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曙光》第二十一章:潘沿美大江东去(一)

2018-01-29 16:41 作者:念人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下午二时半,天气炎热。莫晓兵与巡视组同志吃过中午饭后,没有休息,也没有继续审讯陈香香,一口作气,在南青公司二楼临时办公室,召开巡视组人员会议,对上午审讯陈香香所揭发的材料,进行详细分析研究。大家认为,尽管陈香香还不彻底揭露潘沿美腐败团伙的罪行问题,但是,陈香香上午所揭露和承认的问题,与群众所举报的材料出入不太大,其中有些问题,与我们所调查的情况基本吻合。

莫晓兵考虑到,既然大家分析陈香香揭发潘沿美腐败团伙的问题,没有明显的分歧和不同意见,也基本符合自己的想法。于是,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他想到,在潘沿美腐败团伙中,除已被抓判十五徒刑的刘曹苞外,邝水扁是这个腐败团伙中最为阴险的人。因为,他是局监察室主任,熟悉纪检内部的一切操作规则,不易对付;此外,手段恶劣毒辣残忍,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女人,一旦落入他手,肯定上床,否则,他是不会轻易放过的。陈香香被巡视组传讯来南青公司,尽管陈香香被抓捕时,没有人看到,但是,陈香香办公室的关锁,凭邝水扁办案经验,一定会猜测到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邝水扁肯定会在选择自己的后路,毁灭证据。想到此,莫晓兵考虑到,必须把邝水扁控制起来,以防毁灭证据。为了慎重起见,他对同志们说:“如果邝水扁知道陈香香被抓,会不会毁灭证据或者逃跑?”

“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孙德芳紧接着说。

“我看,是否先抓捕潘沿美?因为,潘沿美是这个腐败团伙的头目。”田斌接着说。

“潘沿美是这个腐败团伙头目,不过,他已经退休了,跑不了。邝水扁还在职,是腐败团伙的主干将,他较熟悉我们的操作规则,如果不及时抓捕归案,他会想方设法对付我们,特别是毁灭证据。”莫晓兵说到这里,他稍停片刻后,郑重其事接着说:“今晚九点,我们马上行动,抓捕邝水扁归案。”莫晓兵紧握拳头果断地说。

“好!”巡视组同志一齐回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

晚上九点钟,莫晓兵带领巡视组四名成员,坐上省纪委配给中央巡视组的东风日产小车,由陈朝光开车,直奔邝水扁住所东风路19号。

一下车,莫晓兵向大院值班门岗出示证件说:“我们是中央巡视组,现执行公务。”一说完,莫晓兵就带领巡视组成员直奔五楼501房。

“啪啪!”莫晓兵敲门。

“谁啊?”一个女人问。

“我是省乡村局的干部,有事找邝主任!”莫晓兵回答。

“他不在家。”这位女人看上去有四十多岁,又肥又矮,她一边开门一边说。

“请问,你是…”莫晓兵继续问。

“我叫吴桂花,是邝主任的老婆。请屋里坐!请屋里坐!”吴桂花自我介绍地说。

“邝主任出去了?”莫晓兵边说边进屋侦探。

“是的,他吃晚饭后,有事出去了!”吴桂花诚恳地说。

莫晓兵入屋里悄无声息地观察了一下,落实邝水扁真的不在家,他就对吴桂花说:“邝主任不在家,我们改天再来拜访。”说完,他们就走出邝水扁家。

“好,好!慢走!”吴桂花站在门口说。

莫晓兵看到邝水扁不在家,他一边下楼梯一边想着陈香香在揭发邝水扁问题时,曾经说过邝水扁在滨江宾馆,长期租用一套704房,与情妇约会之用。想到此,他马上放开脚步走下楼,率领巡视组成员,立即坐上车,往滨江路滨江宾馆奔去。

在车上,他看了看手表,已是晚十点钟了,他焦急地对司机陈朝光说:“快!”

“好!”陈朝光踩踏油门,加快速度向前开去。

十点十五分,巡视组到达宾馆,莫晓兵赶紧走下车,拿出证件向柜台值班主任说:我们是中央巡视组,我们在执行任务!说着,他率领巡视组成员来不及坐电梯,从楼梯直奔704房。莫晓兵不顾自己是五十多岁的人,像青年人一样,以迅猛的速度向七楼走去。到达七楼时,他连气都来不及喘,马上敲开704房门。

“啪啪啪!”莫晓兵走上去敲门。

不出莫晓兵所料,邝水扁果然在这里和情妇鬼混。此刻,当他听到敲门声,急急忙忙从压在情妇肚子上爬下来,连外衣外裤都来不及穿,仅穿上一条内裤衩,然后,左手拿着衣服,右手提着包,走到窗口外空调机旁躲起来,然后,他叫情妇去开门。

“开门…开门…!”莫晓兵急促叫着。

“谁啊?”情妇边穿衣服边惊慌地问。

“公安局的!”莫晓兵及时回应。

“好!我开门!”当情妇一开门,莫晓兵与其他巡视组成员就像箭一样闯进去,大声说:“别动,接受搜查!”然后,他看到床上没人,被子混乱,他们便对客厅、卫生间、衣柜进行搜查,都不见邝水扁踪影。于是,莫晓兵重回到房间,用手模一模床单、枕头,感觉到温热尚未退去,他又转身看看桌子上的烟灰缸,烟头还在冒烟,说明人走不远,可能躲在窗口外。这时,莫晓兵拔出手枪,有意拉响枪栓,‘哗啦’上子弹,大声喊:“邝水扁,出来…”此刻,站在窗外躲藏的邝水扁,听到是自己较量对手莫晓兵的声音,而且又听到莫晓兵子弹上堂的声音,吓得尿流满裤,发抖哀叫了的一声:“别开枪!别开枪!我是邝水扁。”刚说完,心一慌,手一松,便从七楼失脚掉下去了。

莫晓兵听到窗外有响声,立刻冲过去,伸出头往楼下看,在昏暗的灯光底下,隐约看见一个男人,仅穿一条三角内裤衩,全身赤裸裸的躺在血泊中……

“走,到楼下现场看。”说完,莫晓兵带着巡视组人员走出704房,急促的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下,在遗体旁已围着不少围观者,议论纷纷。莫晓兵走上前,用双手拨开围观者,详细察看现场,并叫王学瑞拿出微型相机,把现场拍摄下来,然后,拿起邝水扁还来不及穿的长裤,翻了翻裤袋,取出一张纸条看了看,然后,放入自己的口袋里。

这时,宾馆大门外,响起“呜呜”的救护车声,三、四人穿着白掛衣的救护人员走进来,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蹲下去,模了模遗体的脉搏,对遗体胸脯用力按了十多分钟,然后,用手模了模遗体的鼻孔,最后,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话:“死了!”听说死了,站在旁边的另外两位穿白掛衣的男子,转身就跟着医生蹬上救护车走了。宾馆老板只好打电话给殡仪馆,不多久,殡仪馆来车把遗体抬上车开走了。

(三)

在返回琼岛招待所的路上,莫晓兵想的不是邝水扁跳楼自杀的问题,而想的是从邝水扁口袋里所取出来的那张纸条。于是,他从口袋里重新拿出那张纸条,纸条上那几个白纸黑字,令其心中起伏不定。纸条上写七个字:“巡视组已盯上你!”他看着这七个字,心里想着,这明明是给邝水扁通风报信。巡视组来广南时,中央领导同志对巡视组成员的组织纪律问题多次强调,几个月来,巡视组对开展一切行动,都十分保密,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究竟是谁向邝水扁通风报信呢?难道是巡视组内部出了问题?他对巡视组成员,在脑海里一一进行筛选。王学瑞是位社长兼作家,一起工作二十多年。该同志立场坚定,原则性强,尤其是受潘沿美、邝水扁一伙腐败分子打击迫害九年,从而更坚定了他对潘沿美、邝水扁斗争的信心和决心,相信王学瑞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孙德芳是中纪委选派出参加巡视组的司局级干部,从事纪检工作二十多年,办案经验丰富,立场坚定,这样的干部,怎样会当内奸呢?田斌是中央直属机关纪检组副组长,该同志立场坚定,态度严谨,工作积极热情,很有发展前途的中青年干部,相信他也不会干这种蠢事;陈朝光,山东人,是农业部监察室主任,几十年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工作,办事果断,党性强,是中央巡视组成员中年龄较大的人,也是一位值得信赖的纪检干部。从巡视组成员背景情况分析,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出问题的,但是,究竟在哪里出了漏洞呢?百思不得其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271/

《曙光》第二十一章:潘沿美大江东去(一)的评论 (共 12 条)

  • 火淼
  • 彩蝶
  • 清荷
  • 草木白雪
  • 柠檬清香
  • 龙山一叟
  • 雪
  • 那片彩虹
  • 一川清流
  • 襄阳游子
  • 鲁振中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