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昨夜,有雪花飘落

2018-01-29 17:36 作者:鱼石散人886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有花飘落

文/鱼石散人

昨夜,有雪花飘落。它脚步很轻,很轻,轻得悄无声息,要不是年轻女老师们的尖叫:“下雪咯,下雪咯”,在宿舍的我,竟然还不知道,雪已经悄悄地降临了。

等这场雪,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前段时间,下雪的消息,弥漫在整个网络:上海、南京、长沙、杭州都下了,而且下得还不小呢。摄友们纷纷大晒雪景美图,文人骚客们则吟诗作文,画家们则在一幅幅水墨丹青里,留住了雪的倩影。而我,只能去做个看客,因为,我们这里今年还没有下过雪呢。是雪儿的偏心,还是雪儿的怜?我不知道,但我更宁愿相信,也许这是雪儿不忍心冻着了这里娇嫩的山水!然而,我的心中还是有些失望,甚至对雪有了些许的埋怨。

但埋怨又有什么用呢?好在我是一个善于调节情绪的人。既然不能亲身体验雪景的美妙,那就看看别人眼中的雪和笔下的雪吧,或许会别有一番情趣呢。

泛黄的古书,雪花优雅。西湖的断桥残雪,一“断”,一“残”,宛如断臂维纳斯的雕像,给人无尽的遐想,它与远处的孤山,连成一线,牵引着我的目光,眺望远方的苍茫。东晋名臣谢安,端坐在太师椅上,一边品茶,一边悠闲地看着厅堂天井上,飘飘洒洒的雪花,心中趣味盎然。如此美景,何不考考子侄辈们的才气呢?于是,一道以“雪”为题的测试,就在这个诗意的厅堂展开。谢安高兴地说:“这纷纷扬扬的大雪像什么呢?”他哥哥的长子胡儿说:“跟把盐撒在空中差不多。”他哥哥的女儿道韫说:“不如比作风把柳絮吹得满天飞舞。”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厅堂里,笑声和着飞雪,在这个寒冷的季,洋溢着幸福和温暖。于是,一个“谢家吟雪”的典故便诞生了,留香千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多彩的网络,雪花飞扬。 庐山的淞、雪淞和冰淞,晶莹剔透,将庐山装扮成玉砌的宫殿,我仿佛听到了白衫仙女的欢歌。长沙的橘子洲头、岳麓书院,披上了厚厚的白雪,仿佛岁月的老者,沧桑里透着刚强。英雄城的“八一南昌起义”纪念碑上,薄薄的雪花,宛如是祭奠英灵的鲜花,纯洁里含着悲凉。

然而,我总觉得还不过瘾。心里总有一个期盼:要是能亲眼目睹家乡的雪景,那该多好啊!

天遂人愿,今晚果然下雪了,我欣喜若狂,赶忙奔到楼下,只见雪子沙沙作响,在我看来,这是伯牙的绝响,轻轻的,脆脆的,不急不缓,是那样的优雅,那样的雍容华贵。我不禁张开了双臂,去迎接这天使的到来。更惊喜的是,雪花飘起来了,大朵的,小朵的,像棉花,似柳絮,悠悠然地飘着。此刻,我的心,象一片玉壶,安然,寂静。

今天清晨,我一骨碌爬起床,心里只想着昨夜的雪。啊,好一个白雪世界!屋顶上,花坛边,白雪皑皑,好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

良辰美景,不容辜负。我拿起手机,穿行在花草树木之间,犹如一只蝴蝶,或者是一只蜜蜂,急切地采撷着生活的芬芳。尽管是小雪,但我已知足了,所谓“花赏半开,酒喝微醺”,这是妙境,赏雪亦然。如果有梅花的话,那就更佳了,我就可以品味到“梅影疏寒”和“踏雪寻梅”的意境了。

其实,我知道,雪花是我心中的隐喻。纯洁,美好,自由,空灵,这些都是我永远的追求。

(鱼石散人,本名刘新生,江西安福人,吉安作协会员,通讯地址:江西省安福县泰山学校,电话:,邮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275/

昨夜,有雪花飘落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