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初识禾木村

2018-02-02 10:35 作者:沉默  | 1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初识禾木村

那一年的仲秋时节,我与几位朋友去新疆喀纳斯游玩,第一站是禾木,这里是我心仪已久的地方。禾木是新疆布尔津县下辖的一个村庄,位于我国版图的最西北边境的喀纳斯湖畔,毗邻蒙古国和俄罗斯,是图瓦人集中生活居住区。俗话说“藏在深山人未识,一朝出名天下知”。据介绍,禾木这个地方由于地处偏僻,在2005年以前还是个不与外界相通的小山村,很少有外人来。2006年以后开始着力开发,并逐年都在发生着显著的变化,如今已经闻名遐迩,成为来新疆旅游必到的景区之一。

那一天早上我们从富蕴县城出发,视野比较空旷。过“五彩滩”后景色渐入佳境,满眼秋色。正所谓“秋入云山,物情潇洒。百般景物堪图画。丹枫万叶碧云边,黄花千点幽岩下”(宋•张抡《踏莎行》)。一路走走停停,左观右赏,不尽美景令人神情悦然。“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唐•王绩《野望》)。下午6点多,我们才到布尔津,并在区间换乘站换乘了景区的大巴车,遂向禾木村驶去。一路又是一番景象,丘峦起伏,秋草泛黄,但远远望去仍像茸茸的毡毯一样。沿路树木不多,或丛或列,也独具特色。偶尔有几栋木板房和用木栅栏围起来的高高的牧草垛,偶尔也可以见到有牛群在草地上悠闲地踱步,犹如古书中描绘的那种田园风光的插图一样,既古朴又温馨,好像很遥远,又好似很熟悉。车行了40分钟左右,拐进一个垭口,就到达了禾木村。村子不是很大,整个村子基本都是木屋,排列参差有序。木屋没有砖石、都是用带皮的圆木建成,上面是“人”字屋顶,据说这是当地图瓦人的典型居所,并称之为“木楞屋”,很原始,很粗犷,也很有特点。来这里的游人好像不多,所以村子里非常安静。

此时太阳还没有落山,天色还很亮。我们放下行囊,沿路很快来到村子北面的一个小山丘。山丘上长满了茂盛的树木,其中有不少身躯婀娜叶子泛黄的白桦树,给凄清的山丘增添了满满的柔美,徜徉在这样的环境中,不由你不生出一种惬意之感。站在山丘上,可以从北向南纵向俯瞰村庄,这是坐落在“盆地”中的村庄,四周都是长满密林的山丘,好像只有来时的路能与外界相通。村中有两条路把整个村中的民居分成三块带状区域,很规整顺畅。村子中间有几棵叶子金黄的树木,高耸突兀,鹤立鸡群一样;西侧是一条南北贯通的河流,叫禾木河。这里虽没有陶潜笔下桃花源那样鲜亮(此时没有桃花),也没有瞿祐《天台访隐录》所描绘的那种神秘,但也不乏其独到之美。尤其是在这斜阳晚照、炊烟袅袅的暮色里,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古诗中描绘的那种意境:“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晋•陶渊明《归田园居》之一)、“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元•白朴《天净沙•秋》)、“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宋•寇准《书河上亭壁》)……眼前的诗情,诗中的画意,让人联想,让人心醉。唐代大诗人王维曾有这样的诗句:“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诗中的描绘与此时此景是多么的契合。如若不是旅游开发,使得游人络绎不绝、源源涌入,这里该是那种古人隐居的多么好的绝佳之处啊。

……

这里的很静、很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为了领略晨曦中的禾木山村,早上6点多钟就起床了。外面异常的黑,虽有天边的几颗星星,但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此时也看不清路上有多少行人,只能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偶尔有几句低声的话语,没有犬吠、没有鸡啼。我们借着手电的微亮随着人流默默前行。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当来到一处山坡时,天色已经有些微亮。这时才可以看到,原来来这里准备拍照、观赏禾木晨曦的红男绿女、老老少少已经黑压压一片了……

“寻游心绪忍阑珊,高处重登始是观。晚吹划开三面碧,晨曦收住一天寒”(宋•丘浚《登西湖北楼》)。天虽然亮了一些,依然很冷,晨曦并没带来暖意,反而尤甚,尤其站在了高处。就这样,人们在寒冷中静静地、虔诚的等待着、坚守着、期待着自己想象中的那份“美景”和“收获”,真不知这是怎样的一种热情和精神。

一直到7点半左右,天色才明显亮了起来,居高临下,可以清晰的看清山下的一切。脚下是坐西朝东的一片山坡,也算作观景台(有木栈道),这里可以从西向东横向俯瞰“盆地”中的整个禾木村的那些独特的“木楞房”,参差错落,别具一格。围绕在村庄周围的茂密树木有红、有黄、有白、有绿,色彩纷呈,犹如彩色的森林栅栏,把村庄圈划在其中,犹如“沙盘”一样;我们站立的山丘的山脚下是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水,泛着蓝光、蒸腾着寒气。天渐渐地亮了,脚下的草地顶着一层晶莹凝重的霜花,透着无尽的幻般的寒意。此时山下的木屋或远或近,陆续升起了或成缕的、或成片的、或如柱的炊烟,袅袅升腾、洇洇漫淹,充满着暖暖的乡村气息。不知何时,从北面山的垭口处悄悄地升起了淡淡的、一簇一片的晨雾,“类烟飞稍重,方散还轻”(唐•李峤《雾》),有的像轻纱、像飞絮,有的像九天仙女舞动的水袖,有的像荒原上一群悠闲自若的白色马群,由北向南缓缓的向前移动、飘洒,袅娜曼舞、飘飘渺渺,渐渐地覆笼了整个村庄,或高或低、或浓或淡,晨雾与炊烟交织缠绵在一起,使静静的山村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如梦似幻,宛如瑶台。偶尔传来几声犬吠鸡鸣,又呈现着一种独有的宁静、祥和与真实。就如古诗描绘的那样。“月落寒雾起,沈思浩通川。宿禽啭木散,山泽一苍然。漠漠沙上路,沄沄洲外田。犹当依远树,断续欲穷天”(唐•李益《水亭夜坐赋得晓雾》);“从风疑细雨,映日似浮尘。乍若转烟散,时如佳色新”(南朝•萧泽《咏雾》)……小小的山村,淡淡的晨雾,诗一样的情愫,画一般的意境。

……

对面山的背后泛起了暖暖的晨光,通过山峦的折射,渐渐地染亮了山顶、染亮了树梢、染亮了晨雾中的村庄,也染亮了下山的路。人们一边欣赏霜晨秋色,一边谈论各自收获,开始慢慢下山。当来到山下禾木河边的时候,这里的景色又引发了人们流连的情韵:微蓝的河水,在布满大小卵石的河床内泛着浪花淙淙流淌,河岸的高大的树木披金挂翠;河边还有一条支流通过石拱小桥蜿蜒的穿行在白桦林中,红叶飘零、金叶铺地,红、黄、蓝、绿色彩的浪漫搭配,在晨光中更彰显出醉人的秋色,还有几头黄牛正在河边饮水,整个情境宛如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一样,不由你不驻足,不由你不忘返……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690/

初识禾木村的评论 (共 1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