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竹林纵酒风雪夜

2018-01-29 10:30 作者:竹林逸士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竹林君出差天柱,闻当地土鸭甚美,就购了几只回来,问微信群中兄弟,有喜欢吃鸭子的吗?教授马上积极响应,说乡村土鸭,自然生长,味道应该不错,若能拿去白云请余总加工一下,那更是锦上添花。我说,要不周末吧,时间也充裕一些;群中却有兄弟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把它干掉,免得心里惦记!

下班后其飞驱车来老城区接我,载着我与亮哥、教授直赴白云。凝冻天气,寒风扑面,痛如刀割,路上汽车宛若长龙,龟速而行,老城区距白云余总“姊妹”仔姜鸭店不过区区20公里,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方到。余总昨日赴石阡陪老父过八十寿诞,今日始回,因高速公路凝冻封路,下午始发车,我们到后片刻他才赶到。别人辛苦劳顿赶几百里路,我们还来劳烦他,真有些心里过意不去。屋外密集的丝夹着细沫似的花,一阵紧似一阵,室内却暖意浓浓,有兄弟自嘲说:这几个闲汉,世间难得有如此无聊的人,冒风雪,赶几十里路,只为吃一只鸭子!教授哈哈大笑,说:还为喝一口“过期”的酒呢!所谓“过期”者,是教授藏有两瓶家乡产的“大关”酒,放置五六年,舍不得喝,今日拿出来,想与我等兄弟分享。

店中食客甚多,余总夫妇忙里忙外,我们在隔壁小屋打扑克等候。至晚上八点过,客人基本走尽,余总亲手炒的仔姜鸭上桌,再辅以花生米、黄瓜几个下酒菜,火锅热气腾腾,大关酒酒香四溢,我们围桌而坐。段驾车,明泽不饮,只我与亮哥、教授、余总端杯作饮。余总说,大家平时各忙各的,许久不见,转眼之间距上次到他店中吃鸭子已一年有余矣!呜呼,白驹过隙,岁月常新,弹指一挥,经年有余,人生总在倥偬中踏马而行,如水的流年只有在记忆中空空回响。人生有缘始相聚,今日之中,世界之大,天高地阔,以世界而观,七十余亿人不能与我同桌;以国而论,十余亿人不能与我同坐;以城而言,上百万人不能与我同饮,独我们兄弟几个聚在一起畅饮,岂不快哉!

余总为我同乡,亦是校友,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出校后曾辗转于几家单位,历经厂破失业,做技术工人低薪难以养家,自己创业差点倒闭无以养家糊口之痛。后半路出家开餐馆,一双书生弱手操锅瓢碗灶,苦心钻研,终以做仔姜鸭成功,食客纷至沓来,赞誉有加,凭一只鸭子购房买车,供一家人用度,积下小康家业。由此观之,上天有好生之德,一个人来到世间,只要用心而为,必有生存之路,所谓苍天不负有心人,我们又何须为前程而担忧呢?

在座中,有专家,有老板,有政界中层,企业高管,精英翘楚,不敢妄称人中之龙,亦可谓事业略有小成;只有竹林一人,碌碌半生,一事无成,人或称其善言,却不能口吐金莲;人或称其可作文,却无半篇佳文遗世,其人江湖或称之为半吊子矣!唯可称道者,其人有侠肝一副,义气三分,常为别人鞍前马后跑腿,甘为他人驱使,偶尔也能救他人之所急。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圣贤以苦为乐,我等生逢天平盛世,衣食无忧,又有什么忧愁入怀呢?今日天寒地冻,风雪之有故人老酒,酒浸热肠,人生得意须尽欢,诸君,且让我们纵酒三百杯,豪气冲牛斗,荡尽周天寒彻如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219/

竹林纵酒风雪夜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