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药瓶子

2018-01-30 10:50 作者:凡夫一子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最近几年,我觉得:我的胃愈来愈象个药瓶子了,每天要装进去许多种药。有时一天三次,有时一天一次;早晨装进去的多,晚上装进去的少。当然,装进去的大多是西药,偶尔也有中药。装进“药瓶”里的西药种类不少、形状各异,片剂有圆的、有方的、还有多边形的,有像炮弹形状的胶囊,也有粉末状的冲剂。望着这些种类繁多、形状各异的西药,妻子紧皱双眉,很为我的身体担忧。而我多是无奈,很是感慨何时染上了这么多的疾病。

最早装入药瓶的是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大约在十余年之前,那时我还在派出所工作天的寒风是凛冽刺骨的,阳光总是那么有气无力,每天我要骑着摩托车顶着凛冽的寒风行驶在乡间公路上。一件并不厚实的棉衣裹住我单薄的身躯,警帽戴不习惯,代替它的是母亲送给我的一条浅灰色围巾。村里的乡亲虽还热情,生了炉子的屋里也算暖和,但终不能驱散朔风带来的寒冷。尤其在后,行走在冰天雪地中,寒冷程度可想而知。鼻炎就是那时得上的——只要冷空气吹来、只要香烟味飘进,打喷嚏、流鼻涕,无休无止,难受不说,窘态难堪。后来,调到机关,环境好了点,但仍不能根除鼻炎发作的条件。为奉劝来屋里的人不要吸烟,还曾写一小诗贴于办公桌侧面。诗曰:本人鼻炎,对烟敏感。奉劝诸君,切莫吸烟。清新环境,根除病源。身体健康,幸福连年。不禁要问:写这样所谓的诗管用吗?只能说,对有的人管用,对有的人不管用。有的人一笑了之,把吸着的烟赶紧掐掉;而有的人反其道而行之,你不让吸我偏吸,看你怎样。这时若真有鼻炎发作只好求救于药物了。

后来,药瓶中又装进了治疗高血压的药。派出所工作几年之后调进了机关办公室。办公室多是些伏案性的工作,或写报告,或撰文稿,伏案疾书,枯坐冥想,短时尚可,久而成疾。再加上不时要做急就之章,通宵达旦已成常事,寝难安,食无度,时间长了也会患病。我曾以为自己精神饱满、身体尚健,离病恙之躯尚远,但一次略感不适之后,医生严肃叮嘱:你血压已高,必须服药治疗,一天一次,不能含糊。同时,工作上不能再玩儿命了,多运动,少熬,否则,后果严重。这样,遵照医嘱,我每天就要向“药瓶子”中装进一次降压药,长年累月,坚持不懈。不仅如此,不知什么原因,竟还患有一种心脏病,医学专业用语称之为“心悸”的,就是突然听到一种声音会不由自主地“震惊”,比如,突然有人用力“咚咚”敲门,一声鞭炮忽然炸响,一阵尖利的汽笛声忽然传来等诸如此类。为了不至于有人敲门使我“心悸”,我曾别出心裁地将写有“做事先做人,进屋轻敲门”的字条贴于办公室的门上,没想到竟引来“轩然大波”。有人大笑,有人窃笑,有人不屑,有人反感。而我,不可能逐人解释其缘由,为了身体的健康,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但在去年的十月份,“药瓶子”里毫无征兆的装进了一些舒筋活血、消炎止痛的药。原来在一天晚上,我骑车在回家的路上,被突如其来的轿车从后面撞了个正着,腾飞的身子打了一个旋落在了路旁的沟内,而肇事者逃之夭夭。庆幸的是多亏落在了路旁的沟内,不然稍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也许是贵人庇佑,这次车祸虽造成轻微脑出血、全身疼痛的结果,但毕竟有惊无险与死神擦肩而过。然而,住院期间的所闻所见,却令人浮想联翩,感慨良多,一个生龙活虎的生命可能因为一点意外就如花朵般凋谢,一个健康的肢体可能因为一时疏忽而变成残疾,生命竟如此脆弱,健康如此珍贵。半个多月的治疗,终于康复出院。好像长期与世隔绝的人突然回到了人间,出院那天,阳光是那样温暖,万物是那样亲切,心里是那样幸福。为了缓解疼痛之苦,医生为我开了一个月的舒筋活血、消炎止痛药,一天三次,温水付下。

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株草,只要是生命就会经历自然界的风风雨。风雨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疾病,同时也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坚强。新年将要来临,大家彼此会送上祝愿和祝福。如果让我祝愿的话,我会祝愿自己在新的一年中,身体康健,四季平安,装进“药瓶子”中的药越来越少,最好成为空“药瓶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331/

药瓶子的评论 (共 10 条)

  • 柠檬清香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 草木白雪
  • 亓方文
    亓方文 审核通过并说 “有时一天三次,有时一天一次”或许是“有的一天三次,有的一天一次”吧
  • 江南风
    江南风 推荐阅读并说 祝愿你新年最好成为空“药瓶子”。
  • 凡夫一子

    凡夫一子对极了!这样才严密。谢谢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