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寿童

2018-01-28 13:03 作者:fwfsh68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都知道作家巴金,对于他的胞弟李济生,这位资深出版人,作家,文史馆员,了解的人并不多。

李老今年95岁高寿,我第一次请他外出,才领教了他的精神矍铄,身子骨的硬朗。他住在打浦桥一幢高楼里,我一早到他家里去等他。桌子上摆着一杯牛奶,一只白煮鸡蛋,两只肉馒头,只见他很麻利也很香甜地用完早餐。随手拿起事先整理好的一只布袋往肩膀上一挎,回身向里喊他的女儿:我走了!便敏捷地把门带上。我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95岁年龄的出门,宛若是59岁年龄的出门,简单干脆,从容不迫。考虑到李老年迈,我要替他拿那只布袋,他不让;扶他进出电梯,他不让;搀他下台阶,他不让,并拖着长腔道:我自己能做的事情啊,你们完全不用管我罗。嚯,这就是95岁的李老!

李老热生活,童趣盎然,一副平民心态。有次清晨打电话找李老,他女儿说:出去买菜了。

我一楞,95岁买菜?怕自己听错,再重复一句:我是说李老?

女儿说:就是说他!

我鄂然。后来当面问李老,他说:“我天天一早出门买菜,风无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还要拐弄堂穿马路?”

“这不正好练脚力?”

我故意逗他:“卖菜的会不会欺负老人家?”他狡猾地一笑:“敢?我比他厉害!”他告诉我,一把菜一方肉摆在手掌上,就能够掂出具体的斤量来,你信不?他忽而又稚童般偷偷一乐,说道:“我也有失败的时候……”

一次他要五毛钱的葱,卖菜的随手给了一摄。他认为不够秤,卖菜的烦这老头计较,随手又抓了几根给他。他就是不要,坚持要过秤。谁知一过秤,份量还超过了五毛。卖菜的挥挥手说算了算了,但李老说自己从不多沾别人一分一厘,坚决补了两毛钱才作罢。我觉得这种做法太过于认真,简直就是计较。谁知他说:“计较计较,也是体验生活的一种乐趣嘛。”这就是我们开朗天真的李老。

有件事我开始也没想明白。他有个女儿中学毕业就到菜场干卖菜的活,一直干到下岗、退休。就李老的身份地位以及他的人脉关系,要把女儿的菜场工作调换成一个不太辛苦、体面一些的工作,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李老就是没有去做,他不愿意去拉关系求人。他的淡泊守志的品格,他的清心寡欲的胸怀,真正是体现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傲骨。对此,我是真正的佩服了。

日前,老人家送了我一本他的新书:《怀巴金及其他》。我问他:“你们兄弟俩性格像不像?”李老告诉我:“在艰难岁月里,从不垂头丧气,对待工作全力以赴,在这些方面我们俩极为相像。”

“但我外向,四哥(巴金)内向。”随后他声如洪钟般地笑起来,说四哥当上了国家领导人(政协副主席),自己就和四哥开玩笑:如果你家门口加岗增哨,进出要填写单子,那我就不想多来看老兄了,老兄你一个国家领导人就来看我吧!说着他又一次洪钟大嗓般地笑起来。

有了李老的这种乐天派性格,还能够不健康不长寿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8131/

老寿童的评论 (共 11 条)

  • 清荷
  • 漫舞洛城
  • 江南风
  • 墨白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雪
  • 大三毕业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醉死了算球
    醉死了算球 推荐阅读并说 我故意逗他:“卖菜的会不会欺负老人家?”他狡猾地一笑:“敢?我比他厉害!”他告诉我,一把菜一方肉摆在手掌上,就能够掂出具体的斤量来,你信不?他忽而又稚童般偷偷一乐,说道:“我也有失败的时候……”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