间共谋,孕育出的一类文化的气质,精神的向度,声音里有声音,味道中有味道,最能慰籍故土情思、乡心隐显。

一个人吸引另一个人的地方,不在于他的地位有多高,金钱有多少,而在于他为人处世的方法,在于他的人缘和人格;在于他的文章后面,隐隐约约,有无限丘壑,无穷事故在。这才是人恒敬之,人恒爱之的根本和出发点。

丰老师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文就是这样的文,我们相伴走来心相印重相忆。

相对于我们,相交才刚刚开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931/

相伴走来重相忆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